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29
    看到玻璃花房内的人似有所觉地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心里柔软一瞬,声音却依旧低沉而嘶哑:

    “我陪着她。”

    顾明起被他哥这样的态度震了一下,他大哥简直就是已经准备好了,抛下所有,就为了守在姜予寒一个人身边,欲言又止了几次,最后还是默然。

    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他哥的决定。

    顾氏由职业代理人代理经营的决定,三位长辈也表示赞同,顾妈妈拍了拍姜予寒的手,语气温柔:“是该花时间好好陪陪我们予寒。”

    顾爸爸也温声:“你这些年管理公司辛苦了,休息一下也好。”

    顾爷爷缓声问了一些交接的事宜,满意地点点头,放下茶杯,就没有再问了。

    顾妈妈想起姜予寒要复出的事来,慈爱地看向她:

    “予寒马上要复出,接下来一段时间会很忙吧?要注意身体啊。”

    姜予寒点点头。

    顾爸爸则是沉吟道:

    “要是要复出,还是住回家里来吧,这样互相照看也方便一点。”

    姜予寒看向顾明嵊,男人垂下眼睫,温声:“好。”

    第二天就把行李带了过来。

    顾明嵊去顾氏处理下剩下的事务,姜予寒在花房里照看鲜艳欲滴的鲜花,直起身的时候,就看到顾妈妈看着她的,带着点欲言又止的意味的,复杂眼神。

    姜予寒顿了一下,放下浇水壶,走过去:

    “妈妈,怎么了?”

    顾妈妈眼神慈爱地看着她,握着她的手,缓缓地摩挲着,最后语含叹息地缓声道:

    “予寒啊.......”

    她停顿片刻:“妈妈是把你当亲女儿看待的........”

    姜予寒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闻言眼睫微微垂下,神情有些沉默,然后就听见顾妈妈似乎是不解,没有任何责怪语气的询问:

    “只是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

    顾妈妈的态度实在太温柔可亲,姜予寒停顿半晌,声音微哑:

    “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故意骗你们的.......”

    顾妈妈叹息着拍了拍她的手。

    顾明嵊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见顾妈妈握着姜予寒的手坐在沙发上,似乎满腹心事的样子。

    父亲和爷爷也是沉默着喝茶。

    顾明起听到响动,转过身来,手里拿着的文件赫然就是他们之前签订的那份,结婚协议。

    顾明嵊脚步一顿。

    顾妈妈看到他回来了,看着他,欲言又止,顾明嵊则是缓步走过去,接过顾明起递给他的结婚协议,握在手里,看了眼姜予寒,又看向三位长辈,缓声:

    “妈,爸,爷爷。”

    老人家抬眸看了他一会儿,眼神严肃地看着他,伸出拐杖,轻轻地打了打他手里拿着的一纸协议:

    “这是不是真的?”

    姜予寒怕顾爷爷打顾明嵊,刚想往前一步,就被顾明嵊抓住了手腕。

    她一怔,侧头看他,听到顾明嵊语气平缓地回答:

    “是。”

    男人的声音带了些沙哑:

    “爷爷,这都是我的主意,您别怪予寒。”

    顾爷爷冷哼一声:“我老糊涂了不成?!”

    怪予寒干嘛?她又没错!

    顾明嵊缓缓垂眸。

    顾爷爷拐杖顿地:“我不管你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无论如何,当初你就该和我们说真话!”

    顾明嵊没有开口,沉默以对。

    顾爷爷似乎是被他这个态度气到了,抬起拐杖作势要打他,顾明嵊握着姜予寒的手腕,不让她上前,只是站在原地,声音微哑:

    “爷爷,爸,妈,对不起。”

    顾妈妈也着急难受道:

    “明嵊啊,你当初怎么不说真话啊?还有,你们签这个协议,是为了什么啊?”

    顾明嵊沉默一瞬,缓声:

    “为了弥补顾氏四年前出现的资金空缺。”

    顾爷爷记得,闻言拧眉:

    “你不是说那笔钱是你贷款来的吗?”

    顾明嵊顿了一下:“是我从姜家的遗产里抽调出来的。”

    客厅里静了一下,查到了这里的顾明起突然开口道:

    “大嫂家里的遗产有继承条件,就是和符合条件的人结婚,根据结婚时长,调整遗产应得份额。”

    顾爷爷这下是真的气着了,连连拿拐杖敲地面:

    “荒唐!”

    他举起拐杖要打人:“你!你怎么能利用婚姻来谋取资金呢!”

    眼见拐杖就要落下了,姜予寒急忙开口:

    “不是的,爷爷。”

    她急切地解释道:“当初是我先找明嵊的。”

    顾爷爷眼神温和,语重心长地道:“予寒啊,你可别为了护着这个混小子,向我这个老头子撒谎啊。”

    姜予寒:“不是的,爷爷。”

    她的嗓音微低:

    “当时我母亲生病了,需要一大笔钱,而我那个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那个能力支付医药费,所以我.......”

    “我才想到了那笔遗产的继承权。”

    当年姜予寒和她母亲的出现被视为是姜家的耻辱,但是很快又被证实,是姜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儿子,欺骗人家的感情,告诉姜予寒她母亲,他将来会娶她,所以姜予寒她母亲才生下了姜予寒。

    但是没过多久,那个花心浪荡的小公子就娶了刘家的二小姐做妻子,姜予寒的母亲成了见不得光的情人,姜予寒变成了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

    姜老爷子为了补偿她们母女,临死之前修改了遗嘱,把遗产一部分的继承权,给了姜予寒,但是为了避免姜予寒她们孤儿寡母被人欺骗,加上了条件,也就是:

    和符合条件的男人结婚达到一定时间,可以领取遗产的百分之多少,作为生活保障。

    当时姜予寒走投无路,律师实在看不过去,便建议她找人假扮,最后作为中间人,给她指明了真正可靠的人,也就是当时,正在寻找投资的顾家长子顾明嵊。

    顾家虽然家大业大,可是对于小辈的创业,从来都是很严格的,每一笔资金的收入支出都需要严格的记录。

    而且那个时候,顾爷爷在生病,顾爸爸也在因为姑姑的事烦忧,顾氏却突然陷入这样的风波,顾明嵊深觉是他的过错,也不想让长辈烦心,顾明起事业也才刚刚起步,比他更需要家里的支持,所以他就把这件事瞒了下来。

    但是资金空缺实在过大,顾明嵊也有些焦头烂额。

    姜予寒母亲的病也越来越严重,所以最后,她还是找上了顾明嵊,在律师的建议下,说服了他,并且和他签订了五年不允许离婚,和披露他们两人之间的婚姻关系的隐婚协议。

    从头到尾,这纸协议都是各取所需。

    顾爷爷摩挲着拐杖,面色沉冷:

    “这么说,你们打算五年后就离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