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30
    顾妈妈也忧心忡忡地追问道:

    “是啊予寒,明嵊,你们是不是准备到了一定时间就离婚,不骗我们了?”

    要不是之前她发现了结婚证,顾明嵊估计都不准备把隐婚的事告诉他们。

    之前告诉他们是隐婚,估计也是看他们实在高兴,所以暂时没有告诉他们是假结婚。

    平时也借口姜予寒事业忙,就这样把他们骗了过去。

    这么说,顾明嵊能和姜予寒不是真的在一起过日子,以后也不会在一起了?

    顾妈妈想想就觉得难受。

    顾明嵊却是缓声:

    “我们不会离婚。”

    姜予寒也低声道:

    “爸,妈,爷爷,瞒着你们签订这个协议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现在......”

    她停顿一下:“我们现在是认真的对待这段婚姻,也会好好在一起的,这个协议已经作废了。”

    顾爷爷看了顾明嵊一眼,沉声开口:

    “那笔钱呢?你还上了吗?”

    顾明嵊缓声:“嗯。”

    顾爷爷是知道姜予寒她母亲很早就过世了的,想必也是医药费付清了,却还是没把人救回来,不由得长长地叹息一声,苍老的声音满是沧桑:

    “你们是真是假,我管不着。”

    他看了眼手牵在一起的两个人,顿了一下,还是缓缓道:

    “爷爷现在年纪大了,什么都想开了。”

    老人家咳嗽几声,断断续续道:

    “人生就这么短,你们想怎么生活都可以。”

    语重心长:

    “开心最重要。”

    两人都是缓声应声。

    顾妈妈也眼角泛红,握着姜予寒的手,伤心道:

    “予寒哪,你是个好孩子,要是真的不喜欢我们明嵊.......”

    女子柔声:“妈妈。”

    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您误会了,我很,喜欢阿嵊.......”

    顾明嵊握着她的手微微紧了紧,华丽低沉的声音也响起来:

    “妈,我们不是骗您。”

    他的眼神深邃而宁静,神色和语气都不似作伪:“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

    顾妈妈感慨地握着姜予寒,眼眶泛酸地“哎”了一声,顾爸爸咳了一声,做和事佬道:

    “好了好了,事情既然说清楚了,那就这么过去吧。”

    他看向顾明嵊手里握着的协议,迟疑一瞬:“那这个协议.......”

    顾明嵊缓声:“我会保存下来。”

    顾爸爸倒是没什么异议,只是点了点头。

    他们的东西当然是他们来处理,只要确定作废了就好。

    回到房间的时候,顾明嵊把协议放下,伸手揽着她的腰,抱住了她。

    男人弧度性感的喉结轻轻地蹭着女人的侧颈,气息温热。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最后还是微微垂下眼睫的人声音微哑地开口道:

    “宝宝.......”

    他喉头滚动一下:

    “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

    庆幸那个时候顾氏的资金链出了问题,庆幸那个时候自己没有直接向家里寻求帮助,庆幸自己那个时候答应了签订协议.......

    他才能遇见她。

    现在想起来之前对她的冷淡,都好像是错过了好多天,好多年......

    他差一点点就错过了他的宝宝,他的毕生所爱.......

    直到今天心底仍然会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感,让他总是下意识地想要亲近她,确认眼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而并非虚幻......

    眼睫轻颤着低垂下来的人心脏微微紧缩,脑海中却想着,或许曾经,他真的失去过她,所以才会有这么清晰而强烈的痛感,每时每刻都提醒着自己,他不能没有她。

    姜予寒眼睫潮湿地缓缓闭眼。

    最后向绾还是被逼着自首了,入狱服刑。

    很快就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病痛缠身,最后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彻底成了一个疯子。

    也算是偿还了她上辈子作的孽。

    在准备开机工作的前一天晚上,姜予寒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们还是签订了隐婚协议。

    她退圈之后,他们仍然没有任何交集,没有夫妻综艺,没有她的告白,只是像平行线一样,各自往各自方向缓缓前行。

    后来她和朋友合办公司,与顾氏集团有了合作,两个人渐渐开始有了除演戏之外的交集,最后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渐渐爱上了对方。

    在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他们开始坚定对对方的感情,最后成功表白心意,在一起了。

    但是因为两人性格和经历的原因,他们的感情之路走得并不顺畅,频繁出现的误会让他们的关系变得很不稳定,向绾的出现更是让这段感情雪上加霜。

    姜予寒自认本来不是一个特别神经质的人,她只是因为原生家庭,和母亲一再叮嘱的原因,对出轨这样的行为特别敏感,所以有时候会特意关注顾明嵊身边是不是有疑似情敌的存在。

    然后她就发现了向绾。

    那个频繁地,以请教师兄为名,联系顾明嵊的小师妹。

    虽然每次顾明嵊都会拒绝,但是向绾的存在还是让姜予寒觉得很不舒服。

    她开始格外关注顾明嵊的行踪。

    某次,在看到了似乎是发错了号码的短信内容之后,立刻就上当了,赶去了公司,然后就看到了明明说好在出差的顾明嵊,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场景。

    她当场发飙了,顾明嵊试图向她解释,但是当时情绪面临崩溃的她只是反复追问:

    “你不是说你去出差了吗?”

    顾明嵊好像没有办法解释,他看着她,最后只是哑声道:

    “予寒,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会告诉你的。”

    她甩开了他的手。

    三天后,他确实告诉了她,他给她准备了生日惊喜,但是姜予寒一点都不觉得惊喜,精神衰弱的人只觉得这是他蒙骗自己的借口。

    因为她无意中听到了其他人在商量怎么骗过自己的女朋友,其中就有这么一条。

    假装自己是为了准备惊喜才撒谎。

    多好笑。

    多巧合啊。

    可是她偏偏就是信了。

    他们开始迸发激烈的争吵,几乎每次都是她单方面控诉,男人强压怒气,试图和她讲道理,但是她太不成熟了,他们也太没有经验,所以每次都是两败俱伤收尾。

    她深感疲惫和烦躁,最后在盛怒之下提出了离婚。

    顾明嵊不同意,但是因为她一直闹,一直发飙,最后也一时冲动,答应了。

    后来姜予寒总会想起那天顾明嵊的神情。

    他克制而隐忍地压抑着愤怒,最后同意的时候,也明显只是想要让她冷静,让她回心转移。

    但是在记忆里,留下的,比较深刻的,却好像只有他怒气爆发的场景。

    离婚之前,他们吵的最后一次架,男人脸色沉冷地看着她,语气隐含怒气:

    “好,我们离婚,你满意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