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万壑有声含晚籁(完)
    好像已经接受了他们是真的重来了一回的人比之前沉默很多,喜欢握着她的手,像之前一样,指腹轻轻摩挲,垂眸看着她。

    但是不太开口说话。

    只有姜予寒叫了他,他才会缓声应声。

    好像不愿意再对她有任何语言上的伤害。

    他大概从来都没能原谅自己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是那么的冷漠伤人。

    姜予寒结束了拍摄工作之后,就和他先回了别墅。

    她无法想象顾爸爸,顾妈妈,还有爷爷,看到这样的顾明嵊,该有多心疼。

    如果她可以让他不要想起就好了,他就永远不会这么难过。

    可是经历过的,受过伤的一切,永远都会留下痕迹。

    顾明嵊在准备午饭,握着刀的手还是泛着苍白,动作很缓。

    姜予寒站在厨房门口看他,等他放下了刀,才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

    双手揽着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脊背上。

    很依赖的姿势。

    顾明嵊顿了一下,转头看她,眼睫很浓密的人缓缓垂眸,很纵容地转过身让她抱,任她伸手摸自己的侧颈,喉结,锁骨.......

    被她触碰的地方好像都燃起了火花。

    但是这种火花却好像是在很深沉的海底燃烧。

    他能感觉到自己心脏在战栗,可是战栗带来的却还是悲伤的哀鸣。

    除了眼前的人是否是真实的,他无法分神想别的任何事,只能眼眸低垂地注视着她。

    姜予寒抬眸看他。

    她狭长的,妩媚的桃花眼清澈又动人,里面映着他的身影。

    像是被深色笼罩着的,无比沉郁的男人,好像是她的全世界,被她这样全然地装在眼底,无比认真。

    顾明嵊无意识地低头,与她额头相抵,眼睫震颤起来。

    他想喊她“宝宝”,想亲密地说“爱你”,可是他犯下了那么大的错误,已经没有那个资格,他让他的宝宝一个人孤零零地走了,甚至尸骨无存......

    心脏剧痛席卷之前,耳边传来她微哑的声音:

    “顾明嵊。”

    她仰着头,脖颈的弧度很迷人,像是为了让他听到,不遗余力。

    顾明再度低头,然而第一个动作却是亲吻她的脖颈。

    姜予寒颤了一下。

    他揽着她的腰,近乎膜拜地亲吻她,好像在完成之前没有做到的许诺:

    “顾明嵊!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啊.......”

    “你给我走开!让你亲不亲是什么意思啊!”

    “顾明嵊!.......”

    他一向内敛又克制,对于亲近爱人这件事从来不会做到极致,太过亲密的举动对他意味着放纵,所以除非到了情浓意动的时刻,很多时候,他都保持着沉静内敛的态度,总是让宝宝觉得不满,引来她的控诉......

    甚至于到她离世......

    她可能都觉得,他根本从未爱过她.......

    他用理智克制压抑住的满腔的爱意和温柔,终其一生,也没办法再传递给他爱的人.......

    他想他大概是该恨自己的。

    为什么不能温柔一些,为什么不能对她好一些.....

    他的克制漠然,沉稳内敛,在她离开的那一刻,全都成了将他一生都禁锢在了懊悔痛苦的囚牢里的沉重枷锁,让他夜不能寐,心如刀绞。

    他只是想让她知道,顾明嵊很爱姜予寒,很爱很爱。

    爱到,知道她离世消息的那一刻,就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死亡。

    可是他怎么配。

    他不配下去陪她,也没有资格。

    最后用了极度痛苦和难熬的四十年,为自己赎罪。

    缓缓停下了亲吻的动作的人心底漫着痛楚,却听到姜予寒哽咽的声音:

    “顾明嵊。”

    她的声音微颤:

    “我回来了。”

    那一瞬间,顾明嵊整个人都僵硬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再低头,对上她的视线时,心脏都好像要被撕开,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他没有办法说出任何话来,喉咙梗阻,脖颈也因为青筋爆出,而变粗变红,似乎是情绪迸发到了极致。

    姜予寒忍不住落泪:

    “阿嵊,阿嵊.......”

    “我没死,你别这样.......”

    “我求你了,你别这样.......”

    他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四十年,才会在恢复记忆之后,还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

    她看到的那一切,她死后,他折磨自己的那一切,远远比他度过的那几十年要苍白无力......

    顾明嵊的手指剧烈地颤抖起来,被姜予寒握着,还是忍不住颤动,最后整个人抱紧了她,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不敢置信,却又逼着自己相信......

    他的宝宝没有死.......

    眼睫已经潮湿得,黏连在一起,双眸也恍惚过甚的人不知道抱了她多久,才缓缓松开她,描摹她的眉眼,哑声开口:

    “宝宝.......”

    他本来应该美满幸福一生的予寒。

    声音里的嘶哑无力,几乎要击穿姜予寒的心脏。

    他是神灵,可是当他也只是一个凡人的时候,最无力的事,就是生老病死。

    他记了这么多年。

    男人的嗓音粗哑苦涩:

    “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

    知道上辈子是向绾害了她,是他逼她出了事.......

    姜予寒红着眼眶握住了他的手指:“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阿嵊,别这样.......”

    她从来都不想让他陷入那么极端的痛苦,最后折磨自己至死。

    顾明嵊喉咙艰涩地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她,眼尾泛红。

    最后却只是,胸膛起伏,克制地亲吻了她的手背,才转过身,声音嘶哑:“我要做饭了......”

    他哽咽一瞬:“宝宝去外面等吧。”

    姜予寒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想让她再做一次选择。

    她可以毫无顾虑地消失。

    从此姜予寒和顾明嵊没有任何瓜葛。

    这是她的自由。

    姜予寒摇头,嗓音嘶哑:

    “我不走,我在这陪你。”

    顾明嵊喉头滚动一下,最后很克制地伸手,抱着她,潮湿的眼睫扫过她的脸颊,留下一片湿意。

    接下来的一个月假期,她几乎每天都陪着他,不让他有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看不到他。

    她知道他现在极度缺乏安全感,很可能会因为突然见不到她受到极大的刺激。

    也在一起亲密地做情侣之间该做的一切事。

    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购物.......

    顾明嵊心底,那个不断吞噬着他的黑洞,和她死去那一天,他心底留下的巨大阴影,好像都在被眼前的人填满,祛除。

    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他,也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对她的爱。

    她只是偏激,只是因为太过在乎,所以才会失去。

    顾明嵊却是眼睫轻颤地抱住她。

    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再让自己身边出现任何会让上辈子的遗憾重演的事。

    他想用整个生命,两世,完整地爱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