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辰大海,征途是你8
    人云亦云的家伙,居然还敢说她在厕所吃东西还咽口水,还到处乱传!

    被她发现制止了还反过来说她脑子有问题!

    她呸!他们要说她脑子有问题,她倒是想试试看,看他们到底考不考得过她这个脑子有问题的人!

    许亮微怔,眼睁睁看着路婕挥手走了,目瞪口呆。

    说好的一起当学渣,你们怎么能这样呢!

    高二三班的老师看到徐晚央的作业完成得很好,偶尔也会点她起来回答问题,因为快穿局经验加持,所以吸收知识起来特别迅速的人每次基本上都能回答正确,高二三班的同学有了危机感,也开始发奋起来。

    也有很多听说了她开始好好学习了的人特地跑到高二三班来看她。

    然后就被坐在窗边,发丝松松地绑在脑后的人给惊艳了。

    因为轻微的视力问题,徐晚央去配了副银色的圆框眼镜,琥珀色的瞳孔像是有光漏过缝隙,落进她眼里,漾出很浅的星辰。

    似乎是遇到了难题的人绯色的樱唇浅浅地抿着,又长又密的眼睫缓缓地颤了颤,手指很认真地翻着书页。

    看上去就是那种特别讨人喜欢的好学生。

    而且还是长得很好看的那种。

    有男生耳朵红了,就见一向是小霸王,带着几个跟班的许亮似笑非笑地看了自己一眼,被吓了一下,连忙转身回了自己的班。

    许亮每天总要锲而不舍地来这边问她有没有时间,要么是玩游戏,要么是出去浪,今天也是一样:

    “央姐!今天有空吗!我们聚餐!”

    本来要拒绝的人听到聚餐,下意识地抬眸,杏眸中漾着微光,点头:

    “嗯。什么时候?”

    高二三班的人不由得侧目。

    徐晚央这段时间一直在专心学习,他们都以为她不会再和这些男生在一起玩了,没想到这才一两个星期,就又动摇了。

    许亮倒是不意外,咧嘴:

    “周六晚上,老地方,不见不散啊!”

    说罢就勾着之前出主意那个小跟班的肩膀走了,眉飞色舞的。

    于曼则是好奇:

    “晚央,你的作业写完了吗?”

    他们虽然是普通班,作业也是很多的,一般周末都没什么时间出去玩。

    徐晚央摘下眼镜,点头:

    “我已经提前写完了。”

    于曼微讶,忍不住翻了翻自己堆积的作业:

    “这么多你已经写完了?!”

    有人低声嘲笑:“还写的呢,抄的吧。”

    谁不知道转学生的作业都是自带答案的,说不定徐晚央之前对的那么多作业都是抄的答案,差生就是差生,还真以为装模做样地看几天书,学习成绩就能上去了?

    还真把自己当天才呢?

    于曼听出这个声音就是之前说徐晚央装的杨洁,脸色微变。

    每次杨洁都会在厕所里和班里其他的女生说徐晚央的坏话,不过班上女生本来就少,徐晚央也不喜欢热闹,所以倒没有什么她被孤立的事发生。

    只是杨洁每次都这样说徐晚央,未免有些讨厌了。

    于曼忍不住想要她,却被徐晚央拿笔敲了敲,她下意识地回头。

    就看见逆着光的人眉眼清澈而柔和地和她道别,声音清甜:

    “我先回家啦,再见。”

    她是走读生,所以不用在学校上晚自习。

    于曼一下子就忘了杨洁的事,红着脸颊道:“再见。”

    握着笔,准备写作业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捧着脸颊,想。

    晚央真是太好,太温柔了。

    回到别墅的人正准备点外卖,却接到了电话。

    之前那个手机在她回来之前,被班主任没收了,她回来之后,班主任李美兰就还给了她,但是让她不要带到学校里去,她就放在了家里。

    接了电话坐在了沙发上,准备看书。

    那边是一个声音很儒雅的男声:

    “你好,请问是徐晚央同学吗?”

    徐晚央顿了一下,看了眼号码归属地,挑了挑眉:

    “你好,我是。”

    男人似乎有些意外于她声音里透露出来的冷静和坦然,缓声道:

    “是这样的,余教授把您的解题过程带到了我们这里........”

    徐晚央完全没介意他话里的敬称,只是想了想:

    “你们不会过了这么长时间才看懂吧?”

    京城一处明亮宽敞的建筑楼内,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听到这句话,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

    余教授也被呛了一下。

    接电话的人似乎也有些怔愣,闻言笑了笑:

    “是的,实在抱歉,我们........”

    他似乎是斟酌着措辞:

    “我们错估了您对物理世界的深入程度,也,实在是高估了我们的水平。”

    这话对于物理最高研究所的人来说,实在称得上惊悚,毕竟全国顶尖的物理学家都聚集在了那,而如今,他们却对一个没有成年的女生,如此谦虚地表述着自己的不足。

    徐晚央没有任何惊讶,坦然道:

    “没事。”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京城这边的实验室内,有个平头的小伙子小声感叹道:“这小师妹太敢了。”

    敢和老师这样说话。

    余老爷子则是低声道:“别乱喊。”

    乔宇咳了一声,以为余教授还在因为没看出来草稿的玄机,而和这位年龄实在太小的小师妹生气,就听见余教授的冷哼:

    “我准备收她当学生,你应该叫师叔才是。”

    乔宇的大脑当机了:师,师叔?!

    这边,身影颀长,眉目显得很温和的人已经握着话筒,继续道:

    “您在物理方面的天赋实在是卓绝超群,不知道.......”

    清淡的女声毫不犹豫地回绝:

    “我暂时不会考虑。”

    男人似乎怔了一下:“可是我还没有说.......”

    徐晚央也很不想没有礼貌,却不得不再次打断道:

    “实在抱歉。”

    她看了眼时间:“你最多还剩下三分钟,马上我就要准备去看书了。”

    男人第一次遇见这么棘手的交谈对象,明明每句话都没有盛气凌人的气势,却让人下意识地想要遵从。

    他顿了顿: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的专人已经在赶往您那边的路上,希望到时候,您能有足够的时间,向他们了解我们研究所的诚意。”

    这是很诚挚地决定不再占用她的时间了。

    徐晚央想着怪不得最后这样的人能成为基地实验室的主任,这么温文尔雅,又进退有度,这样的人才能协调好各个实验室之间的关系,使资源的利用效率达到最大化。

    边缓声应声:

    “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却是揉了揉额头。

    迅速地过了一遍这周的时间安排,有些头疼。

    事情貌似有点多,不然一起进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