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辰大海,征途是你9
    她的学习任务还没有完成。

    把手机放下,转身回房间,准时开始看书。

    她的基础不大好,所以现在还在看高一的书,有些部分很好理解,只要记住了基本上就会用了,有些地方却需要反复记忆,并且做题巩固,所以花的时间长些。

    她现在就在看这部分,

    书桌上已经堆起了很高的习题集。

    左边是没写的,右边是写完了的。

    左边总是比右边高一点。

    她有时候都在想,要不是养父母给她留下了足够的钱,恐怕她早就买不起这些书了。

    有些累了的时候,就撑着额头看书。

    到了休息的时候,边想着自己刚刚看过的知识点,边到楼下倒牛奶,正好听见手机响了起来。

    她握着玻璃杯走过去,看了眼号码。

    本来想挂断,想了想又觉得那个女人说不定会一整夜都持续不断地打电话过来。

    毕竟黎淑为了自己的那个宝贝女儿,什么都能做。

    鸦羽般的眼睫缓缓垂下,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的人顿了一下,摁下了接听键。

    劈头盖脸便是语气严厉的指责:

    “徐晚央!我告诉过你不要再学梦怡!你生怕别人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梦怡的姐姐吗!”

    语气激烈的人似乎已经习惯这样理所当然的态度:

    “你要当你的混混就当你的混混!别连累我们!”

    似乎是久无回音,女人有些气急败坏:“你听到没有!我在和你说话!”

    徐晚央舔了舔沾染了奶渍的唇,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

    女人以为徐晚央还是和以前一样,因为她的指责说不出话来,继续声音冷厉道:

    “下次再让梦怡从学校回来告状!我饶不了你!”

    徐晚央听着电话被挂断,心底没什么波澜地想着,她倒想知道,这位黎女士,她名义上的生母,到底能怎么饶不了她。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面色淡淡地把牛奶喝完。

    把嘴唇擦干净,然后上楼继续看书。

    下下周就是第一次月考了,老师们都在课上提醒他们一定要认真对待,数学老师还把她叫到了办公室里,语气却不似往日般严厉,带着温和:

    “你就平常发挥。”

    戴着眼镜的女老师眸光很浅:

    “老师相信你的努力不会白费的。”

    其他在办公室的老师也笑道:

    “是啊,晚央,一次考试说明不了什么的,你就当检测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做个参考。”

    “对,慢慢来。”

    这是怕她第一次认真考试如果考得不好,心态崩了,会轻易放弃,先提醒她来了。

    徐晚央点点头:“我会的,谢谢老师。”

    数学老师动作很温柔地拍拍她:“去吧。”

    徐晚央回到教室继续看书。

    晚上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脚步很轻地走到她身边,弯腰轻声对她道:

    “晚央,研究所的人来了。”

    徐晚央侧头,对着老师弯眸:“嗯。”

    她盖上笔盖,走到教室外面,就在楼道内,见到几个打扮得还算很随意,但是身上的气势根本都遮掩不住的人。

    大部分是男性。

    或许是考虑到她是女生的缘故,还有一位长发及腰,穿着乳白色风衣,看上去很温柔的女性。

    即使穿着的不是工作服,衣着也是一丝不苟,发丝也很整洁,手指很干净,眼神带了很浅的探究。

    职业目测是心理干预师。

    至于其他几个男人,她脚步一顿。

    有些看不出来,大概率是特种兵之类。

    物理最高研究所毕竟是国家最高等级的机构,研究人员也全都是顶尖人才,会有专人负责保护,很正常。

    她倒是没想到他们真的能这么重视她,而不是怀疑,她只是涉嫌剽窃。

    李美兰老师已经在几人不着痕迹地打量徐晚央的间隙,请他们进了一间空的办公室。

    只是步伐调转间,徐晚央已经判断出谁才是这支队伍的核心指挥,微微抬眸。

    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就对上一双幽深得过分,如猎豹般,锐利冰寒的双眼。

    徐晚央想了想:

    “我最近没时间。”

    男人似乎对于她一点也不意外,也不害怕的表现有些在意,缓缓眯了眯眼,女人则是缓缓弯腰,对她友好地笑:

    “那,请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徐晚央认真地对上她的视线:

    “这周六晚七点,我和朋友聚餐,你们可以来试试。”

    她计算着时间:

    “最好压缩到十五分钟以内。”

    女人对她的镇定和冷静只是顿了一下,缓缓点头。

    她知道像这种对某一领域特别敏感的天赋者,都会或多或少的,得到性格方面的增益,例如,温柔,冷静,睿智.......

    所以对她的表现不算意外。

    其他人却不由得看了好几眼这个他们接触过,年龄最小的目标。

    有些好奇。

    徐晚央已经淡淡颔首,径直离开。

    李美兰等在外面,见她出来了,温声:

    “好了?”

    徐晚央知道她特地等在门外是怕那些人伤害她,漂亮的双眸里似乎泛起了星光一般温暖的光亮,很乖巧地回答:

    “嗯,谢谢老师。”

    李美兰越看徐晚央,就越觉得她讨人喜欢,忍不住笑:

    “好。”

    她看着徐晚央回到位置上,毫无波澜地继续看书,忍不住慨叹一句,这孩子定力实在太好了。

    能有这么平稳的心境,就算是走不了研究这条道路,也能在别的道路上绽放光彩。

    周末的时候,徐晚央延长了白天的学习时间,把要出去聚餐的时间双倍补回来之后,换了黑色的卫衣和长裤,套了件比较长的风衣,出了门。

    到了大排档的时候,老板都没认出她来,只是笑着点头:

    “欢迎光临。”

    许亮和其他几个人坐在正对着街道的那个位置上,看见这一幕的人吹了个口哨,语调很嚣张:“呦呵屠叔,还没等到央姐呢?”

    名叫屠叔的大叔满脸络腮胡,膀大腰圆的样子,却系着围裙,颇有些无奈地回答:“你这小子,该不会是蒙我的吧?”

    他都在这看了这么久了,可一点晚央的影子都没见着。

    许亮得意地跷着二郎腿:“屠叔,你再看看?”

    徐晚央无奈地出声:

    “叔,你别管他,他就是个幼稚鬼。”

    屠叔听到熟悉的声音,顺着看过来,然后就看到,一张脸白净又可爱,看上去很文静乖巧的女生无奈地揉了揉额头,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狐疑。

    屠叔微讶:

    “你是晚央?”

    徐晚央已经对这句话免疫了,却还是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叔,你年纪不大,眼神已经开始不好使了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