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辰大海,征途是你18
    于曼一看到她就坐不住了,赶忙把她拉到位置上来,小声道:

    “晚央!有人说你抄徐梦怡的作文!”

    就是她那篇联考满分的语文作文。

    其他人忍不住看徐晚央。

    瓜子脸,柳眉杏眸的人却是挑了挑眉:

    “他们说我抄谁?”

    于曼见她好像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忍不住重复道:

    “徐梦怡!听说她和二班班主任告状,说她前几个星期准备交的作文刚好就是你这篇!”

    于曼着急得还想说什么,班主任老师就进了教室,招手:

    “晚央,跟我出来一下。”

    徐晚央走出教室,高二二班的语文老师,也就是班主任欧阳微老师,和徐梦怡,就站在走廊上。

    徐梦怡握着自己的笔,手指掐得很紧。

    根本不敢抬头看徐晚央。

    她还记得自己之前被徐晚央威胁过。

    可是一想到这个人可能会像之前一样,永远压在她头上,她就根本无法忍受......

    教导主任也赶了过来。

    很多同一层的同学探头出来看热闹,被他瞪了一眼,但是头还是没有缩回去。

    欧阳微率先开口:

    “徐同学,你别害怕,老师只是听说你这次联考的作文,和徐梦怡同学的有些相似,所以想找你了解下情况。”

    徐晚央平静地点头。

    欧阳微语气微妙:

    “你是什么时候写的那篇作文?”

    徐晚央:“考语文的时候。”

    “也就是说,你没有提前写好,对吗?”

    徐晚央点头。

    欧阳微拿出徐梦怡那张被作为家庭作业的语文卷子,指着上面的红笔批改痕迹,道:

    “这张卷子是我前几个星期布置的,这篇作文是徐梦怡同学完成的,和你那篇满分作文完全一样。”

    徐晚央扫了一眼卷面,又看向眼睫低颤,不敢看她的徐梦怡。

    欧阳微见她不说话,问:

    “这上面的批改日期你看见了吗?”

    徐晚央点头,回想了一下,正好是她因为生理期,请假,在周末回了学校自习之后。

    稍稍想了一下,便把这之间的关节打通了。

    缓声道:“日期可以作假。”

    欧阳微微微拧眉,心想这学生还真的是刺头,这卷子虽然不是她改的,但是也是学委一个个检查过了的,日期不可能有假,自己抄袭了还不承认。

    李美兰却道:“日期的确可以作假。”

    教导主任明显是站在徐晚央这一边:“欧阳老师,这种手写的日期,真实性确实有待商榷啊。”

    站在一旁的徐梦怡却是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啜泣道:

    “这篇作文真的是我写的,老师几个星期前就布置了。”

    欧阳微正准备安慰自己的学生,就听见徐晚央缓声道:

    “徐梦怡,你还真的是不长记性。”

    其他人都没见过徐晚央这么说话,一时都有些怔愣。

    徐梦怡顿时往后退了几步,捂着脸,哭得更厉害了。

    人天生具有同情弱者的本能,偷偷围观的同学心中的天平都忍不住倾向了徐梦怡。

    欧阳微也忍不住道:“徐晚央!你就是这么和同学讲话的吗!她都被你吓哭了!”

    徐晚央一双漂亮的杏眼很清澈,很坦然:

    “我也会哭。”

    她又看向徐梦怡:“我不哭是因为我知道,”真相不会因为眼泪就扭曲。”

    徐梦怡的泪水从指缝中落下来,眼睛通红的人放下手,盯着她:

    “徐晚央,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这也不是你抄袭别人的理由!”

    徐晚央反问:“你凭什么说我抄袭?凭一张完全没有可信度可言的试卷?”

    欧阳微忍无可忍:

    “就凭你之前在一中就是因为抄袭被开除的!”

    此言一出,其他同学都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卧槽!还真是啊!之前我发小和我说,我还不信呢!”

    “我的天哪,被开除了,那得抄的有多严重啊!”

    “之前我就说了,没人信我啊。”

    “惯犯啊这是。”.

    .......

    李美兰脸色微变:“欧阳老师!注意你的措辞!”

    欧阳微其实说出口就后悔了,听见李美兰的语气,又忍不住道:

    “李老师,我的同学在一中工作,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原本她还很喜欢徐晚央,但是一想到徐晚央这么好的成绩可能全都是抄来的,心里就感到膈应,对她再也喜欢不起来了。

    而且这次联考欧阳微本来押中了作文题,还很高兴,却听到徐晚央竟然把徐梦怡的作文抄走了,顿时恼火起来。

    本来这个语文作文满分,应该是徐梦怡的!

    她绝不能让品行不端的学生窃取属于她的学生的荣誉!

    徐晚央却是缓声道:

    “李老师,可以借一下你的手机吗?”

    徐梦怡一听这话,就紧张,忍不住尖声道:

    “徐晚央,你要干什么!”

    徐晚央没理她,而是对老师说了声谢谢,就摁下几个数字,准备报警。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突然冲过来,叫声尖利,甩出手来:

    “徐晚央!”

    徐晚央被打了一巴掌,白嫩的脸很快肿起来,徐梦怡看了只觉一阵快意。

    女人咒骂:“你这个赔钱货!又想欺负我们梦怡是不是!”

    徐晚央眼神很静地看了她一眼,突然双眼中蓄满泪水,强撑着不落泪地捂着自己红肿的脸,但是却很快地掉下眼泪来。

    相比徐梦怡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徐晚央这样,隐忍而克制的泪水,明显更招人心疼。

    更别提,刚刚徐晚央还是一脸平静,被女人打了之后,就一脸忍着疼,掉眼泪的样子,别提多让人难受了。

    女人骂完徐晚央,却是捧着徐梦怡的脸,着急心慌道:

    “梦怡啊,你没事吧?她没欺负你吧?”

    徐晚央泪水落得更猛了。

    于曼冲出来,抱住了浑身都在轻轻颤抖,眼泪就像珠子一样掉的人,满脸愤恨地盯着女人。

    李美兰也厉声道:

    “这位家长!这是在学校!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

    黎淑横眉冷眼,冷笑道:

    “她是我生的!我怎么不能打了!我是她妈!我让她去跳楼都是她欠我的!”

    很安静地掉眼泪的人却突然语气哽咽道:

    “你不是。”

    她红着眼睛看向黎淑,声音微哑:

    “你不是!”

    她握着手机,颤抖地要拨电话,女人脸色骤变,又要去打她,却被其他赶过来的老师拦住了。

    黎淑尖叫:

    “徐晚央!你敢打试试!你想死是不是!”

    徐晚央边掉眼泪,边语气颤抖地打电话:

    “喂......我要报警......有人长期威胁我的人身安全,并且勒索我和我养父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