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辰大海,征途是你19
    黎淑声音尖利:“徐晚央!你给我挂了!!”

    很快就被其他老师拦在外围,根本碰不到徐晚央分毫,于是变本加厉地尖声道:

    “徐晚央!你个没良心的!!!你敢给我报警试试!”

    徐晚央满脸泪水地恍惚道:

    “明明我也是你的女儿.......”

    徐晚央突然声音嘶哑地哭喊起来:

    “为什么你永远只护着她!你既然不要我,又为什么要生我!”

    听得人心都要碎了。

    其他同学脚步畏缩地不敢上学,于曼红着眼眶安慰徐晚央:“晚央,晚央,没事的......”

    女人不堪入耳的辱骂声还在继续,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另一个女儿已经接近崩溃了,很快,零他们就赶到了现场,看到满脸泪水,把头埋在朋友肩上,掉眼泪的徐晚央,就是微愣。

    警察很快赶到了,把相关人员都带到了警局。

    几位老师围着徐晚央,让她不要多想,肯定能查清楚的。

    听到女人越来越高的叫骂声,却又都忍不住感到气愤,又心疼徐晚央。

    脸还肿着的人却只是低垂着眼睫,眼缝潮湿,身影看上去很沉郁。

    连警局的女警察都忍不住了,冷喝道:“你这是骚扰公务!再喊就关你拘留了!”

    黎淑这才不喊了,只是盯着徐晚央的眼神依旧像是要吃了她似的。

    其他老师忍不住恼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徐晚央却只是沉默着,不发一语。

    等到女警察拿了冰袋,端了泪水来,柔声让她敷一敷的时候,徐晚央才缓缓抬头,眼尾泛红,眸色却很清澈,漂亮的杏眼这会儿却带着血丝,声音也很哑:

    “谢谢。”

    女警察忍不住心软下来。

    这女生实在是太乖了。

    看向那对母女,又憋着火。

    也不知道那女人怎么这么狠心,竟然下得去手!明明都是亲生的!

    徐晚央敷着冰袋,眼神有些恍惚怔然。

    负责做记录的人来了,她才似乎回了神。

    “.......里面那两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徐晚央抿唇,眼睫微颤:

    “生母,还有妹妹。”

    她似乎是顿了一下,哑声:

    “同父同母。”

    在场的人心里都刺了一下。

    估计她也怀疑过,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吧。

    “你父亲呢?”

    “去世了。”

    “我们刚刚看你的资料,显示,你六岁那年,走丢,被送到福利院了,是么?”

    徐晚央声音很轻:

    “不是走丢。”

    声音嘶哑:

    “是她们把我送去的。”

    话音未落,女人就尖声叫起来:“徐晚央!你胡说什么!”

    警察皱眉,冷声:“闭嘴!”

    瓜子脸,显得很沉默的女生哑声:

    “她们知道养父母想要领养我,就做了交易,把我卖了。”

    “卖了”这两个字出来,女警察眼眶都红了,做笔录的人也忍不住笔尖一重,压着怒气地看了黎淑一眼,又看向徐晚央:

    “那你的养父母呢?”

    徐晚央缓声:“他们去国外了。”

    顿了顿,又道:“领养我之后,养母就怀孕了。”

    连欧阳微心里都忍不住酸起来。

    白雪默然。

    王越突然有点不忍心问下去了:

    “然后呢?”

    他道:“后来你一直都,一个人生活吗?”

    徐晚央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回却没有被动地回答问题,而是声音嘶哑地不顾女人的尖叫,继续道:

    “养父母固定时间给我打钱,我每次都会转给她们。”

    “后来上了高中,我妹妹不喜欢我,所以陷害我考试作弊,自己作弊被发现了之后,就和我一起转到了三中。”

    她的声音很轻:

    “然后这次又污蔑我作弊。”

    欧阳微看着徐晚央似乎是很沉郁的样子,忍不住握紧了手指,看向那边似乎盯着徐晚央看,眼神很恶毒的徐梦怡。

    徐梦怡慌了一下。

    欧阳微看到徐梦怡的眼神,心里微沉,忍不住捏紧了手指。

    王越顿了顿,问道;

    “关于你在报警电话里提到的,关于威胁你人身安全和勒索的细节呢?”

    女生却缓缓地捏紧了手指,听到女人似乎是痛哭的声音,眸中泛起一丝水光,下意识地往那个方向看过去。

    女人一改之前的态度,声泪俱下:“晚央,妈妈错了,妈妈不想坐牢啊!晚央!”

    眼见徐晚央就要心软了,其他警察赶忙挡住黎淑和徐梦怡,王越也劝道:

    “徐晚央,你不用害怕,只要照实说就可以了。”

    女生却在一瞬间红了眼眶,沉默了很久,才哑声,尾音微颤道:

    “是我乱说的.......”

    王越忍不住道:“徐晚央,你......”

    女警也没走近,强忍眼泪的女生已经开始掉眼泪,声音颤抖:

    “她没有........”

    徐晚央不松口说黎淑威胁和勒索她,他们也没有理由再留黎淑和徐梦怡,两人径直离开了,根本没有管脸还肿着的徐晚央。

    所有人都是憋着火气,看到似乎是已经习惯了的人恍然一瞬,低着眸,心里又是一阵酸涩。

    白雪他们带着徐晚央回了别墅。

    路上徐晚央一直很沉默,其余几人都没有开口,下车的时候,声音还有些哑的人却是语气极为平稳地道:

    “我反悔了。”

    她指了指自己带着痕迹的脸:

    “你们还是进学校里来吧。”

    几人都是微愣。

    徐晚央抬眸,后知后觉:

    “你们不会信了吧?”

    零沉默地看了眼角还是红的,神情却已经恢复平静的人一眼。

    徐晚央懒懒地拿出冰袋继续冰敷,眉梢微挑:

    “看来我演技不错。”

    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为了所谓的母爱隐忍退让的徐晚央了,也不可能真的因为挨了一巴掌就崩溃。

    只是这对母女实在太烦人,不处理干净,她根本没办法好好学习。

    就当是为上辈子的自己报仇了。

    白雪没有说话。

    是不是演戏她看得出来。

    就算徐晚央可能真的不在意那对母女,但是在警局表露出来的,绝对是她拥有过的,真实的情绪。

    谁都不是生下来就感情淡薄的。

    A队的人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得出来,徐晚央未必就全是装的。

    至少到了最后,她还是心软地放过了那对母女。

    只是回到住处的时候,仍有些气愤:

    “那对母女,真是不做人。”

    早知道她们还敢陷害这位,他们之前就不应该想着等徐晚央说了,再处理,而是像以前一样,处理干净,永绝后患才对。

    零也是这么想的,沉默一瞬,还是给京城那边打了个电话。

    第二天徐晚央去上学的时候,其他人看她的眼神明显变了,有些复杂,而且小心翼翼的,都避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