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辰大海,征途是你26
    所有人:“.........”

    最后还是才用了比较温和的方式,运用特殊手段获得了傅司琛的电话。

    回到宿舍里的傅司琛莫名烦躁。

    自从那天在实验楼下面遇见那个告白的小姑娘之后,他的生活节奏就完全被她打乱了。

    他还以为她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没想到在那之后,每天六点半,她都会准时出现在他面前。

    有时候是穿着长裙,有时候是穿着露腰马仔,反正每天风格都不重样。

    后来好像知道了他对这一切都不感冒,干脆换回了随性的休闲服。

    有时候甚至会穿着白大褂来见他。

    那双漂亮的,忽闪的杏眼,总是漾着很浅的粼粼的波光,像是一捧清泉,在光线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不管他是不是搭理她,她都好像是活力满满,永远不会被打击到的样子。

    可是今天却没有来。

    他以前也会换地方躲她,后来发现她每次都能找到之后,干脆不换了,就在图书馆的一楼看书。

    她总是坐在自己对面,托着下巴看他。

    每天给他留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水果糖,棒棒糖,软糖,一口酥,麻花......

    除了零食还有书。

    他没收,被管理员收走之后,就会被她要回去,然后连着今天的一起给他。

    他实在不想麻烦人家管理员,就自己收着了。

    但是零食一个都没吃。

    书看了。

    很出人意料的是她好像知道自己喜欢物理,所以送的都是一些专业书籍。

    但是她明知道自己喜欢物理书,却不会连着送,还是会偶尔送一些小糖果。

    然后托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他。

    到了七点就会挥手离开。

    但是今天他一直在图书馆等到九点。

    想着或许是她以为自己去了别的地方,一直在那坐着。

    等到图书馆关门了才出来。

    走出图书馆的时候,被清凉的夜风一吹,才抿着唇清醒过来。

    他为什么要等她?

    这不是他的义务。

    回到宿舍,想起自己论文还没写,一阵烦躁。

    他真的不能再见那个小姑娘了,傅司琛冷着脸。

    她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正常生活。

    舍友却是好奇地发问:

    “你今天真没见到那个小姑娘啊?”

    傅司琛冷着脸看了他一眼。

    舍友咳了一声:“不是我说的,是论坛上说的。”

    傅司琛知道论坛上开了一个关于甜美校花倒追系草的帖子,是说他们两个的,没想到那群人还真的那么闲,还真的天天更新了。

    舍友咳了一声,从上铺伸了个头出来:

    “真没见到啊?”

    论坛上幸灾乐祸的帖子一大片,都说人家小姑娘追了两个星期,决定不追了,傅司琛傲娇一时爽,现在要火葬场了。

    傅司琛冷冷地扬眉:

    “你很闲?”

    舍友懂了,刚刚打完回复,就听见傅司琛咬牙切齿的声音:

    “把那个回复给我删了!”

    舍友:“........”

    他下意识地把电脑合起来,才意识到自己在上铺,傅司琛根本看不到他写了什么,看到他在看论坛,忍不住咳起来:

    “你不是说我们无聊吗?”

    怎么居然也在看那个帖子?

    傅司琛心里莫名地发燥:“删不删?”

    舍友怂了:“删删删!”

    心里却嘀咕,这家伙平常脾气就不好,怎么今天格外的火大?难道真的火葬场了?

    心里蠢蠢欲动,看着傅司琛的脸色,又不敢问,只能默默地浏览着论坛上的发言,大多都是开赌局,赌小姑娘明天还会不会去找傅司琛的。

    舍友跟风投了“不会”。

    小姑娘脸皮薄,能追到这份上,已经算是很有毅力了。

    可是他们的傅司琛同学,一点都没有心动的迹象,连个好脸色都不给人家,别说是小学妹了,他都想一拖鞋拍傅司琛脸上,然后走人。

    还管他是不是什么系草呢,哼哼。

    傅司琛冷着脸打开电脑,准备写论文,但是余光总看到书桌上的零食,脸色微变,最后阖上了电脑,去洗漱了。

    舍友正准备开黑,就听见傅司琛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好几眼,还是没管。

    傅司琛这人最讨厌别人碰他的东西,再说了,人家打不通肯定很快就挂了。

    但是今天这手机就好像中了邪似的,隔几分钟响一次,舍友忍无可忍:

    “傅司琛!你手机响了半小时了!”

    眉头拧着,略显烦躁的男人顿了顿,把淋浴关了。

    再走出浴室的时候,手机果然还在响,傅司琛看了眼是陌生号码,语气很冷:

    “喂?”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女声:

    “对不起啊,傅司琛,我今天一不小心,忘记看时间了。”

    傅司琛冷眼看了眼钟。

    误了五个小时,可真够不小心的。

    这么想着,心脏却像是被一只手握住了一样,一会儿松,一会儿紧的,又酸又涩,还胀着疼。

    男人不说话,徐晚央有些不知所措地再度道歉:

    “我错了,我下次一定定好闹钟。”

    想起什么,又道:

    “不过我明天应该也不会去了,明天我要和我朋友聚会,时间可能不够。”

    傅司琛冷着脸想,聚会要聚一整天吗?

    听到徐晚央语速加快道:“礼物后天一起给你,再见,晚安。”

    又是气得胸口疼。

    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故意换了时间,然后让他难受.......

    还挂电话。

    傅司琛冷着脸,把手机放下,然后开始打开电脑,写论文。

    边写边气。

    晚安个屁!

    这边徐晚央却是放下手机,双手合十地对白雪拜了拜,然后才回到被窝里。

    白雪无奈一瞬。

    她还以为除了研究,什么都不能改变她的作息呢。

    没想到她那么在乎那个傅司琛。

    零的脸色难看极了,最后还是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徐晚央的公寓。

    第二天徐晚央依旧照常,六点离开了研究所。

    换了一身比较轻便的蕾丝长裙,去和朋友们聚会。

    今天是出成绩的日子,徐晚央毫无悬念地获得了省状元,三中的成绩也出人意料得好,直接和一中平起平坐。

    路婕和许亮分数差不多,都准备到本省读大学。

    秦休,陈伊都是锦大。

    于曼是锦大隔壁的庆大。

    都在京城。

    许亮他们相约来找她玩。

    虽然她也不知道秦休为什么会来,但是他们确实很久没见了,所以徐晚央什么都没问,就去了他们订的地方。

    一见面,于曼就给了她一个熊抱。

    “呜呜呜呜呜央央!我想死你了!”

    陈伊也是:“晚央!抱抱!”

    路婕:“央姐,啊啊啊啊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