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辰大海,征途是你28
    傅司琛没回答。

    却忍不住攥紧了手指。

    眼神落在书架旁边的零食上。

    上次有人来查寝,翻了一下这些零食。

    他心里都不舒服了好久。

    现在这种感觉却好像是,原本他以为会永远在他书架上的零食,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被别人抢走了。

    那个男人还说,徐晚央喜欢过他。

    傅司琛心脏都忍不住绞起来,觉得自己胸膛中翻涌的情绪都要把他整个人淹没了。

    最后还是没能写成论文。

    脑海中翻来覆去地想,她没追到他,是不是就回去了,是不是答应那个男人了,她说要和朋友聚会,结果却是和那个男人一起,和她原来喜欢过的男人一起.....

    她今天不来,就是因为那个男人......

    他们一整天都待在一起,是不是......

    她和那个男人做了什么......

    她是不是也对那个男人笑了.......

    还和那个男人说了好久的话是不是........

    他在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和那个男人站在一起了........

    看上去就像一对璧人.......

    手上暴起了青筋。

    最后还是在晚上十点的时候,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徐晚央就匆匆忙忙地解释道:

    “傅司琛,你听我说,我们只是朋友聚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喜欢我,我也不会答应他的,我只喜欢你。”

    傅司琛哑声:

    “他说你喜欢过他。”

    “是吗?”

    徐晚央忍不住握紧了手指:

    “是,但是那是........”

    那边已经气得直接挂了电话。

    徐晚央忍不住瘫倒在床上,枕头甩到了自己脸上。

    她就知道要出事。

    咬唇的人忍不住回忆起上辈子的事来。

    上辈子傅司琛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三年,感情深厚,但是傅司琛还是忍不住嫉妒了秦休好久,很长的一段时间,一直在问她:

    “喜欢我还是喜欢他?”

    她当然是回答:“喜欢你。”

    秦休帮过她,她喜欢过他,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但是对于占有欲很强的傅司琛来说,她喜欢过别人,足以他让一辈子念念不忘。

    她记得他说过:

    “晚央,千万不要让我觉得我有任何一点像他,我会疯的。”

    他无法忍受自己喜欢的人心里装着另一个人。

    徐晚央在床上挫败地躺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想打电话给他,那边却提示他已经关机了。

    徐晚央揉了揉额头。

    这天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徐晚央在六点半赶到了图书馆。

    身形有些消瘦的人仍然坐在位置上,看着书。

    似乎没注意到她来了。

    徐晚央在他对面坐下,把自己早起写的信推给他。

    傅司琛低垂着眼睫,好像没有看到。

    徐晚央挫败地趴在桌子上,最后拿了纸写道:

    “我们出去说清楚。”

    傅司琛扫了一眼,视线在最后三个字上停留了很久,清晰得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开始难受,心脏开始收缩的时候,微微收紧了手指,最后还是合上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书,起身离开了图书馆。

    背着个包的女生跟了出去。

    有人懊恼发帖:

    “今天学妹来了!我输了!靠!”

    傅司琛到了湖边站定,并没有看她,语气很冷漠:

    “什么事。”

    徐晚央:

    “我是来和你解释的.......”

    男人的声音很冷静:

    “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喜欢他,不喜欢我。”

    徐晚央:“......你怎么理解的,我说的是,喜欢过他........”

    傅司琛一听到她说这句话,就觉得心脏好像要炸开了,忍不住转头盯着她,冷脸道:

    “喜欢过和喜欢有什么区别?”

    徐晚央急了:

    “当然有区别.......”

    却被脸色难看下来的男人冷声打断:

    “那徐同学能不能解释一下,我从来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徐晚央微怔,拧着眉,绞尽脑汁想理由,就听见傅司琛压着怒气,声音微哑地开口:

    “我只是一个替代品.......”

    徐晚央急切地打断:

    “当然不是!”

    傅司琛怎么会是替代品!

    男人看着眼前,一双杏眼盛满了焦急,容颜极盛的女生,心里就好像被一层层剥开一样,声音里的哑意更甚:

    “那是为什么?”

    他似乎是笑了一声,声音里却没有笑意,反而带了些苦涩和自嘲:

    “一见钟情吗?”

    “你根本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怎么会只是看了一眼就喜欢我?”

    徐晚央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是的......我在很早之前就认识你了,只是,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傅司琛反问:

    “比那个男人早吗?”

    徐晚央跺脚,好像怎么样都绕不过去秦休了,只能直接地阐述道:

    “是,我喜欢过他,那只是过去,我认识你之后,就一直喜欢你了!”

    她见男人神情仍旧像是笼罩在一片阴影中,急得干脆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

    然后在傅司琛僵硬的时候,急切道:

    “现在相信了?我要是喜欢他,我就会答应他了。”

    傅司琛的手指蜷缩起来,徐晚央依旧捧着他的脸道:

    “我喜欢你,所以才亲你的,这是我初吻,我......我还天天来看你,给你送礼物,你难道就没感觉到我喜欢你吗?”

    傅司琛深黑如墨的眸子盯着她,最后喉头滚动一下,微微低了头,然后突然手一用力,把她整个人都揽进怀里,用力地亲吻。

    AB队的人咳了一声,移开视线。

    傅司琛眼睫颤起来,松开完全没有要挣脱意思的人的时候,徐晚央还哑声道:

    “我保证以后都和你报备好不好?我,我以后也会常常来看你的。”

    傅司琛却是哑声道:

    “现在。”

    徐晚央微怔:“什么?”

    傅司琛眼神很深:“现在,告诉我,你身边还有谁。”

    徐晚央:“........”

    夭寿了,AB队那么多人,他不得把自己醋死?

    却还是没有想过隐瞒,只是犹豫道:

    “那你保证不生气!”

    “就算生气也不能不理我!”

    傅司琛一想到她身边还有别的人,就气得心脏疼,当即就想走了,再不走,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徐晚央气得从这湖里跳下去。

    却被徐晚央一把抱住,女生声音很低:

    “就是几个保护我的人,还有老师,师兄,还有师兄的学生......不过你放心,我和他们都不常接触!真的!和谁都没有肢体接触!”

    傅司琛气得声音都在发抖:

    “你身边这么多人,还说喜欢我,你......”

    徐晚央故技重施,再度亲吻他。

    最后回去的时候,嘴唇都有点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