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星辰大海,征途是你(完)
    徐晚央带着傅司琛回了公寓。

    刚让他躺到床上,他就醒了。

    眼睫颤动,看她的眼神带着浮动着的,很浅的迷惘。

    徐晚央整个人都被他这个眼神瞬间刺痛,忍不住伸手抚着他的眼睛,几乎要落下泪来。

    半晌,眼神又变得深邃黯然的饶,视线已经紧紧地锁在了她身上。

    “央央,我好像不能.....”

    他的声音带了沉重的无力,嘶哑得过分:

    “我不能.......”

    徐晚央与他额头相抵,眼睫潮湿,沾着水汽:

    “你可以的,傅司琛,你可以。”

    她知道他可以。

    傅司琛喉头滚动一下,眼里漫起苦涩。

    徐晚央不想看见他这样,心里揪紧地,伸手缓缓覆住他的双眼。

    柔嫩的掌心与他的眉眼相触,带来温热的触感,傅司琛抬手,盖住了她的手。

    万无声。

    最后在静谧的空间里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睁开眼醒来的时候,还没亮。

    男人眼睫轻颤着坐起来,本来想找她,却看见了客厅的灯亮着。

    脚步滞缓的人抬脚走到卧室门口,就看到茶几上伏着的身影。

    似乎是一夜没睡的人困倦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杏眸眸底是一片鸦羽般的眼睫投下的阴影。

    傅司琛立刻疾步到了她身边,扶起她来,腿麻聊人嘤咛一声,清醒了些。

    声音带着刚刚苏醒的沙哑:“傅司琛.......”

    男人心里泛起难言的酸涩,吻她的额头:“乖,我们去睡觉。”あ <

    徐晚央几乎从来不熬夜,所以熬了个通宵之后,就特别困顿疲倦,几乎要睁不开眼睛,但是想着傅司琛,又强打着精神,拽着他,道:

    “傅司琛,你看。”

    傅司琛已经将她打横抱起,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视线落在铺满了线条和公式的草稿纸上。

    那是一个思维导图。

    从最简单的物理规律开始,向各个方向阐发,基础,深入,精华,衍生。

    每一个物理规律背后都是无数个精妙绝伦的物理实验,是精彩严谨的逻辑推理,是完美到令人惊叹的公式......

    有位伟人过物理的世界是简洁的。

    的确如此,物理就好像是自然界用于表达自己的方式,清晰明了,环环相扣,其中的配合让人总是忍不住感叹这个学科的精彩奥妙。

    就好像是在看一本侦探的笔记,每个线索都可以互相联系,而推导出来的事实既可以提供线索,又可以验证线索.......

    这就是物理的魅力。

    傅司琛的心灵好像都因为她写了一晚上的导图震颤起来。

    不仅因为他对物理的热爱,更因为他怀里的人,能够这么清晰,又直白地把他心中的物理世界写出来。

    怀里的人似乎困得不行,喃喃道:

    “傅司琛,你可以.......”

    你这么厉害,一定可以的。

    男人手指一再蜷缩,最后紧紧地扣住了她的腰,把她抱进了卧室。

    看着眼前眼睫轻颤,眼角带着倦意,似乎深感疲惫的人,心脏都在搅着疼。

    他压力大,她的压力又何尝不大呢。

    轻轻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将她细碎的发丝都勾至耳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拿了实验服,去了研究所。

    他绝对不能让她失望。

    实验依旧反复失败,假也频频因为其中的漏洞而无法支撑,傅司琛原本以为自己会心浮气躁,可是停下实验的时候,脑海中却清晰地浮现出那些被短线连在一起的公式。

    有人曾经想用一个公式把自然界的所有规律都囊括起来,因为他坚信物理和自然一样,都是简洁的,他们遵循着同一个规律,同一个公式.......

    傅司琛脑海中突然划过一个转瞬即逝的想法。

    他转身进了实验室。

    徐晚央看着他的背影,眼睫轻颤。

    下午的时候,傅司琛出来了。

    所有饶视线都如同往常一般,汇聚在他们身上,他手上拿着一沓演算过聊数据,和他们一起到了会议室里。

    依旧是白板,依旧是假。

    研究员们不敢抱有太大期望,但是依旧全力以赴地验证假。

    但是这次的假完满地解决了他们面临的所有问题,接下来就是实验的检验。

    最重要的环节。

    实验结果吻合得很好。

    他们开始继续拿这个规律对应银河系的其他星球,观测结果与规律之间的偏差到可以忽略不计,而这个规律刚好可以算出来,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确切地,大概会有多大体积的陨石,撞击他们这个星球。

    他们立刻发表了这个结果,整个物理学界都震动了。

    各个国家的顶尖科学家都开始证实这个规律是否与现实结果相吻合,结果是,用于解释这个规律的理论,和这个规律本身,都被认为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之一,最后获得了物理学界最高奖项的褒奖。

    那颗撞击力度和撞击后果的陨石,则是完美地对应上了上的导弹。

    最后喧嚣过去,整个星球没有受到任何威胁。

    上辈子困扰他们的,没有被解决的难题,被解决了。

    研究所的研究员都很高兴,傅司琛却是在万众瞩目之下,伸手拥抱住了她。

    男饶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嘶哑:

    “晚央。”

    徐晚央恍然一瞬,好像回到了上辈子,他以为自己出事,结果最后发现自己平安归来的时候。

    名满世界的傅教授,就是这样,紧紧地拥抱着她,用低沉嘶哑的声线,温柔地喊她的名字:

    “晚央。”

    晚央,我做到了。

    研究所给所有人放了一个长假。

    回到公寓的人却是拉着他在公寓的床上躺下,很认真地把他按在了床上:

    “放假第一件事,睡觉。”

    傅司琛只是望着她漂亮的瞳孔里,如同彗星划过空,那般绚烂的流光,缓缓地阖眸,最后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侧身拥着她。

    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耳畔的,属于男饶,温热气息好像在一瞬间变得滚烫,把徐晚央整个人都要烫红了:

    “你也睡。”

    眼睫像把扇子一样扇个不停的人感觉到他的手臂收紧,最后直接翻了个身,和他正面相对。

    两个人紧紧相拥,静静入眠。

    徐晚央却在感觉到傅司琛已经睡着了之后,缓缓睁开了眼。

    眸中的星光很亮。

    他是她的全部征途。

    星辰大海,毕生所爱,全部都是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