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瑾--

    萧瑾在接到帝国的通知的时候已经完全僵住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嫉妒着的,那个兄长,居然才是他的父亲光明正大的儿子,而自己,只不过是因为母亲的家族显赫,最后才替代他成为了萧家的继承人。

    明明.....那个人,就算精神力贫瘠,身体素质也不过关,也曾徒手给他设计过玩具,可见天赋的恐怖,可是记忆中的父亲从来都不喜欢萧哲这个兄长。

    苍蓝的法律规定每个身体没有缺陷的国民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可是他去帝国最好的学校上学的时候,他那个体弱的兄长,只能沉默地看着父亲把一堆的请假条甩给他,让他待在家里,不许离开半步。

    后来战争开启前,上面要求排查重要人物的伴侣,他们才知道,兄长居然是沧月将军的伴侣。

    父亲在接到通知的当天晚上,就伪造了萧哲的死亡证明。

    他不赞同父亲的做法,可是那位的伴侣,一旦被承认,在整个苍蓝,就拥有着和帝国之星一样的地位,如果那些过去被查出来,整个萧家都躲不过去。

    所以他只能默许,看着眼神暗沉的人在刚刚成年的那一天,搬到了帝国为没有能力从事任何工作国民安排的补助区居住。

    起初他每天都去看望兄长。

    被剥夺了一切的人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个伴侣的身份,冷淡的性格也没有丝毫变化,直到某天,他戴着属于帝国军人的蓝星徽章去看望萧哲。

    性格好像柔和许多的人沉默着看着他的徽章,然后扯了扯嘴角。

    从那个时候起萧哲开始重拾机械。

    萧哲好像明白自己在想什么,没有权限参与机械考试的人从未想过让他帮忙,只是沉默着,日复一日地摸索着,研制自己的机械。

    某次他看到那么多攻击和防御效果远远超过市面上流通的机械时,心里一跳,还是忍不住开口:“哥.....我帮你把这些带去学校让老师看看吧?”

    萧哲的天赋太恐怖了,就算他不是机械系的学生,也知道这样能在战场上无往不利的机械意味着什么。

    可是萧哲在那天之后,就失去了消息。

    他找遍了所有的补助区,也没有找到萧哲的踪迹,那些机械也凭空消失了,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在这个星球上出现过。

    他始终惦记着自己这个兄长,直到他出现在沧月将军的身边。

    萧瑾回想起这些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恍惚。

    苍蓝的裁决很公正,对他的处理仅仅是撤职,所有的一切,从头来过,除此之外没有剥夺他的任何权利。

    他看着空荡荡的萧府,突然有些近乎卑鄙地想,萧哲没有对他做什么,无非是因为他现在什么都有了,恐怖到令人生畏,足以和那位匹配的强大天赋和精神力,和他身边,那么耀眼,还深爱他的人。

    他这么大度,也无非是为了在沧月将军面前表现得宽容而无私而已。

    他有些嘲讽地在最新的星网公告下评论:

    萧哲根本配不上沧月将军。

    他发了这句话之后有很多星网的用户语气冷凝地劝删,他们不再列举事实向其他人解释,因为这是整个宇宙都知道的事。

    沧月将军和萧哲,无比般配。

    他没有受到处罚,却见到了眉眼冷肃的人。

    她抬眸扫了他一眼,眼神很冷。

    语气也很冷静的人缓声陈述,让他无论有什么不满,都可以对着她发泄,她不希望自己的伴侣受到任何人的攻击,尤其是,在他的身份还这么敏感的情况下。

    他突然有些想苦笑。

    想知道这个人始终没有调动似乎躁动不安的精神力,是不是因为顾忌着他兄长的感受,这么多年从未有人敢这样挑衅。

    沧月将军到底还是没有对他做什么,只不过他的全部社交账号都受到了严格的管控。

    那个人竟然那么在乎萧哲的感受。

    不久后他申请了外派维和。

    虫族现在看到苍蓝的徽章就害怕,这样的任务并不算困难,只是需要离开母星。

    出发的当天去看了被关押在苍蓝的监狱里的母亲和父亲。

    他不知道原来那么温柔的人也可以这么恶毒地,毒杀一个只是想远离这一切的母亲,也不知道仅仅是因为兄长出生的时候,险些造成他的精神力跟着逸散的父亲,居然能够那样冷漠地对待同为他妻儿的人。

    可是能怎么样呢,伤害已经造成,他们是需要赎罪的,自己也需要。^

    踏上飞船的那一刻,他想。

    他宁愿战死在别的星球上,也不会再回到他的母星了。

    他已经失去了那个资格。

    上官昀--

    他刚入伍的时候就跟着沧月将军了。

    那个时候苍蓝还没有建国,他们的军队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人数也少得可怜,可是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人,却带着他们那支并不强大的队伍,在虫族进犯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把它们击退,身先士卒,遍体鳞伤,从不曾退却。

    后来她接受了帝国最高的荣誉,为了她的帝国,她戴上了沉重的王冠,她默默地接受着敬仰和诋毁,然后拖着没有后路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踏上染满鲜血的战场,传回一封又一封令后方鼓舞雀跃的捷报,身体却越来越差。

    直到战争结束。

    他以为他的将军,总算能够好好地休息,好好地看着她的人民发展,强大,可是没过多久,将军身边唯一的亲兵就留下了一封绝笔信,说明将军精神力正濒临逸散之后,就与无声无息离开的人一起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从那以后,他就失去了副官这个身份。

    他开始试着习惯没有将军的日子,

    可是她温柔,从容的身影却时常徘徊在他的梦里。

    他知道自己早就对他的将军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他也知道,他的将军不可能属于他。

    因为她有心上人。

    她对每个人都是温和的,和那个人通讯的语气,却比对待任何人都要温柔深情。

    她甚至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派了她的亲兵出去。

    他知道那是去接谁。

    战争未结束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私心的人为了那个人动用了私令,现在将军卧底回来了,还是为了那个人,说出了“不惜背上叛国的罪名”这样的诛心之语。

    明明他的将军是信仰那么坚定的人。

    可是她的信仰,排在了那个人后面。

    他几乎嫉妒地发疯,甚至想过用这样的借口,萧哲会毁掉苍蓝的骄傲的借口,去胁迫其他将领,把萧哲控制住,或者干脆一点,直接杀了萧哲。

    可是他不舍得。

    他无法想象,仅仅是因为萧哲受伤,精神力就产生了暴动危险的人,如果知道他们伤害了萧哲,会怎么样。

    最后还是没有忍心动手,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成功。

    将军是愿意拿命保护他的人啊。

    眼看着他们越来越亲密的人,只能压抑着心里的毒蔓,任由它滋长,占据他整个心脏。

    也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将军的伴侣是他,是不是自己也能得到她全然的偏爱。

    但是无论如何,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止步于那个人的副官,已经是他此生,最至高无上的荣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