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3
    走廊上全是花草缠绕的球形灯,在这样的夜晚,好像是夜明珠一样,散发着的光芒可以与月光媲美。

    花草也在这样的光的照耀下,显得纤弱安静。

    轮椅上的人比花草还要纤弱安静,却像是笼罩在一片浓雾一般,清冷淡漠。

    散完步之后通过电梯回到了房间。

    墙壁上那些风格华丽敦实的油画,让整栋别墅都有了宁肃的气氛,看上去有些沉重,行走在其间的少女却好像半分没有受到影响--

    眸色平静,好像是永远不会掀起波澜的湖面。

    陆宸清突然很想知道,顾棠是因为精神问题,才能一直保持这样冷漠的态度,还是因为她本来的性格如此。

    他们对顾棠了解再多,也是在她加入国家科学院以后,但是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被诊断出患有非常严重的精神疾病,症状与抑郁症有些类似,但是又不太相同。

    最高医院的专家学者花了很长的时间研究如何根治顾棠的病,而且在此期间,一直在寻找足够细心并且值得信赖的人照顾顾棠的起居,并且保护她的安全。

    他是第三个被派过来的任务者。

    顾棠推着轮椅进了卧室,暖白色的光线铺满了整个房间。

    他刚到门边,就听见女声突兀地响起:

    “你出去。”

    陆宸清微顿,下意识地抬眸看向背对着他的人。

    坐在轮椅上的女孩背影依旧漠然而平静。

    但是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所以只是在原地站定,停顿片刻后,就缓声道:

    “好。”

    作为任务者,他拥有最优秀的素养,只要不是危害到她本人的命令,他都会无条件实施。

    看着门关上,转身离开后,戴上了微型耳机。

    声音沉稳地报告:

    “三号,请求通话。”

    另一边随时有人等着消息的实验室内。

    摆放着各种大型的,精密的实验仪器的大厅,研究人员忙碌地穿行,负责人声音平稳:

    “已收到,三号请说。”

    陆宸清的音色很华丽:

    “顾教授开口说话了。”

    这在常人身上都是分外平常的举动,放在国家科学院最需要的教授身上,却是值得专家组立刻召开调研会议的重要消息。

    毕竟顾棠因为精神问题,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开口,也很久都没有参与过科研工作了。

    她带领的队伍,现在研究进展停滞不前,急需她的指导,其他各个方面,也需要她这位,相当于顶梁柱的存在的支持,所以关于她,无论是什么细节,他们都必须时刻关注。

    果然,那边闻言,很快就严肃了语气道:

    “好的,我立刻通知越老。”

    陆宸清距离她不能太远,因为要随时负责她的安全,所以住的房间就在她对面房间的隔壁。

    “顾教授刚刚用完晚餐,散步之后回到了卧室,”推门进去的人并没有关注自己房间内如出一辙的单调色调,语气平缓地叙述道,“在我进门之前,顾教授开口让我出去。”

    负责人确认道:

    “在这之前,你确认你没有任何冒犯举动吗?”

    “没有,”陆宸清关上门,按着耳朵内的微型耳机,“我判断,顾教授应该不是因为情绪波动做出的选择。”

    也就是说,她并不是出于愤怒,反感,尴尬等情绪才开口让他离开。

    那个语气更像是......

    陆宸清回忆了片刻,像是裹挟着秋夏之交的霜冷,清凌,像是山泉那样,有些入骨薄凉的女声。

    似乎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只是简单地,想开口让他走,就这么说了。

    那边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是在记录他的汇报。

    “从现在开始,”负责人语速不变,“你的汇报次数增加到一天两次,并且汇报时间调整为中午一点,和晚上九点。”

    陆宸清:“好的。”

    那边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顾棠的情况有变,他们需要通知很多人......

    负责人看着眼前的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来,手指忙碌地敲击。

    心里也有点忐忑。

    希望这次的改变是好的征兆,否则顾教授的实验团队,可能真的要解散了.......

    正在联系各个团队的负责人,眸中划过一缕复杂的情绪。

    那毕竟是顾教授两年的心血.......

    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地加快了几分。

    陆宸清每天的工作就是守在顾棠身边,如果顾棠不需要他,他就会按照训练计划,进行额外的体能锻炼。

    但是今天情况特殊,他觉得他应该会接到通知变更

    果然,结束了报告的人只是在健身器械边站了一会儿,就接到了通话。

    换了一位负责人,语气依旧平缓,声音带着清雅:

    “三号,你好。”

    陆宸清例行公事:“你好。”

    那边给他下达命令:“请你留在你的房间内,时刻关注顾教授那边的情况,并且及时地向我们汇报所有细节。”

    “好的。”

    那边进行了充分的考虑:

    “稍后我们将连接你和顾教授的通讯,使你能够时刻关注顾教授的身体和心理状况。”

    陆宸清顿了一下:“稍后?”

    负责人似乎是清楚他的疑问,毕竟之前的两位任务者,就是因为顾教授都拒绝了连接通讯,所以才被判断任务失败,更换了任务者的。

    而他也不过来到顾棠身边一天。

    通讯并不是很亲密的连接方式,更适用于团体作战时,用于更加简便地,远途交流。

    但是顾教授似乎很排斥这样的沟通方式,所以在之前的两位任务者来到别墅一周,并且按照计划,提出连接通讯的请求的时候,果断地选择了拒绝。

    随时随地联系到教授的手段被拒绝,他们只能选择更换任务者。

    现在就请求连接通讯,大概率会遭到顾教授的拒绝。

    负责人明白他的顾虑:

    “三号,你放心。”

    “目前,你和教授的相处进度是最快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们会试图说服教授接受。”

    他们急需教授回归,也不能再看着教授的精神状况继续恶化,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你只要等待消息就可以了。”

    陆宸清微顿:“是。”

    放下微型耳机的时候,眼神扫过锻炼各个腰腹部位的运动器械,最后还是在书桌前,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

    视线落在了弹出的对话框上。

    上面浮动着一行蓝色的小字:

    “正在请求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