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12
    慕容医生也在临走时,开口道:

    “教授,完善的治疗方案,我已经发送到了您的邮箱。”

    他的语气含着热切:

    “如果您确认了,我们可以尽快就开始。”

    顾棠顿了一下,颔首。

    慕容白走了。

    客厅一下子恢复静默。

    陆宸清不太清楚她对自己的实验团队的态度,所以只是微微垂下眼眸,等着她的反应。

    但是面容清冷的人只是把手放在轮椅两侧,缓缓地推着自己到了走廊上,双眸看着外面的花草。

    别墅植物繁盛,名花品种多不胜数。

    但是没有顾棠喜欢的向日葵。

    向日葵不适合和其他花一起绽放,它们适合在一起,缀成片,连成海,热烈骄傲地绽放。

    向日葵是独属于自己的花。

    陆宸清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视线的落点不在院落里的任何花上,微微一顿。

    原本想问,需不需要引入几株向日葵,但是突然觉得她大概是不需要的。

    没有理由,只是直觉。

    晚上的时候,顾棠打开了那份自己邮箱里的治疗方案。

    主体仍是她提出来的,剩下的细节都是由其他人完善的,配合起来倒也算得上是尽善尽美。

    治愈率应该高达百分之七十。

    但是还是有百分之三十失败的风险。

    她不自觉地把手放在了大腿上。

    柔软的指腹擦过腿根,一路往下,全都没有知觉。

    她几乎都要不记得走路是什么感觉了......那是太多年前了,如果她这次真的能治好,是不是就是一个正常人了......

    如果不能呢?

    .......

    陆宸清看着屏幕上,久久未被翻动的治疗方案,眉眼微动。

    躺在床上的时候,无可避免地想起,锻炼的时候,双腿没有力气,只能依靠在他身上的人。

    她紧紧地抱着他,手半点都不肯放松,像是在用力依赖着,茫茫大海之上,唯一一叶肯容纳她的扁舟。

    最终顾棠还是在几天后确认了治疗方案。

    她的锻炼已经有效果了,有时候腿部会发热,甚至发麻,比之前毫无知觉的糟糕情况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顾棠摸着腿,眼睫低垂。

    或许,她可以再试一次。

    在顾棠同意了的激励下,治疗方案也推进得很快。

    没过多久,到最高医院去接受诊疗的事就被提上了日程。

    这也是科学院的意思:专家们当然可以上门给教授诊治,但是他们更想让教授自己,克服这一段距离,到最高医院来。

    教授迟早要回归,不可能真的永远都闭门不出。

    出门见人,只是第一步。

    原本科学院的部分专家还有些担心这样的安排,是操之过急,但是教授这次却很快就答应了出门的事,好像从来都不曾排斥这件事一样。

    科学院的人自然是大喜过望,很快就着手安排好了一切。

    出门的时候,顾棠按下轮椅按键,安然地把自己转移到车的后座上,而轮椅已经自动折叠成平面形状,缩进了后备箱里。

    陆宸清负责开车,但是车上也有自动驾驶系统,是顾棠研发的。

    还没有经过批量生产。

    事实上,如果非要说,全国哪个地方聚集了他们最先进的科技技术的话,科学院的人大概会提名顾教授的家。

    因为那里面几乎聚集了全部他们还没有研究过的,也不知道教授采用了什么技术研发制造的高科技产品。

    自动驾驶系统可以与司机配合,所以陆宸清可以偶尔移开视线,注意后座上的人的精神状况。

    之前两位任务者都说,没有见过教授精神崩溃的模样。

    他已经来到她身边三周了,也没有发现她有任何精神受损的迹象。

    十八九岁的女生,好像只是单纯的性子淡漠,不愿意见人,不愿意开口说话。

    除此之外,和精神正常的人相比,没有任何分别。

    但是科学院那边却强烈要求他注意,她在出门时的状态。

    如果教授真的出现了烦躁不安,或者低落难受的情绪,必须立刻带她回别墅。

    他们赌不起。

    车辆缓缓驶出这一片,安保严格的别墅区。

    很快就到了繁华的路段。

    车外满是鸣笛声,吵嚷声,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播放着视频的大屏,五光十色的霓虹......

    如果不是每天都守在顾棠身边,连陆宸清都几乎要忘了,他们所在的路段本身就是京城最繁华的区域。

    人声鼎沸。

    后座上的人只是垂着眼眸,眼睫遮着眼底的情绪。

    纤白的手指扯着毯子,慢慢地往上,盖着自己的双腿,神色没有什么变化。

    没有歆羡,也没有厌倦,只是平静淡薄。

    明明在别墅时,看上去都是稀松平常的冷淡表现,在这样的繁华热闹的衬托下,却显得她整个人格外冷清孤寂。

    他突然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不愿意出门。

    不是她会因此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毫不相关--或许是因为,在某一刻,她的确是与这个世界无关的。

    陆宸清被这个想法刺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手指都蜷缩了一瞬。

    最后只能抿唇,直视前方。

    最高医院坐落在京大内部,是国内最权威的医疗机构,但是他们一般不收治病人,只做疾病的研究分析,顾棠是他们接待的唯一一个病人。

    到了最高医院的门口时,保安没有拦他们的车。

    他们一路行驶到其中一栋,最高的楼下,停了车。

    一群穿着白大褂,岁数各不相同的专家聚集在楼下,见他们到了,神色都激动几分,倒是没有围拢过来。

    陆宸清停稳车辆,打开安全带,转身,声音微低:

    “要下去吗?”

    坐在后座上,神色隐在阴影中的人沉默半晌,最后开口应了一声。

    很轻的一声,比幼猫的叫声还要弱。

    但是陆宸清听到了。

    他顿了一下,下车,为她打开车门。

    男人探身进来,臂膀坚实,眉眼在略微昏暗的光线中显得异常深刻:

    “需要轮椅吗?”

    还是我抱你?

    顾棠抿了抿唇,伸出手。

    陆宸清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知道,顾棠不想要坐轮椅,所以才这么问,只是缓缓俯身。

    车内的光线,因为男人身体的遮挡,变得更少了,狭小的空间像是在一瞬间被抽走了阳光,变得黑暗幽静。

    手搂着陆宸清脖子的人缓缓侧头。

    眼睫像是鸦羽一般,震颤着,琥珀般的双眸剪出一弯盈盈秋水。

    无声地注视着不远处的一群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