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14
    刚刚在房间里面的时候,他刻意地没去看,几乎一天没吃饭的人。

    可是现在,脑海中还是浮现着,她在后座上,脸色苍白,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的样子。

    仓皇得让人心疼。

    男人缓缓地垂下眼眸,手指慢慢紧握。

    坐在房间里面喝粥的人动作很慢。

    皮蛋瘦弱粥煮得很清淡,但是香味很浓,粘稠的粥和瘦肉,皮蛋融化在一起,绵软又可口。

    顾棠喝了几口,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把粥喝完了。

    眼睫轻颤的人眼神落在那碟凉菜上,拿起筷子夹着吃,腮帮子慢慢地动起来。

    最后还拿起调羹,把甜味丝丝入扣的莲子银耳汤喝得干干净净。

    本来想安慰零一号的世界意识:“........”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零一号,就算心情不好,还记得把东西全部吃光。

    不光如此,放下调羹和筷子的时候,舔嘴唇的人还无意识地打了个很小声的饱嗝儿,像是小猫喵呜喵呜的叫声,娇弱又招人疼。

    顾棠立马用手捂住嘴。

    站在门外的男人听力很好,听到这个声音,就是微顿,微微侧身。

    就见门缝里,缩成一团的人双手捂着嘴巴,活像是神话里偷吃了鲜果的小狐狸,眼珠子应该是像葡萄一样,晶莹透亮,连心虚都心虚得这么可爱。

    陆宸清眼神微动,片刻之后,还是转身,决定假装没听到。

    顾棠松了一口气,松开手,想了想,还是把碗摆好,然后敲了一下桌面。

    男人会意,推门进来了。

    眼神落在干干净净的三个碗上。

    顾棠本来还觉得理直气壮,三个碗被他扫了一眼之后,她又咳了一声。

    男人面色没有波动地接受了她全部吃完了的这个事实,然后走到她身边开始收碗。

    顾棠忍不住看着男人骨节突出,又线条分明的手。

    心想,她要是能有这样一双手就好了。

    天天吃到饱。

    陆宸清顺着她的视线,看着自己的手,微顿,假装没有注意到她在看自己。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还是回头看了她一眼。

    坐在床上的人看上去心绪已经恢复平稳了,眼神清澈,坦然平静,对上他的视线,不闪不避,现在这样,才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

    他顿了一下,缓声道:

    “今晚可以晚点睡。”

    她今天吃得太多了,估计躺在床上也睡不着了。

    顾棠后知后觉地看着窄腰宽肩的男人顺手带上了门。

    其实她有点怀疑,主神提过的感情问题,指的是这个男人。

    毕竟不是谁都知道,她冷静下来需要多长时间的。

    午餐,晚餐,他都只是来提醒了,而不是频繁地来打扰她。

    但是就是那么巧的,在她结束了自怨自艾之后,这个男人就端了热粥到了她的门前。

    到了这个地步,他应该不是特别了解她,就是特别......喜欢她了吧。

    顾棠却是摸着自己的双腿,有些无意识地想,可是她又有什么好被喜欢的呢。

    科学院那边再度接到陆宸清的报告,心中大石纷纷落地。

    越老的学生,褚文旭挂断通讯,旁边就有人道:

    “三号任务者真的是神了,之前怎么看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三号一出手,好像就全都解决了一样。”

    “是啊,我差点以为之前做的一切都要功亏一篑了呢。”

    “虽然现在放心还太早了,但是教授能够吃饭,说明她现在还能接受三号,而且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们暂时可以不用那么担心。”

    “嗯,循序渐进吧。”

    “教授很信赖三号啊.......”

    ........

    褚文旭的嗓音夹杂着温和:

    “所以我们更要确保三号那里不会出问题。”

    既然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让教授改变的人,他们就更要保护好这个人,只有这样,教授才有可能重新出山。

    没过多久,越老也赶来了,他刚刚去参加了会议,还是好不容易才脱的身,一进门就急切地询问:

    “教授现在怎么样了?”

    众人让出路来,最受越老倚重的褚文旭褚研究员缓声解释道:

    “教授在到达最高医院的时候,情绪有些不稳定,刚刚三号已经看着教授吃了东西,通讯也恢复了。”

    越老放下心来,却还是微微一叹:

    “教授对她的腿还是耿耿于怀啊。”

    褚文旭没说话,看向屏幕。

    其实他更倾向于,是精神问题,在折磨这位惊才绝艳的年轻教授。

    之前,她就多次因为情绪波动,而中断实验。

    现在看似恢复正常了,但是平静的海面下却隐藏着更大的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度爆发。

    之前他们一直在找办法,让教授信任他们派过去的人,好让他们知道,会引爆她的火山到底是什么,他们好对症下药。

    可是现在好像没有必要了。

    教授已经找到了更加值得信任,并且不会揭开她的伤疤,就可以无声无息治愈她的人。

    他突然对让这位年轻的教授回到科学院这个任务,有了无限的信心。

    晚上的时候,顾棠果然晚睡了一个小时。

    不过这次没有看书,只是单纯地玩游戏。

    玩的又是一个,陆宸清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型游戏,大约有三方,在互相攻击,并且防御,各种诡谲的进攻角度,和防御方式,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陆宸清不知道为什么,手指跟着那根代表着她那一方的,紫色的线条动来动去。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顾棠已经结束了游戏。

    平局,三方平局。

    顾棠又来了一局。

    男人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指,最后视线落在屏幕上,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划。

    他的速度不如她快,但是轨迹几乎和她的行动重合。

    每次追上她的时候,男人都会微微敛眸,视线始终专注地落在紫色的线条上。

    十一点半的时候,顾棠关上了电脑,准备睡了。

    男人看着屏幕黑下去,也把电脑阖上,然后起身,准备睡觉。

    顾棠陷在柔软的被窝里,做了一个很短很短的梦。

    她梦见自己为了得到陆宸清那双手,问他,想要什么,她可以和他换。

    男人的声音很清晰,很沙哑:“我要你的腿。”

    顾棠生气了:“你要我的腿干嘛?”

    她捶它们:“它们都不会动,是死的!”

    哪像他的手,是活的!

    陆宸清却和她平视着,语气很温柔:

    “因为,我能让你站起来。”

    你把腿给我,我能让你站起来。

    醒来的时候,顾棠都忍不住扶了扶额头。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梦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