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17
    被他揽在怀里的人感觉到他手掌心的热意,不自在地微微动了一下。

    不好开口催促的人侧头看了一眼陆宸清。

    其实陆宸清的长相特别优越。

    眉眼深邃,鼻梁高挺,面部线条犹如雕塑一般,精致又流畅,宛若最完美的艺术品,寒星般的双眸,带着暗色,宛若深海一般墨色的瞳孔,还有性感的薄唇......

    偏偏这个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大部分的时候,表情都是沉静冷淡的,比她还要平静,简直是白白糟蹋了这样一副撩人的长相。

    哪怕是此刻,眼睫只是缓缓垂着,都让人觉得呼吸一窒。

    顾棠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但是覆在她腰间的,热度明显的手掌,好像更烫了,像块烙铁一样.......

    陆宸清没有维持这个姿势多久,就克制着,放缓呼吸,把她打横抱起,然后把她轻轻地放在了轮椅上。

    顾棠分神想着,她大概可以发明一个简便的器械,帮助她锻炼,就不用这么尴尬了。

    然后就感觉到温热的气息流淌在了他们之间。

    眼睫颤了一下的女生,清澈的瞳眸映着男人的身影。

    他没有直起身,也没有靠近,只是和她维持着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气息都好像缠绕着,升腾着热意,传给两个人。

    半晌。

    陆宸清才缓缓垂眸,哑声:“教授。”

    她一直没松手。

    顾棠这才缓过神来,触电一般,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手,还好男人现在还托着她的腰,否则就算有轮椅,她可能也会直接摔下去。

    顾棠脸滚烫地坐好,立刻就推着轮椅走了。

    像是落荒而逃。

    男人克制地松了松手指,然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他脑海中冒出多少个亲吻她的念头,又有多少次,差点就付诸行动了。

    可是最后,还是被理智克服。

    他不能这么做,至少现在,不能。

    顾棠则是尴尬得两颊滚烫,回到卧室之后,就捂着脸,陷入了自我怀疑。

    她是不是真的变成流氓了?

    居然还搂着人家不放?

    亏她那几分钟还想了好久,他为什么不放下她,还以为,以为他要亲她,结果竟然是因为,她没有松手,所以陆宸清才没动!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她更尴尬的人吗!

    她没脸见陆宸清了.......

    陆宸清回到房间之后,才发现,落荒而逃的人竟然破天荒地,没有玩游戏,而是在翻着一本,看上去是小语种的,语言很复杂的书。

    但是,她翻书的书页却十分随意,要么没认真看,要么就是在挑着看。

    以陆宸清对顾棠的了解,他倾向于,是前者。

    她似乎,是在借翻书这件事,缓解着内心的焦虑。

    但是她在焦虑什么.......

    腿,还是......他?

    是因为今天吗?

    因为她看出了什么.......

    陆宸清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注视着屏幕上,一直没有翻动的书页。

    她好像开始走神了。

    他微微垂眸。

    等闹钟响起来,才想起来,他今天还没有汇报。

    他的负责人明显已经更换为了,那位声音更温和,职称也要更高的研究员:

    “三号,你好。”

    他尽量使自己波动的情绪平复:

    “你好。”

    按照惯例,他开始叙述今天的进展:

    “教授......和我学习了做粥,并且,在下午的锻炼中,迈开了一步。”

    褚文旭笔尖微顿,扶了扶眼镜:

    “抱歉,三号,请你重复一遍,教授学会了做粥,并且,迈开了一步?”

    男人的声音沉稳有力:

    “是的。”

    他停顿一瞬,补充道:“但是教授很快就脱力了。”

    褚文旭神情和缓:“好的。”

    这对于正在为教授的双腿感到忧心忡忡的研究人员们来说,实在是一个好消息。

    教授的腿如果能恢复,至少意味着,教授心底的火山,会减少一座。

    陆宸清停顿了一下,看向屏幕中仍然没有翻动书页的人,敛眸。

    “教授,今天开口说话了。”

    他的心脏传来异样的感觉,最后还是道:

    “在做粥的过程中,教授很愉快,所以多说了几句。”

    褚文旭本来想问教授说了什么,顿了一下,只是语气温和道:

    “好的。”

    “三号,你继续保持,如果教授愿意继续学习烹饪,请你务必要使教授的心情保持在比较愉悦的水平,”褚文旭眸光柔和,“另外,如果教授的腿部还有好转,请你及时通知我们,以便最高医院调整治疗方案。”

    陆宸清:“好的。”

    挂断通讯之后,屏幕上的画面仍然定格在那一页翻开的书上。

    罕见的语种让这本书看起来有些晦涩难懂。

    陆宸清却是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试图联系她:

    “教授?”

    她已经维持了一个小时,一动不动的状态了。

    被这条消息,从神游状态中叫回来的顾棠顿了一下,手指微动。

    “没事。”

    她想起自己刚刚想的那些东西,忍不住以手覆眼,哀吟一声。

    她一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当天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早上理所当然地起晚了。

    在门外敲了第二次门了的人举起手,顿了一下。

    如果教授这次再不出来,他大概就得采取强制措施开门了。

    陆宸清刚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顾棠扔东西的声音。

    似乎是木制品一类,精准地砸在了男人敲的地方。

    陆宸清顿了一下,第一反应是无奈和好笑。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她居然还有起床气。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再度举起手的时候,还是顿了一下,缓声:

    “教授。”

    “现在已经八点十五分了,”他好像透过那扇门,看到了门缝里,抱着被子,不肯起,像只小猫一样,闭着眼睛准备抓人的人,“该起床了。”

    顾棠觉得门外的人真的是烦死了,她现在只想睡觉,于是又抓了个什么东西扔过去。

    这次是一个很重很沉的金属。

    掉到地上,声响还不小。

    顾棠却只是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发丝懒懒地缠绕在身边,显得可爱又俏皮。

    像是被宠坏了的小公主在发脾气。

    陆宸清无法:“教授,冒犯了。”

    很快就利用蛮力,直接将门把手卸了下来,然后推开了门。

    顾棠还不知道,她觉得扰人清梦了的坏人已经走进了她的房间,只是再度翻了个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