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18
    按照常理来说,任务者是严禁闯进任务对象的房间的。

    尤其是异性之间。

    这属于异常无礼,等同于冒犯的举动。

    但是在房间的主人错过约定时间,并且长时间没有回应的情况下。除外。

    所以陆宸清才会打开门。

    他知道她没有出意外。

    他和她的通讯一直处于连接状态,他知道她昨晚睡得很晚,也知道她现在还睡得不安稳。

    但是他不能纵容她继续睡下去。

    因为她再继续这样睡下去,只会把今晚的睡眠质量变得更糟,严重的话,还有可能会使自己产生头疼,烦躁的症状。

    可是男人却顿在了门口。

    他看到了青丝散落,眉眼恬静的人。

    在几缕光线洒下来的洁白房间里,甜美得好像是上天的天使,浑身都洒着蓬松柔软的羽毛,沐浴着金色的,圣洁的光辉,美丽得让人不敢侵犯。

    男人修长的手指微微蜷缩起来。

    他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转过身,假装自己从未有过冒犯的念头。

    “教授,我已经进来了,”他克制着嗓音里的沙哑,“请你在十五分钟内起床,不然,我可能要走到你床边叫醒你了。”

    顾棠本来被闹醒之后,就睡不着了,只是觉得困顿才眯一会。

    闻言哼唧几声,睁开了眼。

    一眼就看到地上,似乎是停止了走动的金属闹钟,和雕着花纹的木制梳子,全都落在了男人脚边。

    背对着她的人腰线窄和流畅,腰腹精壮有力,看上去身材就好得不得了。

    顾棠突然想起了昨晚让她辗转反侧的糟糕念头,扶着额头,声音带着刚苏醒的沙哑,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出去!”

    陆宸清顿了一下,平静地迈步走出了她的房间,然后带上了门。

    全程视线都没有落在她身上。

    但是她的睡颜已经无比清晰地映在了他的脑海里。

    陆宸清突然攥紧了手指,反复提醒自己不要逾矩,然后又克制地松开。

    他必须保持清醒,否则可能会被别的任务者替代。

    他宁愿永远都不表露出任何非分之想,也不希望再也见不到她--她对科学院如此重要,恐怕今后就算回归,也不会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以任务者的身份待在她身边,是他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以后。

    顾棠已经懊恼地直起了身。

    最后故作平静地下了楼。

    给她准备的鸡蛋蔬菜面有些凉了,陆宸清伸手碰了一下碗壁,端进厨房,给她热了一下。

    饭桌上的面,不像别的面,一旦时间过久了,就会凝结成一团,被热了几遍,看上去依旧令人很有食欲。

    顾棠一下子就把起床的尴尬抛到了脑后,拿着筷子卷着面条,斯文地吃起来。

    鸡蛋蔬菜面其实特别容易做,但是陆宸清做的味道却特别好,咸淡事宜,鸡蛋香和蔬菜搭配得正好,让人食指大动,本来吃饭很慢的人,很快就将一整碗面都吃完了。

    蔬菜也吃得干干净净。

    男人伸手接过她的筷子,和碗,又从厨房里拿出一杯牛奶来。

    按照慕容医生的叮嘱,加了些药粉,然后调了味道:

    “教授。”

    顾棠双手接过,捧着玻璃杯开始喝奶。

    绯唇上有一圈奶渍,舌尖怎么舔也舔不干净,男人伸手递纸,顾棠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往前凑了一下。

    纸巾碰到她的脸颊。

    男人指尖顿了一下,最后缓缓低头,认真细致地为她擦去了奶渍。

    顾棠的耳朵红得像是血玉,玲珑剔透。

    陆宸清表情平静地直起身。

    顾棠单手捂着耳朵,最后见陆宸清去放玻璃杯了,立刻推着轮椅到了走廊上。

    太尴尬了,太尴尬了!

    她到底在想什么!怎么能让陆宸清给她擦?!

    陆宸清看到她一个人在走廊上,似乎在看远处的景物,走过去,缓声开口:“教授。”

    顾棠忍着没应声。

    男人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只继续道:

    “你需要好好休息。”

    如果不是他也失眠了......他根本不知道,昨晚她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

    顾棠没吭声,背对着他,伸出写字板。

    快走!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太尴尬了,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太尴尬了。

    陆宸清手指微顿,最后缓缓垂眸,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做别的,只是盯着屏幕看。

    目不转睛。

    心绪浮动。

    她是不是猜到了?

    她那么聪慧,应该知道了才对......

    科学院派来照顾她的人,居然对她有了别的心思......

    陆宸清光是想象,就觉得喉咙发紧,手指僵直。

    最后还是克制地移开了视线,平复情绪。

    这边在院子里散了会步的人很快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又开始了玩游戏。

    比上次的大型游戏还要大,算是六七方厮杀。

    屏幕已经满是各种线条的博弈,令人眼花缭乱,根本分辨不清谁是谁。

    陆宸清看了一会儿,还是按照习惯,找到了紫色的点,它被其他颜色困在其中,但是很灵活敏捷地跳出了包围圈,最后一举将黄色光点的防火墙击溃。

    最后一个个的,别的颜色,红橙黄绿青蓝,都成了紫色的手下败将。

    场面比之前三方混战,要波澜壮阔,气势雄伟得多。

    陆宸清想着,她的游戏,从自攻自守,再到两方对峙,再到三方混战,直到到现在的,多方混战,系统要承受的架构越来越大,最后迟早会扩张为一个完整的体系。

    就好像她本人一样。

    她现在还在科学院,还远没有发挥出她该有的价值。

    如果是在全球舞台上,她的表现,应该比现在要惊艳得多。

    缓过神来的时候,顾棠已经躺在了床上。

    比她平常的作息要早了一个小时,大约是想补充睡眠。

    但是男人仍旧坐在电脑前,注视着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墨蓝色的黑暗的电脑屏幕,手指缓缓的移动鼠标。

    眼前好像有拖着尾巴,闪烁着微光,紫色的线条,在他的指挥下,把她胜出的操作重演了一遍。

    一个动作都不差。

    他全都深刻地,铭记在了脑海里。

    可是也许永远也没有告诉她的机会。

    他只是任务者。

    而她是科学院万分谨慎和看重的王牌。

    或许他不该打破他们之间的壁垒。

    他们除了照顾与被照顾的关系,没有任何其他交集。

    以前不会有,以后不会有,现在也不能有。

    就这样保持朋友般的关系,就足够了。

    再多贪心的索取,都只会让他失去她。

    失去见到她的机会。

    陆宸清眼神微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