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19
    没过多久,顾棠再次提出了接受治疗方案。

    在吃完午饭之后。

    男人收碗的的动作微顿,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对上了她的视线。

    那双瞳孔中掠过粼粼波光,美丽的眼睛,正倒映着他的身影,无比清澈。

    似乎是知道自己上次的反常可能会引起科学院那边的反对,手写板上很快就出现了一行字:

    只要你们人少一点,我可以克服。

    她知道自己有病。

    如果不给自己找事做,她整个人都会陷入彷徨迷惘的境地,喉咙都好像被掐住了一样,几乎要窒息。

    她也知道自己敏感脆弱。

    双腿不能行走摧毁了她所有的骄傲,所以在出车祸之后,她拼命地用别的方面去弥补,去证明自己并不是个废人。

    可是看到别人能够自由地跑,自由地跳,而她只能依靠轮椅,依靠别人的时候,她的心口还是会像扎了刀子一样的疼。

    可是她不能真的永远都拒绝改变,永远都缩在自己的保护壳里。

    没有谁会真的,永远保护她。

    顾棠手指就微微握紧了,眼眸低垂,神情默然沉寂。

    陆宸清看到她这个样子,心脏微紧,下意识地就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之前的任务者曾经说过教授不喜欢他们特地弯腰下蹲来配合她,也许是这样的动作更会提醒她,她身体方面的残缺,所以,陆宸清从来都是正常地对待她。

    可是现在,顾棠坐在轮椅上,她细密的,又卷翘的眼睫正微微颤动着,垂下来,遮住了她眼底的情绪。

    而陆宸清蹲在她面前。

    轮椅的高度有些高,所以男人微微抬了头,仰视她。

    顾棠微怔。

    陆宸清不知道她刚刚写那句话的时候在想什么,不过可以推测到,是和她上次反常有关的事。

    他压抑着心底涌起的,疼惜和爱意。

    “教授,”男人的声音蕴含着不易察觉的哑意,听起来足够低沉和温柔,“难度系数过低的游戏,是不会受玩家青睐的。”

    顾棠眼睫颤了一下,直视着眼前的男人。

    因为角度的原因,她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眸底的情绪,又或许这个男人没有想过对她遮掩--那些浮动的,掠过瞳眸的,浅淡细碎的光芒,好像全都是围绕着她。

    顾棠意识到什么,心口一窒。

    “您只是需要克服最后的难关,”哑意更加明显了,嗓音也压得更低,“不克服也没关系。”

    他注视着她:“通关并不是只有一种方式。”

    顾棠没有回答,她的情绪全都被陆宸清眸中的爱意给扰乱了......

    他喜欢她,他居然喜欢她!

    可是她有什么好喜欢的......

    她坐在轮椅上,而且喜怒无常......

    就在心思敏感的人迷惘的时候,男人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抚上了她的脸颊。

    他的眸中是近乎虔诚的爱意,纯澈到让人不敢直视--

    温热的唇落在了他抚着她脸颊的,手背上。

    他并未亲吻她,可是顾棠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他这个举动给烫了一下,脸颊开始发热。

    他并没有冒犯她.....可是,可是......

    男人微微低眸,然后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微哑的嗓音缓缓流淌:

    “至少,在我眼里,您已经战胜了一切。”

    猛然地怔住之后,顾棠就陷入了热潮之中,浑身都好像要被烧着了。

    她有些恼怒。

    他怎么能这样......

    怎么能这样......把她当成神灵一样顶礼膜拜,可是她不是神灵......她只是一个连腿疾都克服不了的废人......不........

    他明明是科学院派来照顾她的......他不该是这样照顾她的........

    顾棠恍然了。

    直到眼眸半阖的男人徐徐起身,推着她进了卧室,关上了门,顾棠才反应过来。

    脸颊滚烫,忍不住懊恼地咬唇。

    他是故意的。

    男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第一次没有试图通过通讯知道她在做什么。

    他在浴室内,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中的自己。

    眸色晦暗,胸膛起伏。

    手心早就湿润了。

    他想亲吻她,可是在得不到她的允许之前,任何的触碰都属于冒犯。

    他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那么直白地袒露了自己的心思。

    虽然他一直对自己能否隐藏好持怀疑态度。

    可是他......太冲动了......

    明明他现在是最有可能长久地,陪伴在她身边的任务者,但是他却这么快,就暴露出了自己别的心思,科学院不可能留下他......

    脑海中闪现的,却是她握着笔,笔尖顿在最后一个字,最后一笔时,默然的样子。

    她大概是觉得自己很无力的。

    明明她什么都可以做到最好,可是在行走这件事上,旁人不必花费任何力气,就能远远地将她甩在后面。

    他没有别的任何目的。

    他只是想告诉她,就算不能治愈也没关系,就算她介意也没关系,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不介意她的任何事。

    他想让她像对待游戏一样,可以去战胜它,就算失败了也可以觉得,没有遗憾。

    可是仰视她的时候。

    他好像完全被蛊惑了。

    如果不是他克制了自己,恐怕他真的会直接冒犯她也不一定。

    ........他的确,考虑欠周。

    但是如果在她面前,在看到她难受,他还能冷静地分析利弊的话,恐怕他也并非真的在意她。

    镜子中的人垂眸。

    现在要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等科学院的通知?等她大发脾气?还是主动离开.....

    不,不能主动离开......

    陆宸清这人一向冷静严谨的头脑里,头一回开始打结,而且思绪纷乱,无从下手。

    他好像让自己陷入了死局。

    可是他却并不后悔。

    至少,如果她能够克服一切,他不后悔......

    男人闭了闭眼,手指缓缓收紧。

    回到房间里的人收到记忆的时候,压着脾气问:

    “你为什么不早说?”

    世界意识:“........”

    世界意识结结巴巴:“是,是他要求的......”

    他们上一世相遇得太晚,零一号的精神问题并未完全消除,饱受精神衰弱的折磨,所以男人才想回到这个时候,陪伴她,至少要度过这段,对她来说,孤立无援的时光。

    顾棠揉了揉眉心:

    “那他现在......”

    世界意识察觉到她情绪缓和了,倒是很快就抢答道:

    “他现在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棠含糊地“唔”了一声,随意地摆摆手。

    世界意识立刻像得了赦令一样,秒遁了。

    顾棠缓缓地摩挲着轮椅的扶手。

    她没记错的话,治疗方案是有用的,但是因为她没能克服心理压力,最后自己还是没能站起来。

    主神居然连这些都一并删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