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20
    不过也能理解。

    顾棠缓缓垂眸。

    她后来的记忆,大多和陆宸清相关,如果主神想让她忘记他,把后面的记忆清空,确实比较保险。

    好在她没有做什么让他伤心的事......

    想到这里,却是推着轮椅打开了门。

    那个笨蛋,连亲都不敢直接亲......

    说不定还在担心自己不喜欢他......

    顾棠在其他世界的腿是好的,所以不太熟悉轮椅的操作,缓慢地推着轮椅到了房门口的时候,男人已经经过了将近四十分钟的心理挣扎,最后还是没有得出能够继续留在她身边的方法。

    心脏一阵阵紧缩。

    最后只能用冷水清醒了一下,现在眉毛都沾着水。

    拿着毛巾准备擦干。

    为了方便任务对象,任务者的房门都是打开的。

    陆宸清走出浴室才发现这一点,下意识地就想去关门。

    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样......

    他宁愿自己在她心里,是一个合格的任务者,而不是一个下流卑鄙的小人。

    可是才迈了两步,就听到轮椅压过天鹅绒地毯的声音。

    很低沉,但是很难令人忽视。

    他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陆宸清僵在了原地。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门外响起的,是他开始不规律的心跳声。

    那么直接地暴露在了她面前。

    下一秒,顾棠就出现在他面前。

    陆宸清曾经拜读过某位先哲的作品。

    “在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他不曾读懂之前,总觉得,绝色实在太难想象。

    万人审美不同,只能说自由心证。

    至少他从未遇到过,能让他恍然以为是“绝色”的人,或景。

    可是现在。

    背景是华丽的,红木栏杆,雕龙画凤,眼前就是折射着五彩斑斓的光线的吊顶,钻石一般璀璨夺目,她脚下是华贵典雅的天鹅绒红地毯,铺陈着,宛若贵族们饮酒作乐的奢华宫殿......

    可是这一切,在他眼里,都抵不过她。

    眸光潋滟,容颜盛若桃李.......盈盈双眸里的闪烁光点,几乎要让人心甘情愿地沉醉进去......

    她.....

    陆宸清眼睫震颤起来,几乎要以为心脏跳出了胸膛,才反应过来。

    她怎么会来........

    他刚刚才,才.......

    顾棠也在看他。

    看了片刻,见他喉头滚动了一下,才笑盈盈地推着轮椅进了他的房间。

    全是些健身器械,生活用品很少。

    可是此刻,他的手里正拿着毛巾,在给自己擦水。

    顾棠上下打量着他。

    他应该是刚刚洗了脸,此刻发梢都沾着水,还有水滴,沿着他的眉梢,鼻梁,还有下巴,慢慢地淌下来,经过弧度性感的喉结,锁骨,没入衣领。

    顾棠手指微动。

    她仰头看他,对上他晦暗,情绪难辨的视线,理所当然道:

    “你蹲下来。”

    陆宸清心里不断地说服自己。

    他本来就是要离开的,就算她不想要他了也无可厚非......

    因为害怕即将到来的分离,所以连猛烈的欢喜也不敢预料,怕自己陷入泥沼,无可自拔......

    但是眼睫震颤着,还是顺从地蹲了下来。

    无论她想做什么,他想他都会心甘情愿地给予。

    明明只是心动不久......却好像灵魂都献给了她......

    陆宸清想着这些,看着她,喉咙发紧。

    他们的距离更近了,那些细小的水珠有的还停留在男人的脸上。

    衬得男人性感至极。

    顾棠没有停顿,直接就揪着他的衣服,然后微微低头,下巴磕着他的下巴,亲了他一下。

    一触即分。

    男人僵硬了,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抬眸看她。

    胸腔里的鲜红器官突然剧烈地加速。

    震得他整个人都失去了分寸......

    他迫切地想要从她的神情中知道,刚刚那一吻,不是他的幻觉,或者,不是惩罚.....

    可是女人只是懒懒地扬眉,精致的瞳眸泛着波光,眼尾带着上挑的弧度。

    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皇,在给予自己的臣民恩赐。

    陆宸清心脏颤抖了一瞬,最后伸出手,维持着比她低的姿态,慢慢地握着她的手,然后靠近她。

    顾棠没有任何拒绝的指令或者是动作。

    最后男人得偿所愿地亲吻了她。

    陆宸清恍然。

    他大概是在做梦......

    或许,之前的袒露心意也只是荒诞的梦境......

    他怎么可能,片刻之间,就受到了她的青睐......

    她对他并没有男女之情,他知道......

    怔然间竟然忘记了放开她.....

    顾棠咬了他一下。

    陆宸清才眼睫震颤着,松开了她。

    顾棠微恼:“你......”

    她的手还握在他手里,现在是被迫和他交叉相握的姿态,整个人都明明被他控制着,但是眉眼却骄傲鲜活得好像她才是主宰的人:

    “你走开!”

    神色带了丝羞恼。

    属狗的吗!亲了那么久还不放!

    陆宸清缓缓低眸,好像在想为什么这个梦会这么真实......

    顾棠推了几下没推开,然后就被他抱进了怀里。

    男人似乎是手指缓缓地摩挲着确认她的身份,下巴蹭着她的脸颊,嗓音低哑,缓慢:

    “......教授?”

    顾棠:“........”

    她伸手掐他。

    还喊她教授?

    男人的腰间猝不及防被温热的温度烫了一下,连微不可感的痛感都被忽略了,他用低沉的嗓音,一遍遍地喊她:

    “教授.......”

    教授。

    是她。

    他没有在做梦,对么?

    顾棠放弃挣扎,干脆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懒洋洋地听他喊。

    不知道喊了多少声,他才呼吸一窒,侧头亲吻她的侧颈。

    顾棠有些痒,推了他一下。

    陆宸清扣着她的腰,低眸看她。

    发丝散落的人神情带着散漫和矜持,斜睨了他一眼。

    骄纵又可爱。

    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可是在他眼里,是一样的迷人。

    顾棠见他又开始发呆,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脸:

    “陆宸清?”

    陆宸清心口一窒。

    这是她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抱着她的手臂下意识地收紧,嗓音微低:“嗯。”

    顾棠有些想嘲笑他的僵硬,说出的话却温柔可爱得要命:

    “你怎么不看我呀。”

    微微低眸的人抬眸看她,嗓音嘶哑:“在看。”

    他顿了一下:“很好看。”

    直白得让人脸红。

    顾棠已经习惯了直男撩人的方式,嘴角勾起笑意,白嫩的手指随意地找地方掐他,力道很轻,像是小猫在假装咬人一样,尖利的牙齿磨着肌肤,只是有些痒意,代表着无限的亲密。

    陆宸清觉得自己大约还是在梦境中。

    顾棠又说:

    “你怎么不说话呀?”

    陆宸清老老实实地回答:“说什么?”

    他注视着她:“我不知道。”

    顾棠轻笑一声,看到他还蹲着,又问:“你腿麻不麻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