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21
    陆宸清想说不麻,就听到她又轻又软的嗓音在房间内响起来:“你抱我去床上吧。”

    陆宸清整个人僵硬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

    她可能是想坐在床上。

    手指蜷缩又松紧,心脏都被拿捏得每一寸都被酥麻的触感扫过,让人煎熬又沉醉在其中。

    顾棠就是故意的:

    “你怎么不抱我呀?”

    她微微低了头,和他距离得很近。

    几乎与他鼻尖相抵。

    中间留有一丝缝隙。

    可是陆宸清仍旧感觉到所有氧气都被眼前的人掠夺走了,完全喘不过气来,只能被动跟着她的步调走:“我......”

    话出口才知道自己的嗓音有多嘶哑。

    男人深墨般的暗色瞳孔中划过一丝懊恼。

    顾棠弯了弯眸,伸出双手。

    这是要抱的姿势。

    对于双腿不能行走来说,伸出双手,几乎代表了全然的信任与依赖。

    更何况是教授这么敏感的人......

    他怎么可能不爱她。

    他爱她。

    陆宸清顿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将她整个人揽在了怀里,手掌覆在她的腰间,温度灼人,另一只手,很熟练地,将坐在轮椅上的人打横抱起。

    顾棠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刚好可以看到他浓密又根根分明的睫毛。

    也许是察觉到她的注视,缓缓地颤了一下。

    顾棠弯唇。

    陆宸清抱着她走向床。

    动作轻缓地把她放下来的时候,顾棠甜甜地开口:

    “我不重的吧?”

    她捏捏他的手臂:“我应该不重。”

    陆宸清觉得她是在和自己撒娇,声音就像是云朵形状的,软软的,泛着丝丝甜意。

    他调整着呼吸,慢慢地让她能够好好地躺下来:

    “嗯。”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大概都在被点燃的火花包围着,不过这样的感觉并不坏:

    “不重。”

    怀里的人轻飘飘的,好像是絮状的云,只有温柔的重量。

    但是在他心里,是沉甸甸的,一整个世界。

    顾棠没说话了,看着他。

    她有多久没见过他了?

    ......好多好多年了。

    陆宸清被她看得眼眸低垂,避开了她的视线,但是每过片刻,又会把视线挪回来,好像在确认她还在。

    手指也慢慢地,覆上了她的手,然后和她十指紧握。

    一瞬间,心里就像被填满了一样。

    陆宸清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可是不想脱离这样的氛围,所以只是坐在床边,低眸看着她。

    无声的静谧在两人之间缓缓流淌。

    直到科学院的通讯打破了这份静谧。

    陆宸清微顿。

    对上她清澈如昔的视线,眼神颤动一瞬,最后还是接通了通讯。

    褚文旭缓和的嗓音从那边传过来:

    “三号,你好。”

    男人的左手还被她握在手里,右手戴上了微型耳机。

    陆宸清知道她在看着自己,所以喉咙发紧:

    “你好。”

    褚文旭没有察觉到其中的异样:

    “请你汇报一下,教授今天的情况。”

    中午他已经汇报过一次了,现在需要汇报的,是下午至晚上这段时间,顾棠的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

    男人的声音似乎比以往要沙哑一些:

    “教授.......提出了治疗。”

    褚文旭记录下来:“还有吗?”

    陆宸清手指微顿。

    还有.......

    他下意识地看向躺在自己床上,肤色温润瓷白得好像上等玉器的人。

    顾棠缓缓地摇了摇头。

    男人喉头滚动一下,语气还算平稳:“没有。”

    “好的。”

    那边简略地交代了几句,就挂断了通话。

    顾棠撑着手,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抱住了男人。

    手臂交叉着,抱着他的腰。

    声音柔软:

    “我们的关系,可以等我的情况再稳定了一些之后,再报告给科学院。”

    女生的语调轻扬,像是挂了果糖一样,小勾子晃啊晃啊,在等着他上钩:

    “到时候,他们就都知道,我们是男女朋友啦。”

    上辈子他们的关系未能公开,一直是顾棠觉得她对他有所亏欠的事。

    陆宸清已经分不清震动他的,是她的话,还是她的举动,他只是近乎无意识,遵循本能地搂住了她,嗓音低缓而沙哑地应了一声:“好。”

    他从来都没有什么可拒绝的。

    因为他才是,追逐的人啊。

    她愿意为他停留,是他的荣幸。

    “那,”顾棠松开他,“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啊?”

    陆宸清下意识地拒绝,就听到她语气挺温和地开口:

    “我现在情绪不太稳定,你守着我,我感觉会舒服一点。”

    听到她这么坦然地说自己情绪不稳定,陆宸清的心脏微紧:“好。”

    他知道自己不会逾矩。

    .......最多也只是忍耐而已。

    没有什么会比她更重要。

    本来也快到了睡眠时间,顾棠干脆连游戏都没玩,就这样搂着躺下的男人的脖子,放轻了呼吸:“陆宸清。”

    被人直接喊名字的经历有些新奇,尤其是经过她的唇齿辗转,陆宸清突然有些不确定她喊的是不是他,确定了之后,又免不了心绪起伏。

    他的名字都好像被她赋予了温柔的含义。

    “嗯。”

    “陆宸清,”她掐他的脸,“你不许喊我教授了!”

    她不满,眼睛都瞪圆了一些,更像是小猫咪了:

    “都把我喊老了!”

    陆宸清整个人的意识都被她牵动着:

    “那我喊什么?”

    “顾棠呀。”

    她的回答带着理所当然。

    陆宸清失笑,正准备开口。

    “棠棠也行。”

    女生似乎有些害羞:“这是我的小名。”

    男人灼热的呼吸好像突然加重了些,但是很快,又恢复和缓。

    左胸器官不停加速震动的男人低眸,语气不知道有多温柔:“棠棠。”

    不管称呼她什么,他好像都会上瘾:

    “棠棠。”

    语气更沙哑了,还是克制之后的结果。

    男人喉结耸动,眼睫垂下,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

    很亲密的姿势。

    顾棠满意地弯眸,最后抱着他的腰,呼吸很快变得均匀绵长。

    生物钟很准时。

    她睡得格外恬静安稳。

    陆宸清却几乎一夜无眠,只是纯然地注视着她。

    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温柔柔软,可爱漂亮?

    她好像已经把他整个心房都占满了,每个地方,都是又酸又胀的疼。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疼什么。

    或许是他们相遇得太晚了。

    或许是她的懂事乖巧,让他心疼。

    或许是别的,他不知道的一切。

    可是爱她,是他意志最坚定,也是最不可能放弃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