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22
    晨光熹微的时候,身边的人翻了个身。

    一整晚心绪都在起伏波动的人眼睫微颤着睁开眼。

    深邃如浓墨般的瞳眸注视着身边的人。

    肤若凝脂,眼睫如羽扇般的女生哼唧着扯他的手臂。

    陆宸清心脏一停,已经下意识地靠过去,将她抱进了怀里。

    下巴蹭到了她的脸颊。

    顾棠消停了,满足地调整了姿势,最后安然地再度进入睡眠。

    陆宸清连呼吸都不敢太重。

    心里却涌动着,越来越汹涌的,不知道如何,也无法分辨的情绪,几乎要将男人深邃的眼眸中,掩藏起来的心绪,搅乱个彻彻底底。

    他到现在也不敢相信昨天到现在,发生的一切。

    他肆意妄为,冒犯了她,可是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厌恶,反而......

    顾棠在男人怀里蹭了蹭,瞬间打断了他心中所有的思量。

    男人身上,后知后觉地,翻起滚烫的热浪。

    陆宸清手指微颤,只能维持着姿势,缓缓阖眸。

    心绪慢慢平稳下来。

    不管是梦境也好,试探也罢,真实也好.......

    他不想失去。

    哪怕是一分一秒。

    男人的起床时间要比她早,因为要给她准备早餐。

    所以顾棠醒来的时候,只见到黑白两色简单装饰的卧室里,飞起的,暗金纹路的黑色窗帘。

    飘扬着,好像是一面柔和的,边角却锋利得足以刮破敌人喉咙的旗帜。

    顾棠懒懒地去摸身边的床铺,感觉了一下,判断陆宸清应该也起来没多久,所以打了个哈欠,掀开了被子。

    男人刚刚按下按键,就感觉到通讯那边的人醒了。

    他顿了一下,上了楼。

    顾棠抱着被子坐了起来。

    陆宸清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幅场景:

    眼尾绽着灼灼桃花,绯唇蘸着粼粼三江春水,撩人而不自知的人,抱着洁白的蚕丝被,整个人都好像被温和的光线镀上了温暖的光辉,此刻正娇俏地皱着鼻子,眼里漾着微光,看着他。

    顾棠哼唧几声。

    “过来。”

    陆宸清下意识地迈步进去,到了她近前,才脚步一顿。

    顾棠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张开手。

    陆宸清这才想起来,他的床是没有改造过的,没有办法让顾棠在没有其他人辅助的情况下,单独坐到轮椅上。

    心里刺了一下,嘴角微微抿着的人弯腰,小心至极地将她抱起。

    轮椅却没有打开。

    顾棠眼角微扬,带着骄矜:

    “抱我下楼。”

    陆宸清眼眸微暗。

    手臂收紧了些:“教授.......”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她。

    顾棠佯怒:“不许叫我教授!”

    陆宸清停顿片刻,没有开口喊她的小名,而是微微低了头,与她额头相抵,眼睫震颤片刻,才分开,眼眸低垂地,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然后下了楼。

    顾棠坐在了饭桌的座椅前。

    智能化的轮椅自动坐电梯下来了,但是很乖地仍然没有打开,还是处于折叠的,未使用的状态。

    今天做的是灌汤包。

    男人在她打游戏的时候做的,汤料和馅料,都是他按照她的喜好,试了很多遍,才做好的。

    褶皱完美的灌汤包,摆在蒸屉里,宛若晶莹剔透的艺术品,浓香飘散开来,裹挟着热意,袭人勾人。

    顾棠舔嘴唇,握着筷子扎破了一个,皮薄的灌汤包立刻流出了酱香浓郁的,裹着肉末的汤汁,无比诱人。

    男人拿着小碗,帮她盛起来,然后看着她低头吃。

    三两口下肚。

    顾棠夹了一个,拿手托着,递到男人唇边。

    陆宸清微顿,低头张口,带着热意的灌汤包就进了嘴。

    很好吃。

    陆宸清手指微微蜷缩起来,下一秒,顾棠放在桌上的左手,就很自然地,握起了他的手,然后右手继续吃灌汤包。

    她还要给他喂,男人制止了,缓声:

    “给你做的。”

    再吃她就没有了。

    顾棠嘟囔:

    “那你下次做两人份嘛。”

    她倾身亲了他一下,在男人浑身僵硬中,甜甜地撒娇:

    “宸清最好了。”

    陆宸清喉头滚动一下,侧开视线。

    顾棠最后还是给他多喂了两个,本来也给她多做了一点的人收碗的时候,语气纵容:

    “冰箱里还有些材料,等会再给你做。”

    顾棠:“我要学!”

    陆宸清失笑:“嗯。”

    因为提起了治疗方案的事,所以慕容医生和郭教授来了一趟。

    问了些教授腿部恢复的情况之后,慕容白就很委婉地开口:

    “教授,治疗方案可能还需要再完善完善,您不如......再等待一下?”

    郭教授也叹气,摸着老花镜的镜框,语气担忧:

    “欲速则不达,教授,请您好好考虑考虑.......”

    上次的事,实在令他们心有余悸,现在教授的精神状态只是略有好转,如果再出现上次一样的情况,还不知道会如何。

    顾棠伸出手写板:

    没事。

    两人还想说什么,就见手写板上又出现了第二行字:

    麻烦你们准备一下。

    郭教授还算了解顾棠,她性子就是这样,一出口,就没人能改变,最后还是转头,对还想劝说的学生摇了摇头。

    又转向顾棠。

    语气含着微微的叹息:“教授,我们希望您能明白.......”

    老教授的眼中是全然的关怀:

    “即使方案不成功,我们还有成功的机会,就算我们一直不能成功......”

    “您也一样可以借助自己的学识,来克服诸多的困难。”

    他知道,教授绝对不会是那么脆弱,轻易就绝望的人,但是也深知教授精神方面的问题已经是迫在眉睫,算的上是沉疴痼疾,可能穷尽一生,都无法痊愈......

    他只希望,教授能够考虑清楚,不要轻易地就陷入绝望的泥沼。

    顾棠顿了一下,手写板上写出两个字:

    知道。

    陆宸清送了慕容白和郭教授出去。

    那位德高望重,本身也是最高医院最权威专家的郭教授语气诚恳地,对陆宸清道:

    “三号任务者,我希望你能够好好注意教授的精神状况。”

    “不管教授出现了哪一种极端情绪,”他似乎很谨慎,也很担忧,“沉默,还是暴躁,或者是极端喜悦,都是危险的信号。”

    “希望你能及时汇报。”

    “还有教授出现的,毫无征兆的,反常举动,也请你特别注意......”

    ......

    陆宸清缓缓颔首。

    这些他在成为任务者之前,就已经熟记于心,可是他仍然将老教授的话,再度刻进了心里。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是再无忧无虑不过的那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