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25
    很快有人出去,向外面的人解释了一下。

    大概意思就是这次的治疗还没结束,但是大概率会失败,请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楚钰手指蓦地收紧,泛着青白。

    褚文旭顿了一下,虽然心底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但是他们本来预设的情景当中,就是应该对最坏的情况有所准备,所以还是很快就调整了情绪,缓声问:“不知道教授情况如何?”

    “教授看上去还好,在和三号任务者说话。”

    褚文旭点头。

    无论教授最后是不是会受到刺激,三号能够陪在教授身边,也应该能给予教授安慰才对。

    走廊上的人的心情却还是有些沉重。

    失败,意味着,他们要对治疗方案进行调整,这意味着他们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要白费.....

    一时间,沉默的气氛蔓延开来。

    病房内。

    顾棠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被陆宸清握着,覆在他的脸上。

    她鸦羽般的眼睫在白雾中有些模糊,像是月牙,低垂着,温柔又美丽。

    带着点紫色的清明双眸,注视着他。

    她在担心他难受。

    可是最难受的,明明应该是她自己。

    陆宸清喉头艰涩,最后缓缓低头,亲吻她的掌心,男人的气息喷洒在白玉一般的手掌心,带着滚烫的温度。

    最后陆宸清紧紧地抱着她,闭上眼。

    没关系......

    没关系.......

    还有机会,她一定能好。

    顾棠的情绪倒是还算平和,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次为什么毫无感觉,有可能是改进的治疗方案还不够完善,也有可能,是要等到上辈子那个时间节点,还有可能,是因为她根本没克服自己的心理问题......

    站不起来就站不起来吧。

    这辈子能提早遇到他,已经是幸运了。

    她知道什么叫做知足。

    治疗时间快到了,顾棠正准备让陆宸清出去,就感觉到腿部,小腿一阵钻心的疼。

    她怔了一下,微微低了头。

    陆宸清哑声:“怎么了?”

    顾棠还算冷静,对上他隐隐难过的视线,想了想,还是道:

    “好像有感觉了。”

    听到这话的医务人员纷纷惊得聚拢过来,最后激动地延长了治疗时间。

    顾棠扯着他的袖子,让他起来,不要继续蹲着了,就感觉到两只腿都像是被火焰炙烤了一般,地疼。

    陆宸清从病房里出来了。

    本来预估的治疗时间都快过去了,没想到教授一直毫无知觉的腿,竟然有了反应......

    这说明这次诊疗还有希望!

    陆宸清缓缓低眸,看自己刚刚握着她手的手指,然后缓缓收紧,闭了闭眼。

    又过了三个小时,慕容白从里面出来,神情是肉眼可见的激动:

    “教授的腿部知觉恢复了!”

    他们的治疗成功了!

    在场的人心中大石纷纷落地,松了一口气,也忍不住跟着激动起来。

    治疗成功了,那教授只要再复健,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了!就能回到科学院,说不定还能重新组建出自己的实验团队了!

    陆宸清低头看自己的手指,才发现它还在轻轻颤抖。

    但是心里已经毫无沉重和惊慌的情绪了。

    成功就好。

    治疗结束后没多久,顾棠就推着轮椅出来了。

    她的青丝还沾着水汽,眉眼也氤氲着朦胧的气息,但是眼神很柔和,对陆宸清笑了一下。

    陆宸清没有避讳任何人,直接倾身握住了她的手。

    嗓音嘶哑而低沉:

    “教授。”

    顾棠弯了弯眸。

    楚钰看着眼前无比般配的男女,喉咙发紧,最后移开了视线,眼神暗沉。

    褚文旭顿了一下,倒没想到他们这么光明正大,咳了一声,缓声:

    “教授,恭喜您。”

    顾棠颔首。

    他也知道人多不好,况且这边一切有专家,还有三号,所以看到想要的结果,就平静地告辞。

    科学院的人都走了。

    顾棠换到了另一间,湿度没有那么高的单人加护病房内。

    楚钰站在门口,看着陆宸清把她抱到病床上,动作轻柔至极地,给她按腿。

    手法很娴熟,眉眼都是温柔:

    “感觉怎么样?”

    嗓音也很低:

    “还疼吗?”

    顾棠摇了摇头,眸子清亮,宛若月牙:

    “不疼。”

    陆宸清低眸弯唇,专注地给她捏腿。

    其他医务人员在给教授的病房调节湿度温度的条件,确保病房的环境有利于后续教授的复健休养。

    陆宸清给她捏完腿之后,顾棠就抬眸,看到立在病房门口的人,顿了一下。

    陆宸清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又看了她一眼,缓声:

    “进来吧。”

    教授现在还处于不愿意和其他人说话的状态,所以医务人员都习惯了,由三号任务者转达的教授的意思。

    楚钰却觉得心里酸涩嫉妒难言。

    他知道老师只把自己当学生,可是老师出事了,居然还有人趁虚而入,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卑鄙,无耻......

    他暗暗攥紧了拳,面上沉冷,却还是迈步进了病房,对顾棠颔首。

    顾棠看了陆宸清一眼,想了想,还是伸出了手。

    手写板很快就出现在她手中。

    楚钰看到她写:

    “有事?”

    楚钰喉咙一阵阵发紧:

    “老师,对不起。”

    顾棠笔尖微顿,字写得很简略:

    “都不是你的错,不必自责。”

    她写的是都。

    说明,研讨会议的“待考察”和实验团队的解散,她全都知道。

    楚钰手指微颤,就见手写板上又多出一行字来:

    我会回去,放心,你好好休息,继续你的学习。

    好像还是之前那个个性清冷,但是实际无比温和的老师。

    楚钰眼眶微酸,别过了头。

    顾棠顿了顿,放下手写板,就见按捺着心底酸涩的人,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深邃复杂,带着难言的情绪。

    最后还是知道老师的性子,没有再多说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老师的学生做出真正有用的课题,才不会使老师蒙羞。

    对她颔首,转身离开。

    陆宸清在顾棠身边坐下来,接过手写板,然后缓缓地抱住了她。

    上天眷顾。

    顾棠的复健过程也很辛苦,但因为没什么人打扰,所以进行得还算顺利。

    慕容医生和郭教授每个环节都很仔细,负责照看教授的三号也很得教授的信任,原本要很长时间的复健过程,硬是在这种配合下,缩短到了三个月。

    教授的腿从能够伸直,能够站立到能走能跑的过程,都进行得很快。

    最高医院和科学院的人都无比欢欣鼓舞。

    教授的腿好了,意味着,他们很快就能接回教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