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26
    科学院的人来的时候,顾棠和陆宸清正在复健室继续复健。

    顾棠能走路了,不过还需要锻炼维持,所以每天都要在复健室,继续锻炼。

    褚文旭到了门口,就见陆宸清正扶着身材窈窕,发丝散落的人,教授低着头,看着脚下的障碍,慢慢地迈开腿走路。

    顾棠的速度有些慢,而且走多了容易疲劳。

    所以大部分时候还是坐着轮椅,现在还是有些累。

    陆宸清微微侧头,声音柔和:

    “感觉怎么样?”

    顾棠伸手捏了捏大腿:“还好。”

    她眸子里是漫天繁星,皎洁的星光胜过这世上所有的美景,对他甜甜地笑了一下,语气雀跃:“脚底好像在发热。”

    陆宸清知道这是正常现象,稳稳地扶着她的手臂,声音和缓:

    “再走几步,就休息一下吧。”

    走多了,腿容易酸。

    顾棠应了一声,继续向前走。

    脚步很缓,但是每一步都踩得很实,不至于摔跤。

    说明她的腿真的恢复得很好。

    褚文旭顿了一下。

    在他们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侧面,教授的手,正被三号紧紧握着,是十指交握的状态,这完全不是一个任务者,对任务对象该有的态度,再联系到之前陆宸清毫不避讳地,牵起教授的手,压抑着感情的“教授”.......

    温文尔雅的研究员顿了顿,最后还是等两人脚步停下的时候,伸出手,轻轻地叩了叩房门。

    顾棠已经在轮椅上坐下来了,闻声看过去。

    陆宸清蹲下来,给坐在轮椅上的人调节装置,然后才起身,看向门口。

    褚文旭颔首,语气尊敬:

    “教授。”

    语气温和些:

    “三号。”

    陆宸清淡淡颔首。

    越老正在赶来的路上,科学院的信函,也先他们一步,发到了教授的邮箱之中,所以褚文旭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道:

    “教授,我是代表科学院,来找您商谈后续回去的事宜的。”

    顾棠摩挲着轮椅侧边,顿了顿,点头。

    褚文旭和顾棠在专门的会议室里单独商谈。

    陆宸清等在门外。

    会议室内。

    褚文旭语气平缓:

    “教授,我们从最高医院那里得知,您的身体状况已经大有好转,再休养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回到科学院,继续您和您的团队的研究?”

    顾棠表情淡淡的:

    “我的团队不是被取缔了吗?”

    褚文旭顿了一下:“如果您愿意,我们随时可以为您重新组建团队。”

    似乎见对面的人没什么波动,褚文旭补充道:“全部由之前的成员,也就是您的学生组成。”

    那相当于恢复被取缔的团队了。

    容颜极盛,看上去精致又纤弱的人却是手指微顿,声音清雅:

    “不用了。”

    她的眸子里的情绪也很浅,似乎对他们在交谈的内容,不怎么感兴趣:

    “其余研究进展如何?”

    “所有项目的进度,”褚文旭来之前就收集了全部研究项目的进度,闻言立刻打开了电脑,推到了她面前,“全都记录在了这里,供您查阅。”

    顾棠在看的同时,态度很温和的研究员继续道:

    “不论您选择从哪个项目开始,我们都无条件支持您。”

    顾棠看完之后,看向褚文旭,微微挑眉,口吻是模仿别人的:

    “如果我这个疯子又发疯了怎么办?”

    褚文旭微顿。

    说实话,他没想到教授会问这么尖锐的问题。

    这说明,科学院内部,少部分人对教授的不满和针对,教授一直都知道,甚至还有可能,比他们了解得还多。

    褚文旭顿觉棘手,沉默了片刻,玻璃门就响了起来,是沉稳有力的敲门声。

    褚文旭颔首,起身去开门,风尘仆仆的越老走了进来,摘了帽子,脱了大衣,握在手里的雨伞也靠墙放了下来。

    面容消瘦,看着却精神矍铄,双眼浑浊,看上去却特别睿智沉稳的老人声音微哑:

    “教授。”

    越老在科学院也算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了,一直被奉为是国内泰斗级别的人物。

    但是他对于比他小几十岁的,年轻教授,却特别推崇,所以也会尊敬地称她为教授。

    老人低眸,声音沧桑,饱含和蔼:

    “恭喜您。”

    顾棠颔首。

    越老在她对面坐下,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才笑道:

    “教授现在感觉应该不错?”

    顾棠声音温和些:“嗯。”

    她很感激这位老人,因为越老算是她的伯乐,是他引着她进了科学院,去进行自己的研究,也是他,在上辈子她死后,按照她的遗愿,将她和陆宸清葬在了一起,所以面对这位老人,态度总是不自觉放软。

    越老眼神叹息:“教授身体能够恢复,实在是太好了。”

    顾棠缓声:“多亏了您和最高医院的襄助。”

    越老顿了顿:“教授日后可有什么计划?”

    计划......

    顾棠现在只能联想到和陆宸清有关的画面和场景,闻言沉默一瞬。

    最后在前辈的注视下,缓缓开口:

    “不瞒您说,科学院,我一定会回去,只是.......”

    她对上两位的视线:

    “有仇不报,不是我的风格。”

    没有研究进展,实验团队当然可以取缔,她的研究项目当然也可以被列为“待考察”,但是利用她的家人,她的伤情,刺激她,让她陷入情绪低潮,从而取而代之,管盈的梦做得也太好了些。

    更遑论,她还趁自己不在的时候,仗着自己是研究所的副所长,肆意霸占她的实验团队的功劳。

    她其实只是想要科学院一个态度。

    如果他们不能容忍自己“寻隙滋事”,那她可能就要在解决了管盈之后,再重新考虑回到科学院的事了。

    越老沉吟片刻:“其实上面已经下了决定,会为您扫清一切障碍,只是.......”

    只是听教授的意思,是想自己动手解决?

    褚文旭也看了顾棠一眼。

    年轻教授眉眼间没有锋芒,反而平静温和得过分,但是却隐隐有锐光划过。

    顾棠倒是顿了一下,平静点头:

    “我自己解决,多谢。”

    她倒是没有想到,管盈费尽心思,让自己成为一个废人,上面还愿意花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来保留她,不过派过来任务者,单独照顾她起居,其实也算是有心了。

    或许科学院其实从来没有打算放弃过她。

    只是上辈子,无力支撑了而已。

    顾棠手指微顿。

    科学院的人和她约定好,回实验室的时间后,便没有继续叨扰,径直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