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36
    顾棠还揪着陆宸清的衣服,头埋在他怀里,似乎不想松开他。

    陆宸清心里窒涩又酸胀地疼,低头不知所措地想要道歉,但是被她抓着的手不敢动弹,只能用嘶哑低沉的嗓音一遍遍重复:

    “棠棠,我错了。”

    “我错了.......”

    .......

    不要生气......

    顾棠气得想哭。

    她不是在气他,她是在气自己,气自己上辈子,怎么就那么笨,进了圈套......

    手指紧紧地攥着他的上衣的人,眼眶酸得几乎要落泪,却还是哑着嗓子道:

    “不要道歉了。”

    是我该道歉,是我错了......

    是我错过了那么好的你.......

    可是你的愿望却还是提前遇见我,甚至为此不惜更改了自己的身份......

    顾棠眼缝潮湿,眼睫低垂地靠在他怀里,陆宸清任她抱着,心里泛着疼,最后还是顾棠直起身,看向他,哑声缓慢道:

    “我们回去吧。”

    陆宸清抚着她的脸:

    “棠棠.......”

    顾棠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着他修长的手指,慢慢地亲了他一下,眼睫低垂着,拉着他走出了茶餐厅。

    保护的人对视了一眼,又隐在了暗处。

    回到别墅的时候,顾棠明显是有话要和他说,牵着他径直上了楼,进了房间,然后锁上了门。

    伸手抱着他的腰,整个人无声地静默。

    陆宸清手指微颤,最后喉头滚动一下,喉头艰涩地,抱住了她,不敢开口。

    他怕他一说话,就会让她激动。

    他的棠棠本来就精神衰弱,可是他都做了些什么......

    陆宸清用力地闭了闭眼,懊悔和自责涌上心头,就听到她的声音很轻地响起来,像是平直的叙述,却带着那么深切的哑意:

    “陆宸清,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陆宸清的心脏突然僵住,接着就是席卷了全身的剧烈的疼,让他喉咙收紧刮擦般地痛。

    “不.......”

    顾棠看他的眼神很清澈,瞳孔里晃着细碎的水光,很令人心疼的,很浅的光:

    “我以为你不会想知道,所以才.......”

    “不是的........”

    他是想知道棠棠为什么会被刺激,不是想揭开她的伤疤......

    不.......

    顾棠潮湿的,沾着水雾的眼睫缓缓地颤了颤,最后她把头靠在了他肩上,声音很低哑地慢慢说道:

    “爸爸很喜欢我,就算我是私生女,也从来没有对我有任何亏待.......”

    陆宸清眼神震颤起来,手指攥紧。

    顾棠不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

    她是被一个女人带到顾家去的,当时顾棠的父亲和妻子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十几年,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膝下还有一儿一女,都乖巧聪慧,顾家也算的上是人人歆羡的,家底殷实的幸福家庭。

    可是她的出现把这一切都搅乱了。

    她比顾家的少爷小姐年龄都小,而且长相酷似顾父,亲子鉴定的结果也无可辩驳。

    她确实是顾父的女儿。

    尽管那个女人承认,是她有意下了药,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顾家散了。

    顾母无法接受丈夫出轨,坚持地离了婚,远走他乡,而顾父的两个孩子,也和他离了心,顾父肉眼可见地变得苍老沧桑,但是还是没有把顾棠赶出去。

    那个女人说,她得了绝症,所以才会想到把顾棠托付给顾父。

    只是她的方式太惨烈,几乎毁了一整个家庭。

    顾父坚信孩子是无辜的,所以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把顾棠认了回来,给她吃给她穿,但是很少和她在一起--他无法面对自己的错误,只能用别的方式弥补。

    顾棠十二岁那年,出了车祸,激烈地反对她继续留在顾家的人消停了,默许她留在顾家,对外就说,她是顾父前妻的女儿,前妻已经去世,所以顾父收养了她。

    顾父也因为癌症晚期,最后选择把一部分遗产留给她,然后与世长辞。

    他死前才知道,顾棠并非那个女人的女儿,而是他真正的,没有被掉包的女儿。

    可是来不及告诉任何人,只能把他准备给女儿的别墅,留给了她。

    顾棠最后只要了别墅,和顾家断了关系,开始独自生活。

    上辈子,她直到遇到了主神才知道,原来她并非私生女,那个顾家的女儿才是,他们被调换了,而顾棠因为先天性体弱,所以看上去年龄比较小一点,那女人伪造的身份也很成功,顾家的人一直没发现,顾父也只能在懊悔中去世。

    而她真正的母亲,也在顾父去世后不久,溘然长逝。

    而那个把她带到顾家的女人,确实身患绝症,但是她之所以会把顾棠带回去,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怕顾棠终有一日,会被认出来,所以才会铤而走险,把顾棠作为顾家的私生女,带到了顾家,让她的亲人恨了她十几年。

    陆宸清心脏都绞痛起来,漫上喉咙的窒涩让他的眼眶酸得几乎要落泪,只能紧紧抱住了她。

    顾棠上辈子不知道自己是真的顾家人,只是无法接受,自己和母亲毁了一个家庭的事实,可是她太小了,伤害已经造成,而结果无力逆转。

    她在顾家的每一天,都像是赎罪。

    她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她尽力沉默,可是第一天见到的,那个鲜活明亮的房子里的一家人,还是散了。

    顾棠最后因为这件事患上了很严重的精神病症。

    后来车祸,双腿残疾,有人说她这是报应,她居然恍惚地觉得,她的确是该被报复的。

    所以车上的人是谁,她只当做没看到。

    那天,她警告管盈,如果想继续做研究,手脚就放干净一点,可是管盈不知道从哪知道了这些事,嘲讽她私生女就是私生女,克死了亲生父母,还要克自己......

    顾棠受到了刺激,很快就发了病,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好好的家被她和她所谓的母亲给毁了,顾棠心里大抵也是从未原谅过自己的。

    可是她又有什么错,她也只不过是受害者罢了......

    世界意识心疼地叹息一声。

    陆宸清用力地闭眼。

    顾棠说得很累了,眼睫低垂着靠着他。

    陆宸清心脏收缩,绞痛得厉害,还是动作很轻地把她抱起来,放到了床上,握着她的手,守着她睡觉。

    她似乎是看了他一眼。

    陆宸清低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眼睫上好像也沾了潮湿的水汽,瞳眸也被雾气遮掩,语气却温柔得几乎要让人落泪:

    “棠棠,没事的.......”

    他似乎也想落泪,却还是安慰她:

    “没事的,有我在.......”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我用我的生命保证。

    他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顾棠亲吻了他,才缓缓放开她,看着她闭上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