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亿万分之一的你(完)
    顾铭转头看了眼简约大气的研究所,视线停留在那张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的招牌上。

    顾铭离开的同时,顾棠也回到了研究所。

    男人站在实验室门口,眼神落在她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的白色实验服上,侧颜挺拔深邃,看不清神情。

    顾棠脚步一顿,听到声响的男人转头看过来。

    一样的深邃平静的瞳眸,却泛着很浅的微光,像是寒夜中闪烁的星辰。

    整个夜空都被她照亮,扑簌落下的薄薄的雪,落在枝头,惊飞守夜的鹰,振翅起的一刹那,天光大亮,射出云层的光线洒满了整个雪原。

    是他,他回来了。

    顾棠站在原地不动,朦胧的雾气已经遮挡住了视线。

    不过片刻,男人就到了她身边,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手掌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掌心,嗓音含着轻柔的哑意:

    “棠棠。”

    恢复记忆的第一件事,是去完成她的遗憾。

    你的兄长并非真的不想见你,你也并非,孤身一人。

    男人的怀抱温暖得过分,但是现在还在研究所,顾棠只能克制地抱了一会儿,就松开,对上他深邃缱绻的视线,顿了一下。

    踮脚亲了他一下,微微低头的男人下巴在她脸颊上一蹭。

    知道她要忙,轻轻地松开了她。

    研究所的人只默默地移开视线,当做没看到。

    顾棠拿起实验服,进了实验室。

    但是神情明显轻快柔和许多,想也知道,是因为谁。

    男人站在实验室外,视线专注地落在她身上,眸中漾出一抹柔情。

    陆宸清为了能和她提前相遇,改变了身份,陆家现在与他毫不相关,他也相当于是一个人,孤身来到这个世界,除了任务者这个身份,没有别的任何经历可言。

    所以进实验室还花了一些功夫。

    实验室的负责人原本以为教授是想小小地走一下后门,后来才发现,这位是真的,深不可测,而且和教授心有灵犀,天赋异禀。

    陆宸清的身份很快由任务者,成为了研究所的成员。

    他对课题兴趣不高,但是和顾棠配合得特别默契,无论什么实验,都有自己的见解,很快就让研究所的其他人心服口服。

    研究员们都忍不住感叹,陆教授和顾教授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顾棠知道陆宸清学这些,都是为了她,某天忍不住低声问他,会不会后悔。

    现在他的整个世界,只有她了。

    男人却只是缓缓低眸:“这是我的荣幸。”

    他从来没有当过任务者,可是第一天上任的时候,见到窗边,缥缈恍惚的人,莹白如玉的侧脸,和清欠细碎的眼神,他永远不会忘记。

    他失去了记忆,但是仍旧爱上了她。

    他不知道如何去照顾一个人,但是他知道该怎么事无巨细地,去让他的棠棠觉得轻松踏实。

    她就是他的一切。

    顾棠在他怀里蹭了蹭:

    “我是不是挺坏的。”

    她没等他回答,抬眸看他。

    那双眼睛就好像被清水洗过一样,皎洁分明得过分:

    “我每次都让你难过。”

    上辈子的顾棠并没能在犯病的那几年恢复,她的病情不断反复,腿也没有好,最后是强撑着,走出了别墅,继续了实验。

    虽然实验成果仍然震动了世界,但是她的精神状况仍旧每况愈下。

    后来她偶然认识了陆宸清。

    他成了她生命里唯一的光,她的精神状况开始好转,但是仍旧反复。

    有时候她会无缘无故地对他大发脾气,有的时候,她会摔东西,会打他,有的时候,她会反反复复念叨着他说过的某句话,最后崩溃到自我厌弃和否定。

    她疯狂地把他推远,但是又舍不得他离开。

    就这样折磨了他好几年。

    最后在某天,崩溃地反锁了门窗,然后割腕自杀了。

    她真的很不好很不好,才会被主神带走。

    离开了原本的世界之后,她的精神状况稳定了下来,在各个世界穿梭,完成任务,可是始终忘不了,那个会在她发脾气的时候,端着面蹲下来,喂她吃的人。

    陆宸清从来都没有说过她一句不好。

    就算是她突然发病,在场所有人都避让不及的时候,也没有。

    他只会揉着她的头,任她打骂,哑声喊她:

    “棠棠。”

    陆宸清低头吻胡思乱想的人,制止她继续回忆上辈子的事。

    眼神温柔:

    “没有。”

    他低眸:

    “棠棠是我遇见过的,最让我开心的人。”

    可是她却遭遇了那么多不公。

    顾棠缓缓地伸手抱紧他。

    “你会娶我吗?”

    她突然发问。

    陆宸清缓声:

    “会。”

    他抚着她的长发,侧头,哑声:

    “我会娶我的宝贝。”

    顾棠在他怀里继续蹭。

    “那你不要你原来的世界了?”

    他不是任务者,他是陆家的长子,是盛远的总裁。

    陆宸清低眸:

    “不要了。”

    你就是我的世界。

    从今天开始,我的世界只有你。

    他遇见她的时候太晚了。

    她在烟雨蒙蒙的天气一个人推着轮椅,在树下,仰头看树叶上挂着的水滴,晶莹剔透,好像折射着整个世界的倒影。

    那双眼睛,那么漂亮清澈,柔软湛蓝,像是天空和海洋的礼物。

    但是很快又低下了头。

    没有转身看自己留在身后的,给小猫盖住的伞。

    而是径直推着轮椅,缓缓离开。

    那两行浅浅的车辙印,慢慢地延伸至世界的尽头,却又好像压在了他的心上。

    后来他们宿命般地相爱了。

    顾棠很安静,很乖,大部分时候,只会把头靠在他肩上,闭上眼睛听他说话。

    但是有的时候,却很让人心疼。

    她会竖起全身的刺,用尖锐和刻薄保护自己,最后却把自己扎得鲜血淋漓。

    他想安慰她,可却永远也没有办法,打开她心里那扇紧闭的门。

    最后发现满浴缸的鲜红的时候,他几乎要昏厥过去。

    他想尽了所有办法,也没能留住他的棠棠。

    在沉入海底之前,他听到一个悠长,饱含叹息的声音。

    它说。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病症,会让再美好单纯善良开朗的人,都变成怪物,浑身是刺,尖刻伤人,这种病症并非无法治愈,可是每一个患者,穷其一生,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遇到正确的人,并且被治愈。

    他就是顾棠那被治愈的亿万分之一的可能。

    顾棠并不是因为对生活绝望,才选择了割腕。

    她是因为,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自己,要拖累陆宸清一生。

    可是那个时候已经长眠的人大概不会想到,陆宸清是她的亿万分之一,顾棠,也是陆宸清的亿万分之一。

    她是他永恒追寻的光亮,是抛弃自己,也想要,再一次拥抱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