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3
    苏殊音眼睫轻颤,勉强原谅了他之前的举动。

    男人摩挲着她精致的,纤细的手腕,然后手指缓缓收紧。

    滚烫的气息靠近了她。

    世界意识面无表情地拉灯。

    圆月缓缓下沉,夜幕降临。

    华丽的卧室里,宽阔的大床上,两人亲密地絮语。

    男人的手臂垫在苏殊音的脑后,另一只手正缓缓摩挲着她的手腕,气息滚烫,嗓音低哑,含着撩人的暖意:

    “殿下。”

    其实他们在一起之后,男人就很少喊她殿下了,大部分时候,都是语带温柔地喊她,殊音。

    现在喊,却又带了不同的意味。

    苏殊音眼睫颤了一下,耳根微热,为了遮掩,又伸手去摸他的脸。

    男人余光注意到旁边的军装外套,怕上面锋利的边角划伤她,顺手将外套放远了一些,结果挂着勋章的外套,因为失衡,很快就慢慢地,从床沿滑落,最后落到了地上,发出低沉的一声闷响。

    苏殊音转头看了一会儿,又移开视线,看着他。

    秀眉微微挑着,语气轻扬: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军装的?”

    有点像是训话。

    男人顿了顿,撑着床起身,然后伸手,将外套整好,挂在了床边,才重新在她身边躺下。

    眼眸注视着她。

    像是在等她评判,好像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长官。

    苏殊音被他逗笑了,弯了弯眸。

    手就被男人握住。

    他们没开灯,所以视线所及,都是比较昏暗的陈设,罗列着珠宝的家具,散发着楠木的清香气息,丝绒绸缎装饰着整个房间,让这间宽敞的卧室显得无比华丽典雅。

    是她最喜欢的风格。

    似乎是注意到她的视线,男人嗓音喑哑地开口:

    “喜欢吗?”

    话中带了低哑的笑意:

    “为你准备的。”

    苏殊音也是现在才注意到,这间卧室里的摆设陈列,都和王宫中的,有些相像,而且风格也是她最喜欢的,典雅奢华,高贵大气,不由得看向男人。

    他握着她的手,缓声叙述:

    “很早就想让你住进来了。”

    他靠近了她些,两个人的距离在黑夜里变得很近,很近:

    “现在终于实现了。”

    苏殊音抵着他的额头:“嗯。”

    现在她不再是需要庇佑万千臣民的女王,只是他一个人的殊音,他一个人的殿下。

    男人的手臂揽住了她柔软的腰肢,下巴蹭到了她柔软的脸颊,声音里带了温柔:

    “我很想你。”

    她在边界的三个月,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想她。

    苏殊音:“我也是。”

    她缓缓阖眸,轻声道:

    “波斯坦镇的居民给我们准备午餐的时候,总是会加一种不能食用的鱼,用来摆盘。”

    男人蹭着她柔软的发丝,低声:

    “嗯。”

    轻柔地回应她的讲述。

    苏殊音声音柔和:

    “你猜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鱼摆盘?”

    男人沉吟片刻,轻笑开口:

    “大概是,装饰?或者是.....某种象征?”

    苏殊音浅笑,很满足地睁开眼,正好可以看到男人高挺的鼻梁,和深刻的下颌线,精致流畅,无比迷人。

    “唔........”

    她翻了个身,心思才回到这个问题上:

    “和你说的第二个用途差不多。”

    她柔声继续:

    “他们告诉我们,这种鱼的作用是祷告。”

    男人低笑:“祷告什么?”

    窗外洒着很浅很暗的光线,即使是在月光已经被云层掩去的天气,也显得足够柔和温润,落在门窗上,好像把这些建筑都照成了玉质的材料。

    苏殊音轻声笑起来,抱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祷告什么都可以呀。”

    “只要是你想祷告的.......”

    她的嗓音变得娇软,缠绵甜蜜得像是蜜糖,又像是绵软的云朵,总之清甜又柔软,丝丝缕缕的甜意缠绕在男人心头,缓缓收紧,避无可避:

    “祷告亲人平安,战争胜利,人民团结.......”

    她似乎是想和他咬耳朵,所以特地凑到他耳边,笑起来:

    “我就想给你祷告一个。”

    她看着他,双眸灿若繁星,漾着粼粼波光,柔美动人,嗓音轻缓:

    “让你平安凯旋。”

    男人心里微动,眼睫低垂着,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鱼.......”

    他喉头滚动一下:

    “我愿意每次用餐都为你祷告。”

    祈祷他的殿下,平安喜乐,万事无忧。

    苏殊音弯眸。

    两个人静静地靠在一起。

    夜还在慢慢地进入更深更暗的节日,光线也随着云层的移动,变得稀疏,黯淡,房间内的可视度一点点低起来。

    苏殊音还很有精神,男人看不出是否疲惫,但是弯着食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她挺翘粉嫩的鼻尖。

    苏殊音眼睫低垂,抱着他,低声问:

    “叶蔺沉,你困不困呀?”

    叶蔺沉低眸,见她眸子里满是灵动俏皮的光,无奈一瞬,又笑:

    “不困。”

    他好不容易把他的殿下带回了家,怎么会困?

    苏殊音想了想:

    “我是吸血鬼,晚上本来就不会困.......”

    纤白精致的手指轻轻地掐了掐他的脸:

    “你睡吧。”

    她认真地看着他:

    “我看着你睡。”

    叶蔺沉笑了笑:“好。”

    男人现在穿着白色的衬衫,扣子松开几颗,微微起了身,让她整理好睡裙,就躺了下来,在苏殊音的注视中,闭上了眼。

    夜色中,男人深刻立体的五官显得尤其深邃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在眸底投下很浅的阴影,带着柔和的弧度。

    苏殊音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看到他嘴角微微扬了扬,也跟着翘起了嘴角,然后任男人伸出手臂,把她搂得更紧。

    男人没睁眼,开口的嗓音带了沙哑:

    “抱紧一点。”

    苏殊音含糊地“唔”了一声,最后双手都锁着男人的腰。

    “够紧了嘛?”

    男人满意地扬唇。

    吸血鬼的活跃期在晚上,苏殊音刚刚失去神力,所有的属性会回归到她原本的种族,所以整个晚上都不困。

    干脆就掰着男人的手指玩。

    她的动作很轻,幅度也很小,但是按理说,叶蔺沉从军多年,警惕性应该很高,但是整个晚上,从夜幕降临,到旭日东升,男人都没有被吵醒,似乎睡得很沉。

    苏殊音顿了顿,微微低了头,亲吻了他一下。

    她知道,这是因为他太累了。

    她在东边征战的时候,他也在异国,守卫墨蓝的领土。

    一旦开战,可能就是几天几夜都不能合眼。

    就算是再强悍的体魄,也会吃不消,何况叶蔺沉只是人类,除了加训,体能素质无法得到任何提升,更不用说,要和其他先天就具有优势的种族作战了。

    他一定吃了很多很多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