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4
    苏殊音心脏酸涩了些,靠着他,注视着他的双眸温柔得不像话。

    手指和他交握着,也没有再动。

    日夜星辰缓缓推移,窗外红光乍泄,倾倒出满室的霞光。

    日出了。

    光线从一开始的黯淡,转为微亮,然后越来越耀眼,直到最后,直直地穿过红色的天鹅绒窗帘,落在了华丽的卧室内,将整个房间照得明亮宽敞无比。

    苏殊音有些困了,手搂着男人的脖子,整个人缩在他怀里,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

    男人缓缓睁眼,就看见巴掌大的小脸都埋进了他怀里的人有些不习惯地蹭了蹭脑袋。

    白色的尖牙在日光下折射出冰冷的光。

    苏殊音之前的种族特性都被神力压制了,所以没有表现出任何属于吸血鬼的特征。

    但是现在......

    男人看着怀里的人在阳光下,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和尖利的牙齿,微微垂眸。

    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地看了几眼。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

    尖尖的,很小的牙齿从樱唇两旁露出来,眼尾的颜色深了些,嘴唇也变得殷红,睫毛应该更长更卷了--

    比之前还要迷人。

    男人抱着她没动。

    想着,现在种族都进化出了能够适应现在环境的特性,例如美人鱼可以化出双腿上岸,吸血鬼也不再畏惧强烈的日光,但是如果她有些返祖的话,可能还是会排斥极其刺眼的光线。

    所以抬手,窗帘就又加厚了几分。

    苏殊音往他怀里钻。

    与此同时,训练室内。

    八位穿着军装的亲兵正等待着他们司令的召见。

    但是很遗憾,他们等来的是叶赫。

    穿着白色内衬,管家模样的副官,语气温和:

    “抱歉,司令有事处理,恐怕不能召见八位了。”

    八位亲兵面面相觑,其中一位,长相平平无奇,但是勋章是最满最多的亲兵出列:

    “司令有什么事,连我们都要回避?”

    叶赫沉默片刻,道:

    “司令直到现在,也没有离开卧室。”

    男人微顿:

    “所以,我也无从知晓。”

    这个答案虽然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是确实无可辩驳。

    他们不知道司令在卧室内处理什么文件,才会不需要他的亲兵在场,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没有理由,贸贸然地去打扰司令,强横地要求留在司令身边。

    先前出列的亲兵顿了顿,表示理解。

    很快,八位亲兵就离开了府邸。

    叶赫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眸光微闪。

    府邸中的老管家声音沧桑,又饱含担忧地开口:

    “叶赫,你知道司令忙什么去了吗?”

    叶赫低头,语气恭敬:

    “庄叔,我也不知道。”

    被称为庄叔的老人脸上沟壑纵横,一看就经历过很多风雨:

    “你要照顾好司令,不要让他过于操劳才是。”

    老人细细叮嘱着,叶赫耐心温和地应下来,老人满意地点头,咳嗽了几声,又拄着拐杖,转身,步履蹒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叶赫知道庄叔不服老,他不便上前扶着老人家进房间,所以只是站在原地,看着老人缓慢地,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才转身离开。

    消失在前厅的男人很快就出现在了卧室外。

    他保持着和卧室的距离,声音微低:

    “司令?”

    苏殊音耳朵很灵敏,听到这个响动,微微磨了磨牙,尖利的牙齿顺势就抵在了男人的脖颈上,似乎在一偏头,就要咬进他的大动脉,把他的血吸干净。

    男人无奈一瞬:

    “怎么了?”

    叶赫顿了顿,声音压得更低:

    “您的亲兵回去了。”

    男人低缓的应声从卧室里传来。

    叶赫继续:

    “您大概什么时候会出来?”

    说这话的人表情平稳:

    “我好让他们准备早餐。”

    男人略有些头疼地看着全身都缩在他怀里的人,嗓音微哑:

    “不用了,你去吧。”

    叶赫停顿了好一会儿。

    习惯让他没有再问第二遍,所谓的“不用”是什么意思。是不用准备早餐,还是不用准备午餐,还是今天一天的餐点都不用准备了......

    因为根据他对司令的了解,选项很可能是第三个。

    但是一整天都不出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叶赫表情微妙一瞬,还是缓声应是,然后离开了。

    而卧室里的人还在慢慢地穿插着爱人的长发,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暴躁地动来动去的人感觉到好受一点。

    但是男人轻柔地抚摸摩挲,并没有缓解苏殊音的烦躁。

    她睁开了眼。

    瞳孔泛着血红,也是血族,也就是吸血鬼的特征之一。

    对上她视线的男人眼睫低垂,还没反应过来,完全是依靠本能的女人,已经将他压在了身下,露出的锋利牙齿,对准了他的侧颈。

    被迫仰头的男人停顿一瞬,就感觉到颈间一阵尖锐的刺痛。

    尖利的牙齿嵌入他的皮肤,然后缓缓地吞噬着他的鲜血,与此同时,一种,带着酥麻感的,几乎让他恍惚的液体,慢慢地注射进了他的体内。

    男人的手指屈折一瞬,明明是力量充足的人,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缓缓阖眸,没有任何制止的举动,只是慢慢地,摊开了掌心。

    无比顺从和纵容的,让力量远小于他的人,就这样初拥了他。

    被初拥的感觉并不好受,被她咬着的伤口泛着细细密密的酸痛感,身体的其他部位,则是泛起了很沉重的麻木感,让他几乎要无法动弹。

    好在男人体质足够好,等苏殊音吸完了血,慢慢地抬起头的时候,男人的手指已经可以正常屈伸了。

    叶蔺沉微顿,很快就勉力,将她搂进了怀里,慢慢地忍受,毒素一点点蔓延至全身的疼痛感,感受着全身的变化。

    但是很快,尖利冰冷的牙齿再度抵上了他的脖颈。

    这次不是意外,是主动。

    她大概是喜欢上了他的血,所以想要再度进食。

    男人顿了顿,搂着她,然后微微抬起下巴,露出刚刚才留下咬痕的侧颈。

    血族毫不犹豫地咬了进去。

    就这样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苏殊音抱着他,饿了就咬住他的脖子,给他注射毒素,饱了就慢慢地闭上眼,陷入睡眠,饿了之后,又睁开眼,又继续咬。

    初拥会让人类缓慢地失去神智,但是男人清醒得很快,被松开之后,又会搂着她入眠。

    最后脖颈上,全是带着血的咬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