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5
    那些渗着血的细小的洞,有的慢慢愈合,最后连一丁点的痕迹都看不见了。

    苏殊音最开始咬的那两个洞,却留在了男人的侧颈上,渗着血丝,泛着丝丝香甜的味道,引诱着睡着了的血族无意识地,慢慢地靠近了食物。

    本来已经闭上了眼的叶蔺沉微顿,睁开眼睛,低头看了怀里的人一眼,苏殊音已经不自觉地将头埋在了他脖颈边。

    尖利的牙齿再度变长了。

    慢慢地蹭着那两个还在渗血的伤口。

    男人无奈地抚着她的脑袋,最后认命地偏了头,好让她一张嘴就可以咬到自己,然后缓缓地抱紧了她,阖眸陷入睡眠。

    失血和毒素的双重作用,让他有了些轻微的嗜睡症状。

    厚厚的天鹅绒窗帘遮住了射进来的光线。

    叶赫本来还想着,注意着卧室什么时候开门,到时候让厨房加快速度,准备餐食,没想到司令说了不用,就真的整整一天都没出来。

    叶赫顿了顿,让府邸里的下人都放轻脚步。

    免得打扰卧室里的人休息。

    直到夜幕夕沉,抱着叶蔺沉的人才眼睫轻颤地,睁开了眼。

    血族会在白天进食,然后陷入睡眠,但会在晚上,收起尖牙,变回人类,参与到人类的化装舞会里去,与人类携手进入舞池,然后勾引血液香甜的人类,进入他们的城堡,成为他们的食物。

    这是血族内部流传的,关于史前血族的习性。

    苏殊音有些昏沉地扶着脑袋,判断着,这些传言到底准不准确,就突然瞥见了,男人侧颈上,被吸食过血液的痕迹。

    她怔了一下。

    叶蔺沉已经缓缓睁开了眼,手指有些麻,四肢也有些僵硬,声音微低:

    “殊音?”

    苏殊音缓过神来,手指碰着他的伤口,嗅到了来自血液的芬芳甜美的人哑声:

    “我吸了你的血?”

    叶蔺沉慢慢地抬手抱住她,苏殊音更清楚地看到了他侧颈上的伤口,牙齿留下的痕迹之间的间距正好是她收回去的尖牙的间距,而且伤口已经有些暗红了。

    说明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

    血族一旦开始进食,就会停不下来。

    虽然人类现在的体质也进化了,不会被血族同化,也不会因为被血族咬了而死去,但是......但是昨天是初拥啊.......

    她一定咬了他很多次.......

    喝了他好多好多血.......

    苏殊音视线落在他有些泛白的薄唇上,眼尾泛着红,叶蔺沉已经抱着她,声音有些低地浅笑:

    “笨蛋。”

    苏殊音气得打他:

    “你才是笨蛋!你不知道反抗吗!”

    明明不吸血也不会怎么样......

    他为什么要纵容她啊!这样会很疼的!而且她会越来越迷恋他的血液的味道......

    这些叶蔺沉都知道,但是男人只是半真半假地轻笑一声,口吻亲昵:

    “我一看到你看我的眼神,就没有办法反抗。”

    --别说是给她咬,就算是把命给她,他估计也会毫不犹豫。

    苏殊音气得想打他。

    他的血液现在还泛着丝丝甜意,像是最诱人的糕点,蓬松的,甜香的,味道在空气中发散,只要你注意到了,就没有办法再忽视--

    现阶段,还处于回到种族本身的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按着他,将尖牙嵌入了他的肌肤,乃至血管,然后吸食起他的血液来。

    苏殊音的双眸慢慢地变红。

    理智促使她松开了被她压住的人,男人从恍然中回神,伤口泛起细微的刺痛。

    苏殊音伸出手,慢慢地抹去了嘴角的鲜血,然后又回到他身边,哑声:

    “叶蔺沉......”

    对鲜血的渴望让她无意识地吞咽起口水来。

    但是她清澈的瞳眸里,只有他。

    叶蔺沉无奈地笑了笑,没什么力气地闭上眼,慢慢地抱住了她。

    苏殊音想拒绝,她现在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渴望新鲜美味血液的浇灌,尖牙每时每刻都想扎入身边的人的血管,饱食一顿。

    可是男人只是顺从地仰头,露出脖颈,嗓音微哑:

    “殿下。”

    他修长的,血管很清晰的脖颈慢慢地靠近她,无声的撩人。

    “没事的......”

    男人的嗓音嘶哑一瞬,慢慢地就抚着她的脑袋,让她的尖牙毫无阻碍地,再度咬了下去。

    苏殊音失去了理智,近乎贪婪地吸食着他的血。

    男人的手指无法忍耐地蜷缩又舒展,最后成功在麻木的感觉席卷全身的时候,弯曲着,变得僵硬。

    男人意识昏沉起来。

    但是抱着她的手,却一直都没有松开。

    苏殊音最后是用力地咬了舌尖,才停止了疯狂掠夺他的行径。

    直起身的人,看着已然闭上眼,似乎是睡着了的人,气闷一瞬,小心地用指尖擦过他的伤口。

    最后忍着吸食的愿望,慢慢地低头,亲吻他的伤口。

    那两个咬痕,才复原了。

    吸血鬼留下的伤痕只有吸血鬼的吻才能消除。

    看来是真的。

    苏殊音自己也不太了解血族的习性,看到伤口复原了,慢慢地直起身,气鼓鼓地看着睡着了的人。

    好气好气好气!

    都说了让他反抗了!

    尖牙隐隐要露出来的人抱腿坐着,平复了胃部,那股几乎要让她痉挛的饥饿感,才情绪有些低落的地,头放在膝盖上,低眸看着他。

    她现在完全无法控制她自己。

    虽然吸血最多也只会造成片刻的麻醉感,但是将爱人当成食物,肆无忌惮地欺负,享用,比他轻描淡写的一句“没关系”要严重得多。

    她不想把他当成自己的食物。

    他是她的爱人。

    可是这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苏殊音心里又是酸涩又是气恼地想。

    每次无论是什么要求,多么荒唐无理,他都会无条件的满足。

    之前是隐瞒恋爱关系,不准随便去找她......

    现在,连被她咬脖子都可以接受了.......

    叶蔺沉,你是笨蛋吗!

    越想越气,气他也气自己,最后抱着腿,移开视线,磨有些痒,不断地想伸长,吸血的牙齿磨了一晚上。

    叶蔺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肤色清莹透亮,白得好像在发光的人牙齿已经伸长了,见他醒了,盯着他看。

    叶蔺沉下意识地扯下衣服的领口,把脖颈递过去,就被她一把推开。

    牙齿露出来的血族凶巴巴地警告他:

    “再引诱我喝你的血,我就不和你一起睡了!!!!”

    叶蔺沉无奈地开口:

    “你不饿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