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6
    男人穿着轻薄简约的白衬衫,浑身上下流淌着,滚烫的,甜美的鲜血,在熹微的晨光里,似乎散发致命的吸引力。

    苏殊音抓着他的肩膀,牙齿用力地咬了一下。

    没有吸他的血,像是气恼的警告,更像是饮鸩止渴:

    “我不喝!”

    就算是再饿她也不会喝他的血了!

    她气恼地站起来,莹白如玉的肌肤润泽无比,裙摆逶迤着,然后下了床,尖牙也收了回去,仍旧比平日要妖冶得多的五官泛着怒意和冷意。

    叶蔺沉看着她坐在了床边,似乎在生闷气,伸手从背后抱住了她。

    她真的很瘦,他随便一捞,她整个人就被他捞进了怀里,叶蔺沉缓缓地摩挲着她的腰间:

    “殿下。”

    苏殊音不理他。

    叶蔺沉低笑起来,声音微哑,带着轻松的笑意:

    “其实我很喜欢你吸我的血........”

    男人身上的热度隔着衣料传到了她身上,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也不断扩大,让苏殊音整个人都顿了一下:

    “殿下不会饿,我也不会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殿下为什么不愿意?”

    苏殊音气闷:

    “你要是血族,也不会把我当成食物的!”

    叶蔺沉想了一会儿,微顿,眉眼低垂着,眼梢无奈弯起,漾出一抹温柔的无奈来:

    “可是.......”

    “没有可是!反正,”苏殊音盯着他看,“我不会再喝你的血了!”

    叶蔺沉:“殿下要是饿了.......”

    苏殊音气急:“就饿几天饿不死!你给我起来!”

    不要离她那么近!她又想喝了!

    叶蔺沉见她真的生气了,停顿一瞬,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才抬眸看着她站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这里铺陈着极其名贵的地毯,毛茸茸的,赤脚踩着很舒服,窗棂装饰着五光十色的宝石,梳妆台,烛台......全部都有钻石镶嵌,简直是极尽奢侈。

    苏殊音更气了。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真的,去做昏君算了!!!

    对血液的渴望让她难耐地摩挲起手指来,尖牙也伸长又缩短,就连神情都变得焦躁起来。

    叶蔺沉还是走到了她身边,就对上她那双,血红的,泛着鲜红的颜色,眼尾也上挑的,血族特有的血眸,皎洁清澈,清晰地映照着他的身形。

    理智快要崩盘的人语气苦涩:

    “我会很难受。”

    她揪着他的衣服,很艰难地哑声道:

    “我不想喝。”

    她有些脱力地靠在了他身上,尖牙似乎是感觉到了鲜血的位置,不断地蹭着他的脖颈,像是在寻找合适的位置咬下去。

    叶蔺沉顿了一瞬,还是慢慢地放开了她,然后看着她自己往后退了几步,把尖牙逼了回去。

    “殿下.......”

    苏殊音没有理会叶蔺沉,而是注意到什么,快步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晨光大亮的一瞬间,她身上属于血族的特征,尽数褪去。

    苏殊音松了一口气。

    在阳光下,血族会回归本真。

    看来这个也是真的。

    逆光而立的人回身看叶蔺沉。

    判断自己已经没有嗜血的渴望了,才捏了捏有些麻的腿,看着男人走到自己面前。

    女人恶狠狠地警告:

    “不许再让我喝血了!”

    叶蔺沉无奈:

    “这是血族的本能,不是什么坏事。”

    苏殊音再次强调:

    “你是我的爱人,不是我的食物。”

    如果她把叶蔺沉当成可以予取予求的人看待,那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没有任何意义。

    她不愿意这么对待他。

    已经恢复正常的人伸手摸着他的脖颈,感觉到他的伤口都复原了,心中的大石才落地。

    叶蔺沉伸手抱了她一会儿,苏殊音又道:

    “我们过了几天?”

    她想起什么:

    “你一直没有进食吗?”

    叶蔺沉缓声:

    “军中的压缩食物都可以抵三天的食物的。”

    虽然他根本没吃。

    不然叶赫也不会在门外等着让人去做了。

    苏殊音不知道这个男人在骗自己,抬眸道:

    “那也还是该按正常作息来。”

    窗外已经被金色的线铺满,整个国度都沉浸在温暖明亮的早晨中,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

    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叶蔺沉低笑着应了一声,打开了门。

    叶赫在门口。

    无比严谨周全的副官,看到前女王和司令出来,眼皮就是一跳:

    “.......殊音殿下,司令。”

    虽然现在前女王陛下神力尽失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国,按照道理,没有神力的贵族会被贬为平民,但是,民众们都不愿意看到他们的殊音殿下被轻慢,所以不愿意改变称呼。

    现在大家都有不同的称呼.......

    有的人喊她前女王阁下,有的人喊她殊音殿下,有的人喊她殿下......

    叶赫也是犹豫了一会儿,才选择了不那么正式的称呼方式。

    殿下,阁下都可用于互相称呼。

    过于正式的称呼如果名不正,言不顺,就容易给殿下带来麻烦和困扰,这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苏殊音顿了一下,简单颔首。

    府邸中穿行着下人,也朝他们这个方向垂首:

    “殊音殿下,司令。”

    叶蔺沉本来想牵她的手,想着她才刚刚从神殿中出来,民众对她的关注度会很高,如果他们表现得太亲密,对她的名誉有损,只能按捺着没牵。

    现在在众人的眼里,只是他们的司令,按照神殿的指示,把他们的殊音殿下带回了府邸,让她好好休养而已。

    毕竟,女王殿下和司令阁下,是墨蓝帝国的精神支柱,而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向淡薄,是全民都知道的事。

    唯一看到他们从一间房出来的叶赫眼皮狂跳,但是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只能默默地垂眸,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厨房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两人到了客厅用餐。

    叶蔺沉的府邸装潢德简约大气,和卧室的华丽奢靡不同,整个府邸都是白玉汉石铸就的,纹饰简单,家具也很少,看上去有些冷清。

    倒是符合这个人的脾性。

    客厅就在前厅之后,中间需要穿过一个花园,花草繁盛,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喷泉,是亲王府邸的象征--叶蔺沉现在的军衔等同于亲王,但是他的地位,要比亲王高得多。

    他们在桌边坐下,很快就有端着银盘的下人送上菜来。

    下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仆人。

    墨蓝帝国由享有领土的贵族征战,守卫领土,而领土内的国民,则需按时缴纳税收,作为贵族把土地租用给他们,并且保卫他们的报酬。

    但是有些贫苦人家无力支付这些费用,便会参加应征,到贵族们的府邸内服侍,以抵消酬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