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10
    而此刻的飞船内,却和外面的人所想象的,是另外一番光景。

    他们所敬爱的司令阁下和殊音殿下并不是在休息,而是在无声地对峙。

    半晌,苏殊音才气恼地把短小精悍的罗马刀扔下,转身往外走。

    她不能再在睡着的时候和叶蔺沉在一起了。

    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不喝他的血,更不用说叶蔺沉从来就没有想过阻止她,甚至还想诱导她去喝了。

    叶蔺沉却是大步迈过去,抓住爱人的手腕,把她带进自己怀里,嗓音微哑:

    “殿下。”

    “你生气了?”

    苏殊音使劲推他,没推开,只能抬眸瞪着他。

    他脖子上还印着她的牙印,黑漆漆,泛着血腥味的两个洞,看上去就像是她犯罪的证明。

    她的的确确犯罪了--在本能的驱使下,她居然无法把爱人和食物区分开,以至于伤害了爱人,苏殊音都觉得自己返祖之后的一系列举动,真的是糟糕透了。

    偏偏叶蔺沉根本不这样觉得:“我不明白,殿下.......”

    男人平时很少有这么嗓音这么低沉的时候,苏殊音听着都忍不住心软了些:

    “这件事我们明明可以好好解决的,我根本不介意......甚至对我来说,殊音,我希望你喝的是我的血,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我也不希望你为我忍着饥饿感......”

    苏殊音:“可是........”

    “你觉得你伤害了我,可是没有.......你没有,”叶蔺沉与她额头相抵,“那些毒素不至于对我的身体产生影响,你知道我的体质是SSS级,不会因为你喝了我的血,就受损.......”

    他低眸:“我真的不介意,而且很高兴,能成为你本能之下选择的人。”

    苏殊音气:“你......本能选择的是食物,这你有什么好高兴的?!”

    叶蔺沉却道:“无论殿下选择的是什么,只要能被殿下选择就够了。”

    这是他一直在期盼的事,从他爱上她的那一刻起。

    苏殊音手指微顿,然后就被他抱住。

    男人低缓地叙述:“我们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情吵架,我也不想让你生气。”

    “别生气。”

    苏殊音的气就这么消了:“可是我还是不能接受,我不想让你成为我的食物......”

    叶蔺沉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眼神落在一旁的书架上。

    他找了几分钟,还真的翻出了一本记录血族习性的典籍。

    苏殊音好奇地看了他好几眼,看着他翻了几页,男人就停住。

    “根据典籍记载,血族选择伴侣时,往往非常随性,因为沉睡时间过长,能够和伴侣相守的时间也少得可怜,所以血族选择伴侣时,会格外谨慎。”

    “一个血族终其一生,可能只会有一位伴侣。”

    “伴侣大多来自血族同伴,也有很小一部分,来自他们的食物。”

    苏殊音:“.........”

    男人转过身看着她:“殿下?”

    苏殊音缓了缓,拿了书封面前前后后翻了几遍,终于接受这本书真的是基于大量血族的调研得出的事实。

    血族的确会在食物里选择伴侣。

    但那要是在她们对于自己的食物,实在喜欢得不得了的情况下,才会把这种口腹之欲,和真正的爱情区分开。

    而食物成为血族的伴侣之后,大部分会被初拥,然后和吸血鬼伴侣一起沉睡。

    叶蔺沉被初拥过后,却没有表现出血族的习性,纯粹是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太过强悍,也征战多年,所以即使苏殊音的血缘特别霸道,也没能把爱人转换成和她一样的吸血鬼。

    男人把书放下,从身后抱住了她。

    嗓音微低,饱含笑意:

    “满意了么?我的殿下。”

    她并非不爱他,只是无法抗拒本能。

    而且,书中还说,互相吸食血液,在血族当中,属于亲密关系的一种。

    往往只有恋人,才会互相咬破对方的喉咙。

    虽然他并不想咬她的喉咙,但是曾经被她咬过这件事,在叶蔺沉这里,已经成为了伴侣的证明。

    苏殊音无话可说了。

    她还能怎么办?

    原本想要为了爱人压抑自己的天性,可是爱人根本就是无条件地纵容她,为了让她心安理得地进食,甚至还找出了依据。

    苏殊音想着都好气,又有些好笑地揉他的脸。

    他怎么能,这么好?

    叶蔺沉弯唇。

    傍晚的时候,他们走出了帐篷。

    立刻有人向他们问好,语气是十成十的尊敬和崇拜:

    “司令阁下,殊音殿下,晚好。”

    两人颔首。

    边界的哨卡离边界很远,在这里却能看到边界如火如荼,烂漫璀璨的晚霞盛景,所以这里也是居住地之一,每到傍晚时分,就会有很多当地的居民,架起相机,等待着晚霞铺满天空。

    他们出来得还算早,晚霞也只是刚刚露出一点羞怯的脸。

    人却已经多起来了,不时有欢声笑语传来。

    和谐又迷人的夜景。

    两人避开人群,找到了一处高地。

    注视着天边灿烂辉煌的彩色,谁都没有先开口。

    他们保卫的是这片土地,是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是和谐美满的生活,是此刻,安宁无忧无虑的欢声笑语。

    所以,无论什么代价,都值得。

    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第二天清晨,飞船起航了。

    男人的虎口在苏殊音尖牙上蹭了蹭,犹豫了几番的人,就慢慢地咬住了他的虎口,慢慢地阖眸睡去。

    吮吸着新鲜血液的人满脸满足地睡去了。

    叶蔺沉低了低头,眸中漾出一抹很浅的笑意和温柔。

    由于边界的面积过大,墨蓝在边界设了很多个驻点,星罗棋布,互相了望,以避免出现措手不及的情况。

    他们巡视的路线,正是沿着这些驻点,扫除最后的隐患。

    敌人已经被全数驱逐出境,但这并不代表边界就是安全的,战场下到底掩埋了什么,需要每一个帝国军人仔细探查。

    这次的飞行时间很长,他们到达第一个驻点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叶蔺沉的部下很快就接受了,几乎形影不离的两人是一对的事实,而且习惯性地撇开视线,不去看十指交握的两个人。

    苏殊音之前才在边界和敌人正面交锋过,所以对这里的景物都很熟悉,男人就被她牵着,在这大漠一般,无垠的路面行走。

    苏殊音走得很慢,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在回忆什么。

    男人也很自然地放慢脚步,眼神落在身边的爱人身上。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爱着的是怎样的人,所以能够忍受她在任期间的冷落,和孤独,也为她的坚强和睿智折服。

    她永远是他最爱的殿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