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13
    有人道:“这件事还没有定论,我们还是.......”

    叶赫却是倏然回头,言辞激烈:“就是她!”

    他红着眼睛:“当时的其他兵士都能证明,刺伤司令的,的确就是她!”

    双眼充血的人嗓音嘶哑,满是痛恨:

    “我以司令员的身份,要求帝国立刻下达通缉令!逮捕这个叛徒!”

    很快便有人劝解道:

    “司令员,我们理解你和司令情谊深厚,但是这件事,我觉得我们还是该.......”

    一直在一旁,没有发出声音的亲兵却突然开口:“如果我们作证,是不是可以说服内阁下达通缉令?”

    其他人都是一怔。

    通缉令适用于整个星际,往往由一个国家的最高执行机关发出。

    一旦发出,基本就表示,他们不会再承认这个被通缉的,穷凶极恶的罪犯,属于这个国家了。

    他们八位列队齐整,率先开口的是站在最前面一位,眸光暗沉冷厉:“之前司令曾下令让我们调查边界的调频器异常,我们在驻点找到了这个。”

    艾坡亲王顿了顿,伸手接过。

    扶着眼镜看了一会儿之后,眸中就闪过诧异和不可置信,抬眸看向亲兵。

    亲兵脸色冷沉:“我们调取了大战前后,调频器的频率记录,然后发现,大战结束后,每隔一段时间,调频器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异常。”

    “而这些记录,刚好和司令阁下,和那个叛徒的行动轨迹相重合。”

    此话一出,连其他大臣都忍不住惊诧地看向艾坡亲王拿着的那份资料。

    艾坡亲王神色顿了顿,眼中满是失望和痛心疾首:“我会立刻向内阁禀告,要求下达逮捕令,对叛徒严惩不贷!”

    医院走廊的角落里,一个黑影慢慢地露出一个诡异至极的微笑,隐去了身形。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却依旧脸色惨白,生死未知。

    于此同时的异族巢**。

    阴暗潮湿的地下洞穴不断有水流滴落的声音,衬得整个洞穴诡异的寂静,驻守在洞穴入口的异族扇动着轻盈的灰翅,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很快,就像是支撑不住似的,闭上了眼。

    在系统空间的苏殊音不为所动,继续研究着她这几天探出来的路线图。

    系统转了一圈:“这个虫子还挺聪明的。”

    每天换着花样试探零六号,今天应该是假装放松防守,看她会不会跑出去传递消息吧?

    啧啧啧,用心良苦啊。

    世界意识磕着瓜子,也忍不住吐槽道:“都捅人了,还不相信?”

    苏殊音淡漠的声音响起来:“这些异族多智近妖,不会根据感性的情感去分析,只会不断地分析目标对象的种种行动,判断种植是否成功。”

    她在图纸上做着标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帮助了他们筛选掉了大部分的卧底。”

    因为对虫族相似的异族总是怀着某种优越感,所以一旦察觉到他们对自己放松了警惕,就会忍不住想传递消息,然后就会被发现,最后被永远地囚禁起来。

    这也是异族在墨蓝帝国的臣民之间种下了虫卵,却至今没有被发现的原因。

    系统纳闷地转头:“零六号?你怎么还在?你今天没去看那个男人吗?”

    苏殊音顿了顿,若无其事地把笔收起来:“他又没受伤,看什么?”

    世界意识又捞了把瓜子,含糊道:“反正他马上就来找零六号了,不着急。”

    苏殊音下意识地拧眉:“我不是说了,他不用来?你们告诉他了吗?”

    世界意识哼几声:“他非要来找你,我有什么办法?”

    神情威严些的人看向它:“你又拿什么和他换了?”

    之前造成重伤假象的道具是积分换的,他如果非要来,就必须维持自己的替代体受伤的假象,能做到这些的只有这个小屁孩:

    “我说过,不准和他换,你怎么........”

    世界意识一把瓜子撒了,发着脾气:“你们一个说不换,一个非要换?我到底听谁的?”

    苏殊音:“他又不熟悉快穿局的规则,万一受伤了.......”

    世界意识哼唧几声:“谈恋爱了不起吗?你们关心对方是你们的事,只要你们付出的代价合理,我就换!你管不着!”

    苏殊音:“你........”

    世界意识刚准备跑,系统空间就提示时间到了,苏殊音只能瞪世界意识:“下次再找你算账!”

    世界意识吐了吐舌头。

    苏殊音再睁开眼的时候,名为保护,实为看管的异族守卫就进来了,神色倒还算恭敬:

    “王上。”

    苏殊音神色冷淡些,狭长的眼尾带点乖戾的邪气,身后的翅膀深得发黑:“什么事?”

    守卫垂首:“大祭司请您去大殿商讨进攻事宜。”

    苏殊音眸光微淡:“知道了。”

    她跟着异族守卫,穿过崎岖狭窄的通道,进入了一个光线还算明亮的宽敞山洞。

    苏殊音心知肚明,所谓的进攻不过是幌子,用来试探她是否已经被同化的诱饵,所以听得都很随意,到末尾的时候,也不管其他异族都在看她,就这么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说完了?”

    她眼尾这么一斜,配着额头上的黑斑花纹,倒真有那么几分异族王上的气质。

    大祭司,也就是那天那个人头蛛身的怪物低眸,声带像是剐蹭着黑板的粉笔,发出的声音嘶哑又难听,还带着阴沉:

    “说完了......不知道王上是什么想法?”

    “您觉得,”眼睛血红,看上去有些可怖的大祭司盯着她,“这个计划可行吗?”

    坐在石块搭成的王座上,肌肤布满和其他异族一样的黑色斑纹的女子嘴角轻扯,偌大的黑色羽翼扇动着,神色轻佻慵懒,语气邪戾:

    “要打就打,这么多废话.......”

    她玩着自己尖利的指甲:“我们计划了这么久,还怕打不赢?一群畏畏缩缩的废物。”

    同化会把其他种族性格里的劣根性放大,大祭司对苏殊音这样的语气并不奇怪,相反,她这样狂妄自大的表现,让他对自己的抉择很满意。

    这位女王陛下,被种下虫卵之后,武力值和智力值都发展得很全面,强大的实力也没有半分折损,而这些,都使得她似乎有些独断专行的缺点,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他并不担心他们的王上会因为这样的瑕疵,而再次败给那个所谓的帝国。

    相反,这个帝国,会因为自己的狂妄自大,和坐井观天,为他们对他们一族的一再迫害,付出惨痛的代价。

    大祭司嘴角翘了翘。

    眼神阴鹜又冰冷,闪烁着满意的微光。

    现在,他只要等那一纸通缉令下来,就可以放心地,开启战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