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15
    苏殊音回到自己的住处--异族挑选的,格外阴暗潮湿的巢穴之后,就懒洋洋地撑着头,闭上了眼睛。

    太过警觉会引起异族的怀疑,所以苏殊音一直都是用的这些习惯麻痹敌人,降低他们的戒心。

    果然,没过多久,洞口伸着的触角就往回收了收,一直暗中窥视的眼睛也抽空扫了旁边几眼,似乎有些无趣。

    透明羽翼在空气中扇动的沙沙声,在苏殊音耳边放大,显得无比清晰。

    和稍微放松了监管的异族不同,即使闭上了眼睛,苏殊音也保持了超高的戒心,所以在门外,其实是洞穴的出口外,响起细碎的,如同咀嚼般的交谈声的时候,苏殊音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她的身体已经被虫卵改造得差不多了,外表和真正的异族无异,对于其他种族无法识别的频率,也可以轻松破解,所以能听懂门外的人在说什么--

    “你确定没有看错,是那个男人?”

    “我确定,不过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大概是以为自己的伪装逃过了我们的监视。”

    异族的声音里带出些轻蔑来:

    “那帮无知的种族一向这么自以为是,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要先禀告大祭司。”

    “好的,我也会派人去查探,墨蓝那边是否有什么动静。”

    之前轻蔑开口的异族再度道:

    “就算查不出什么来也不要紧,这个男人大概是以为,伪装出自己重伤卧床的假象,就能让我们上当,哼,等大战来临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飞羽族的厉害!”

    异族又低声交谈了几句什么,就各自散开了。

    苏殊音猜测他们应该是分头行动了,下一秒,就眼睫颤动着睁开了眼。

    那双布着红色血丝的眼睛,带着清澈的光,明显理智又冷静,但是手指还是下意识地蜷缩起来。

    这个笨蛋......

    她不是说过,不要来找她了吗?

    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虽然理智一直在告诉苏殊音,靠重伤不能痊愈这个借口拖着也不是办法,可是她比任何人都不想叶蔺沉冒险深入敌穴。

    因为这些异族虽然战斗力远远不及墨蓝的军队,却有着缜密的思维和疯狂的攻击性。

    到了繁殖期,他们甚至会不顾一切地把虫卵注射进所有生物体内,为的就是把他们同化,扩大他们种族的数量。

    不过这种同化的成功率很低,大部分种族会在被同化之前痛苦而死,同化成功的异族则会完全忘记自己的本性,彻底成为飞羽一族的傀儡。

    苏殊音现在体内的虫卵,就是被飞羽族的大祭司,那个人头蛛身的怪物特别改造过的,为的就是保留苏殊音的理智和实力,为飞羽族培养出,足以与墨蓝帝国抗衡的领袖。

    只是他没想到,苏殊音太过坚定,没有被那些阴险黑暗的思想腐朽,而是借着残余的理智,成功伪装成已经被完全同化的样子,留了下来。

    现在叶蔺沉也来了......

    还有三个星期,飞羽族就会迎来新的繁殖期,到时候.......

    苏殊音眼神微微暗了暗,听到响动,又假装被吵醒似的,掀起眼帘,微微泛着红的眸子里邪气肆意:“吵什么?”

    一个男人被推进了她的洞穴,跌倒在了她面前。

    苏殊音心脏微紧,瞳孔变成竖瞳,眸色也在一瞬间变化成鲜红,盯着地上的男人,忽而勾唇:

    “叶蔺沉?”

    她的嗓音像是枯木拉朽,嘶哑无比,还含着嘲讽:

    “我们高高在上的叶司令,怎么也沦落到这步田地了,嗯?”

    大祭司缓慢地出现在洞口,表情是一如既往的诡异和阴森,眼神倒是恭敬些:

    “王上,这是下面的人,给您送上来的登基礼物。”

    “不知道,”他说话时,那双显得尤其可怖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苏殊音,根本不像是把她当做飞羽族的王上,倒像是还是不放心,想要观察她的反应,“王上喜不喜欢?”

    苏殊音没回答,扫着男人苍白的脸色,往后一靠:

    “我不是捅伤了他么?”

    她黑色的,和她整个人一样,散发着腐朽意味的翅膀,充满轻慢意味地挑衅着男人:“这伤,这么快就好了?”

    大祭司垂眸:“我检查过了,没好,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

    他又是一顿,想起什么,看向地上的男人,眼神里泛着幽冷的光,语气也悠悠些:

    “王上的那一刀,还是很准的。”

    他之前还怀疑这个男人是和这个苏殊音合谋做戏,但是刚刚检查伤口的时候,居然真的看到了入骨的血肉。

    这个男人明显就是伤还没好,就仗着自己是墨蓝帝国的司令,就跑到这里来,想找他的爱人了。

    大祭司嘴角露出满意的叹息来。

    可惜啊,他到现在还不相信,他的爱人已经被彻底同化,成为飞羽族的领袖了。

    要不了多久,这位墨蓝帝国的前女王陛下,甚至会带领他们,攻占墨蓝,让那些轻视驱逐他们的种族,付出血的代价。

    男人捂着胸口,唇色惨白,眼神固执地望向她。

    情绪很复杂,似乎也在想,她是不是真的被同化了。

    苏殊音不为所动,懒懒挑眉:“你们打算怎么办?”

    大祭司垂首:“当然是听王上的吩咐了。”

    苏殊音:“你们这,没什么刑具?”

    她又伸着自己尖利的指甲,懒洋洋地瞥了眼地上的人:“算了,先别用刑,如果上了战场,我们还需要墨蓝的这位司令,好好地替我们打击一下墨蓝的士气呢。”

    大祭司同意了。

    飞羽族内部本来也没有什么对付俘虏的刑具。

    因为他们对待俘虏,向来都是注射虫卵同化为主,除非那种根本不可能被同化的种族,才会被原地射杀。

    作为墨蓝帝国司令的叶蔺沉,所具有的价值不可估量,明显更适合被当做俘虏囚禁起来。

    大祭司还没说什么,苏殊音又悠悠道:“可是我们的叶司令,千里迢迢地跑来,不好好地招待一下叶司令,总显得我们飞羽,不懂礼节似的,大祭司,你说呢?”

    大祭司对上苏殊音邪戾的视线,才微顿。

    想起来,他们的这位王上,最大的缺点就是独断专行,所以对墨蓝这位司令会有不满也是正常。

    表面上相互扶持的恋人,背地里却是各自猜忌.......

    大祭司丑陋的面庞再度泛起了微笑:“既然是送给王上的礼物,王上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反正在战争来临前,他不会让这两个人接触到任何机密,防守也不可能让他们有机会把消息传出去。

    他不担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