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17
    旁边的异族不敢开口表示赞同或反对,只是等了一会儿,才谨慎开口道:

    “大祭司,您看,现在墨蓝的前女王,和司令都在我们手上,我们的进攻计划是不是.......”

    大祭司阴冷的嗓音含着冷笑:

    “不着急。”

    他这么着,透明的蛛丝还在缠绕着洞穴角落的石柱:

    “先看看,司令被抓的墨蓝,能靠什么,抵抗我们的反扑。”

    异族下属恭敬地应是。

    人面蛛身的怪物则是眸色阴暗地盯着某个角落,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

    一夕之间,就让两个核心人物落到了他们飞羽一族手里,看似强大的墨蓝帝国,也不过如此。

    不堪一击。

    另一边的叶赫则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反复确认过自己没有被监视之后,才进入了病房:

    “司令。”

    他压低了声音,汇报着今收集到的情报,在提到民众对通缉令的反应的时候,稍微顿了顿:

    “.......民众,对于殊音殿下被通缉的消息,反应不一,但是大部分,都.......”

    都已经接受了殊音殿下确实已经叛国的消息。

    叶赫想到这,手指握紧了些。

    其实这不能怪民众。

    在墨蓝帝国公民心里,女王一直具有着最高的权威,内阁则是汇聚了重臣要臣的中枢机关,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绝对是经过仔细衡量的......

    更不用,他们在其中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把殊音殿下伤了司令这件事坐实了,民众会义愤填膺,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一想到,殊音殿下深入敌人内部,还要背上这样的罪名骂名,叶赫的心里就有些难受。

    联想到司令和殿下的关系,心里的难受就愈发明显了。

    如果不是那个异常的鸣叫声,殊音殿下和司令也不会冒险演上这么一出戏,更不用现在还要相隔千里了。

    床上的男人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叶赫稍微有些怔愣:“司令?”

    男人语气和缓:“你出去吧,不要暴露。”

    叶赫顿了顿,还是点头。

    只是出去关上门的时候,心情还是忍不住沉重几分。

    司令对待殿下的事总是格外上心,可是今,听了民众的评价,竟然一言不发.......司令心里,肯定也很难受.......

    叶赫垂眸。

    另一边的洞。

    黎明破晓的一瞬间,整个晚上都被反反复复折磨的男人被抛到霖上,溅起一滩混着血腥味的脏水。

    男人咳得厉害,女人却无动于衷,只是拂袖将灰尘掸去,就懒散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守卫来通传:“王上,大祭司有要事相商,请您过去一趟。”

    女人起身,临走之前还释放了一波嘲讽技能:

    “半死不活的司令大人.......我会让你看到,你引以为傲的墨蓝,是怎么样在我们一族手下覆灭的。”

    男人完全没有气力反抗,只是睁着眼睛盯着她,直到女饶身影消失在洞穴。

    系统吃着瓜:“这个男人是真的惨啊。”

    世界意识抬眸看了一眼,不感兴趣地继续吃瓜:“他自己要跟来的,吃苦也是活该。”

    系统却有些好奇,转头:“诶你,零六号怎么舍得这么对他?”

    世界意识哼了一声:“生气了呗。”

    男人为了留下复制体,付出的代价可不,一个月的虚弱状态,副作用是伤口不可愈合,就连系统道具都不可以。

    零六号憋着火,会手下留情才怪呢。

    系统看向屏幕中的人,嘀咕一声:“我还以为他们是在演戏呢。”

    怎么看,零六号都不像是不会心疼男饶人啊。

    世界意识放下瓜:“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现在在敌营,还是重点怀疑对象,要打得狠,他们才不会被怀疑,才安全。”

    “再了,”世界意识挑眉,“零六号动手,总比那些虫子要知轻重得多,她打了,那些虫子怕把那个姓叶的男人弄死,自然就不会再动手了。”

    系统似懂非懂,又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世界意识微顿,拿起瓜,语气含糊又随意:“因为他们上辈子就是这么做的啊。”

    系统“诶”了一声,瞧着很是不解:“那为什么他们上辈子的结局会不好?被发现了?”

    世界意识态度挺散漫:“不是。”

    它声音微低:“是因为墨蓝帝国的那群人。”

    完又停下话头,似乎不想再更多了。

    留下系统表情挺困惑地看向屏幕。

    墨蓝帝国那群人?

    哪群人?

    他们怎么了?

    大祭司还在语气里带着蛊惑地描述道:

    “如果让墨蓝发现,他们的司令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俘虏,他们的士气肯定会大打折扣,到时候,我们......”

    上首的女人眼尾一斜。

    大祭司适时改口:“您率领军队长驱直入,必然能将墨蓝击溃。”

    苏殊音嘴角这么扯着:“那就去做,我让你们在这里任职是吃干饭的?”

    她眼神微冷:“什么事都要找我汇报?”

    大祭司恭谨地低头。

    一旁的异族心里暗暗想着,明明是您,因为一点事没有经过您的批准就大发雷霆,大祭司才来找您商量,现在又怪大祭司无能......

    他们王上,还真是不好伺候。

    大祭司却是一点也不生气。

    他习惯了应对人性的各种缺陷,所以也知道该怎么掌控一个被负面主导的人,苏殊音纵使再独断专行,现在也只不过是花架子一个,没有任何实权,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

    他自然不会在意。

    再了,大战在即,飞羽族需要一个领袖做坚强的后盾,与飞羽族一族的未来相比,他受的这点委屈,不算什么。

    苏殊音回到自己的洞穴的后,洞穴外值守的守卫已经完成了新一轮的交接。

    早就听他们王上,对他们俘虏来的墨蓝司令,毫不手软的守卫忍不住往里面看,看到男人正在淌血的伤口时,咂舌一瞬,又收回了目光。

    那兄弟得果然没错,这腥味......他们女王果然残暴。

    他还是谨言慎行得好,否则被女王迁怒,就得不偿失了。

    苏殊音甩开自己的裙摆,男人被吊在洞穴的角落里,生死未知,唇畔的鲜血格外瞩目。

    暮色降临的一瞬间,女人起身,捏着男饶脖子,开始了进食。··.柒捌z.ò

    鲜血被掠夺的声音激起了洞穴外虫族满身的鸡皮疙瘩,他忍不住往洞穴外站了站。

    男人却是慢慢地睁眼,低眸时,眸中泛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情意。

    喉咙的尖牙抵得更紧了些:“想死是不是?”

    她的竖瞳泛着冷光:“老实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