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突然被穿了 > 你与信仰皆不负21
    蓝凌找到了。

    施寒。

    帝国军事学院指挥部的在校学生,指挥才能突出,成绩优异,最重要的是,帝国司令叶蔺沉也多次召见过他。

    虽然墨蓝的民众从未觉得他们的司令已经到了要找继承人接任的地步,但是叶蔺沉似乎很早就做好了培养下一任司令的准备,所以多次莅临帝国军事学院,甄选值得培养的人才。

    施寒就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

    他的个性和叶蔺沉有些许相似,沉稳淡漠,军事方面的嗅觉却敏锐得要命。

    会被叶蔺沉当做继承人培养不奇怪,虽然两人并没有师生之实,但是叶蔺沉看好施寒,举国皆知。

    在这个关头,让施寒担任主帅,虽然不能让全部民众满意,但至少让大部分的民众没有那么排斥。

    冒牌货系统问蓝凌准备用什么拉拢施寒。

    如果施寒坚定地站在叶蔺沉那边,那蓝凌夺权的计划,不仅可能得不到顺利的实施,可能还会遇到更大的阻力。

    蓝凌却是嘴角微勾,眼神里闪烁着精明的光、

    “师生情谊?伯乐?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权势摧毁不了的。”

    她用整个墨蓝引诱,那个施寒会不动心?

    不管什么种族,最终都是利益驱使的欲望体罢了。

    她不担心。

    施寒这边临危受命,开始统率全军的同时,飞羽族这边的军队也开始集结了。

    苏殊音第一次回到了地面上,头顶的阳光是惨白色的,却意外地刺眼。

    叶蔺沉被层层守卫看管着。

    女人扫了眼密密麻麻的异族,翅膀缓慢地扇动着。

    异族的数量很少,但是近几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数量急剧膨胀,成为了其他国家的心腹大患,现在出现在苏殊音面前的异族军队,也比苏殊音意料当中的军队,要多上两倍。

    但是苏殊音却没有多少意外的情绪。

    在发现飞羽族内部多出了大祭司这个人物的时候,她就察觉到,异族内部会有大的异动了。

    可是他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才让异族的数量这么快就增加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苏殊音眸光微深。

    下方的异族军队神情整肃,乌压压的一片,像是黑色的浪潮在,覆盖着裸露的地面。

    大祭司正在鼓舞士气,他的言语无疑很具有煽动性,没过多久,整个区域都是异族的呐喊声:

    “踏平墨蓝,唯我独尊!”

    大祭司满意地转头,手放在胸口:

    “王上。”

    他在等待着她的吩咐。

    苏殊音居高临下地瞥了眼大祭司。

    自从她上次大发雷霆之后,这位所谓的大祭司,对她的态度,就恭敬了不少,其他异族明显也是看他的脸色办事,一言一行,都像是真的把她当成了他们的领袖来看待似的。

    但是一个人的野心和贪婪是遮不住的。

    更何况,这个大祭司从来就不曾信任过她,直到现在,才让她检阅异族的军队,也没有给她任何调动军队的权利。

    她名为飞羽族的王上,事实上,却只是一个可以任意操控的傀儡。

    苏殊音眸中浮现出冷笑:“大祭司不是说得很好么?”

    她摩挲着自己的手指:“唯我独尊?”

    “我倒想问问大祭司,”她忽而调转话锋,冰冷的竖瞳里满是杀意,“飞羽一族尊的,到底是我,还是你?!”

    大祭司微顿,头低得更低了一些:“自然是您,王上。”

    “我和其他任何人,都不敢有任何僭越之心。”

    “不敢?”

    女人一拂袖,气势已经将下面的军队压得死死的:

    “我看你是敢得很!”

    她巨大的羽翼这么一卷,风便如雷霆怒吼一般,呼啸着将台上的异族都卷了下去:

    “我才是你们的王!你们玩的这些,都是我之前玩剩下过的,谁给你们的胆子,在我面前耍这些把戏!”

    她面色阴冷,瞳孔泛着冰寒:

    “我是被同化了,不是愚蠢不堪!如果谁敢再像今天这样戏耍我,把我当做可以任意操控的木偶,我绝不轻饶!”

    这一番威势吓得下面的异族都有些噤若寒蝉。

    地位高一些的异族,例如那个独眼,都立刻单膝下跪,表示忠诚。

    心里也忍不住感慨:这才是异族的王上,该有的风范啊.......那个基因被改造了的,根本无法被同化的怪物,跟他们的王上根本毫无可比性。

    他们算是选对了。

    被卷下台的大祭司也单膝跪地,只是被遮掩住的脸上,表情却无比阴沉。

    该死......

    他忘了,这个女人即使被同化了,实力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恐怕早就怀疑,他是不是在借着她,控制整个飞羽族了......

    他还是得想办法,找到真的能钳制住她的方法才行......

    不然,就只能毁了这个傀儡了!

    大祭司的眸中泛起幽冷不甘的光。

    苏殊音拂袖离去,叶蔺沉也被押了回去。

    晚上的时候,男人烧起了高烧,浑身的温度烫得下人。

    苏殊音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借着翅膀的遮掩,与他额头相抵,为他降着温。

    他们明天就会出发,现在就算请医生来也无济于事,还有可能会让异族动了注射虫卵的心思--现在已经有少部分异族进入了繁殖期,他们的虫卵会进入各个种族的体内,吸取寄主的养分,把寄主改造成飞羽族的傀儡。

    她就是不想让爱人被注射虫卵,才告诉异族,她会在战场上杀了他。

    一个注定要死的人类,对于需要寄主不断提供养分的虫卵来说,没有任何价值,所以也不会面临被注射虫卵的险境。

    苏殊音唇色泛白。

    叶蔺沉的身体太烫了,烫得她有些不知所措,等那些异族昏沉地闭上了眼睛,她才不管不顾地解下披风,将爱人拥在了怀里。

    他绝对不可以有事。

    男人浑身的血腥味,脸色惨白,却在昏沉中,握住了她的手。

    苏殊音浑身一僵,眼睫潮湿起来。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男人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嘴唇也恢复了些许血色。

    那双,被发丝遮住的,深邃暗沉的双眸,直直地看向她。

    复杂难辨的情绪背后,是不为人知的炙热爱意。

    苏殊音捧着他的脸,吻了他的额角,忽而落泪。

    会结束的,这一切都会结束的。

    第二天一早,异族军队整装待发,被教训过的异族高层,也不敢再指手画脚了,只是安静地立在一旁,等待着他们的王上发号施令。

    大祭司眸光阴沉些。

    性格,暴躁,独断么?

    仅仅是这些缺点,都足够他,把她玩弄在股掌之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