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柠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事实却是,打开那扇门的一瞬间,她在梦中见过千百遍的人,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直到男人靠近,她才恍然。

    她确实是重生了,重生回到了他离开她之前......

    男人身上萦绕着的酒气让她短暂回神,身影颀长的男人有些脚步不稳,靠在她肩上,温度很高,鼻息也带着灼热,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环绕。

    宋柠突然有些鼻酸,伸手揽着他的肩,让他不至于跌倒。

    男人挺直的鼻梁蹭到她的脸颊,带来一阵缠绵悱恻的热意。

    熟悉的清香没有被酒精的辛辣气味掩盖住,反而被衬托得更加迷人,宋柠再一次恍惚间,男人已经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

    呼吸炙热,混乱,嗓音低哑消沉,夹杂着微微的喘息.......

    宋柠随手关上了门。

    ......

    微风吹拂着轻薄的窗帘。

    躺在床上的男人率先睁开了眼,扶着脑袋,脸色有一瞬间的变化。

    他的意识恢复得很快,对于昨晚发生了什么也有着清晰的记忆,可是大脑却仿佛生锈了般,一直停留在某个意识层面,让他的情绪无法跟随事件的发展而变化。

    至少在发现,他抱着宋柠入眠的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的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男人微微闭了闭眼,胸膛一阵起伏,心绪也有些不稳定。

    但是很快,这阵如潮水般汹涌,带来澎湃的往事的情绪,就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男人英俊的眉眼染上些许冷色,黑曜石般,闪烁着星光的迷人瞳眸,也变得一片冷淡漠然。

    他绝不再为这个女人做任何蠢事。

    她不值得,她也不会在乎他为她做了什么。

    所以,没必要。

    却在女人翻了个身,下意识地在他怀里蹭的时候,僵直了身体。

    而后脸色异常难看地,任由宋柠在他怀里动来动去。

    每个被她碰着的地方都好像被烧断了电线的电路一样,虽然失去了知觉,却带来一种异样的僵麻的感觉。

    他好像被困在了一张电网里,开关在宋柠身上。

    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随便地动了一下手指,歪了歪头,他就被困在这样的一张网里,不敢动弹,也不想动弹。

    周越痛恨自己的无力和纵容。

    可是过了半晌,最过分的举动也只不过是,喉头耸动一下,随后就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假装自己从来不曾为这个女人这样的举动,而心软,甚至迷失过。

    宋柠的动作停了。

    好像她之前撒娇似的,无意识地翻身动作,只是为了让他不要松开自己。

    周越脑海中掠过这个想法,脸色又是难看一瞬,手指捏紧。

    女人柔软的发丝蹭着他的下巴,痒意蔓延,周越只觉得心如刀绞。

    半晌。

    一直没什么动作的男人却脸色冷沉地睁开眼,最后,瞳孔颜色深如浓墨地,下定决心般地,毫无顾忌地,将女人紧紧地拥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颈窝。

    表情异常冷肃的男人心脏却是异常的痛苦和酸涩。

    就这样吧。

    他告诉自己。

    就算她不爱自己。

    他们早就有了夫妻之实,现在又是真正的夫妻。

    凭什么不可以。

    她整个人,明明一开始,就是属于他的,是她说过的,会嫁给他,会听他的话,会当他一辈子的爱人,她说过的......

    既然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无论她爱不爱自己,她都只能有他,只能有他......

    周越浑身僵着,抱得却越来越紧。

    心脏抽痛着,紧缩着,提醒他,被他现在紧紧箍在怀里的人,是他此生挚爱,也是亲口说过,对他的种种,只是在演戏的女人。

    可是周越却只是用力地闭眼,手臂不肯放松地搂着怀里的人,甚至还越收越紧。

    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她是他的。

    宋柠是周越的,一直都是。

    **

    宋柠醒来的时候,有些细微的不适--

    她被抱得太紧了,虽然周越的动作没有很粗鲁,可是她还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所以睁开眼的时候,下意识地就想挣脱,可是意识到,现在抱着她的人,是谁的一瞬间,又停下了动作,纤白柔软的手指,慢慢地握紧了他的手。

    眼眶泛酸。

    周越睁开了眼,眼睫微颤,最后伸手将女人拉近。

    声音微哑:

    “醒了?”

    这一句实在不算温柔,但是宋柠却莫名鼻酸,无声点头,而后想翻身,却被男人误解,反被抱得更紧。

    他声音更哑:“干什么?”

    男人灼热的气息靠近,裹挟着冷嘲,嘶哑的声音却好像是在嘲讽自己:

    “想走?”

    他不由分说地握住她的手,强迫似的,和她十指交握,冷笑:

    “你就这么想逃?”

    他的下巴抵着她的脸颊,似是警告:“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宋柠,你欠我的.......”

    本来想放狠话的人也只不过是说了这么两句,声音里就好像夹了别的东西,带着痛恨:“你欠我的........”

    他重复着,一丝一毫要放开她的意思也没有。

    却也没有别的动作。

    宋柠根本不敢开口,也不敢动,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落泪,也怕自己这个时候任何的动作,都会被周越认为是蓄意反抗。

    她不想再让他难过。

    上辈子,她已经伤得他够深了。

    怀里的人的安分没能让男人的不安和痛苦消减,他自嘲地扯着嘴角,就这么一动不动地抱着宋柠,好看的眉眼暗色蔓延。

    宋柠忍着喉咙里的哽咽,安安静静地缩在他怀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们都没有定闹钟的习惯,宋柠是喜欢睡到自然醒,周越则是为了爱人,改掉了这个习惯,所以手机响,只可能是电话。

    周越动了。

    他没有松开宋柠,只是伸出了手,把手机拿了过来。

    响的是宋柠的手机。

    周越按下了接听键,然后看向宋柠。

    同事关切地问候:“宋柠?你今天怎么还没到啊?”

    她似乎是怕人听到,捂住了话筒:“今天老板要突击检查,你一向早到的,今天迟到可就太亏了!”

    宋柠哽咽着接过手机,声音微哑:“我不去了,麻烦你给我请个假。”

    男人眸色微沉,不知是因为女人沙哑的声音,还是因为她话里话外都是受他欺压,所以不愿意去上班的意思,而感到心情起伏。

    脸色微变,心脏也抽痛起来。

    同事问候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宋柠的手腕被男人握住,被迫松开了手机。

    男人冷笑:“哭了?”

    他的指腹蹭过她的眼角,声音似痛恨,又似冷嘲:

    “就只会哭?”

    “还是不屑于用别的手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