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柠整个人的嗓子都像是被热油浇过一样,那么哑,好像撕扯着无限的痛楚:

    “周越......别走,别离开我.......”

    她再也承担不起了。

    男人喉咙艰涩,手指轻颤,最后只能僵硬地把她抱在怀里。

    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居然是,就这样吧。

    只要他的柠柠还要他,就这样下去又有什么关系......总比永远见不到她要好........

    周越用力地闭了闭眼。

    丝质的厚重窗帘将光线阻隔在外,但也偶有执着地,透过缝隙往里张望的阳光,跳跃至这昏暗卧室的一角。

    宿醉和情绪的起伏,让男人的脑后有轻微的刺痛感。

    但是这种尖锐又不甚清晰的疼痛被他忽略了,他只是注视着怀里的人,眼神恍然一瞬。

    好像清醒了又好像未清醒。

    直到闹钟响起来。

    宋柠眼睫轻颤一瞬,不愿意睁开眼睛地,收紧了抱着男人腰的手。

    宋柠喜欢赖床,每次她午睡的时候,周越都习惯比她先醒,哄着她,慢慢地,从梦境里苏醒过来。

    这样,被吵醒的人既不会头疼,也不会有起床气,还乖得很。

    他们结婚之后,周越和宋柠就很少碰面了。

    他们生活在一栋房子里,占据着各自的房间和时间,恪守着陌生人该有的距离和分寸,却比素不相识的人还要疏远冷漠。

    周越受不了这种折磨,很少回来。

    可是现在,他日思夜想的人就躺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竟然觉得,心脏比之前还要疼。

    周越喉头耸动一下,慢慢地单手撑着,去拿闹钟,关了之后,才发现宋柠已经睁开了眼睛。

    宋柠很漂亮。

    不是精致的,很有侵略性的那种漂亮,而是温柔恬静的长相。

    看着就很乖巧。

    但是宋柠其实不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和周越唱反调,周越不喜欢她做的事,她就非要去做一遍,还喜欢逼着周越做他不喜欢,或者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连周越的朋友,看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之后,都忍不住感叹道,从来没见过这么能闹腾的小姑娘。

    可是周越却很纵着她,只要是没触犯他底线的事,周越都愿意陪她去做。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宋柠大概是离不开周越的--除了周越,还有谁会愿意这么宠着一个小作精?

    可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真的没在一起。

    但是提出分手的,却是在感情里一直被包庇纵容着的宋柠。

    周越眼睫低垂,避开她的视线,直起了身。

    现在已经是九点十分了。

    他要上班了。

    宋柠眼尾泛红,心脏一阵阵的紧缩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她只能盖着眼睛,慢慢地平复心绪。

    她不想用这么狼狈的姿态面对他,一点也不想。

    可是胸口涌上来的阵阵不甘和后悔的情绪却要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一瞬间的窒息感让她想要挣脱情绪的牢笼。

    世界意识看得揪心,在红色按钮上徘徊不绝,最后见宋柠根本摆脱不了极端情绪的束缚,还是狠狠心,按下了红色按钮。

    宋柠身体一滞,闭上了眼睛。

    剧情重置。

    这个时间点太晚了,零四号就算再想挽回,恐怕也很难,而且他们两个人已经受了那么多伤害,一直背负着那些记忆未免太过沉重......

    世界意识微微顿了一下,抬眸看向回溯的时间线。

    它只能出此下策了。

    希望被抹去记忆的两个人,能更好地挽回彼此吧。

    世界意识叹了口气。

    **

    宋柠被握住手腕拉进房间里的时候,还有些不知道眼前是什么状况。

    等对上男人的视线的时候,才微怔。

    周越?

    她回来了?

    宋柠下意识地低头想看自己的身体是不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仍然只是她的想象,裹挟着狂风暴雨,却又仍夹杂着不肯过分的情愫的吻,就这么落了下来。

    宋柠被迫放弃了脑海中的一切想法。

    .......

    周越放开了她,但却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耳畔的嗓音沉重而嘶哑:

    “你回来了........”

    还给他发了那样的短信。

    鬼知道他这几天是怎么过的,恨不得全世界所有的时钟,都在一瞬间就拨到今天这一刻。

    他想了三年的人,终于回来了。

    周越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动作却依旧温柔,只是不可避免地多了几分偏执,喉结也上下耸动几次:

    “不是说不要我了?”

    明明是说着这样的话,男人的语调依旧低沉,仿佛没有任何怒意,有的只是自嘲:

    “不是说再也不回来了?”

    他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她的掌心,好像在不断地确认是她。

    宋柠顺应本心地亲了他一下,在察觉到男人僵了一下的时候,抬眸看着他:“没有不要你。”

    她神色灵动间显露出几分心满意足:“我回来了。”

    女人纤白的手指抚着他的脸,语气里没有几分愧疚,反而轻快得不行:“别生气了。”

    明显没有把男人的质问放在心上。

    周越嘴角轻扯,想放开她,却不由自主地将她抱得更紧。

    下巴蹭着她的脸,满身清贵在她这里化为绕指柔:“不会走了?”

    他这声问得特别嘶哑,她发丝带来的痒意都没法让他心上的疼痛缓解。

    他等了她三年,等得都快疯了。

    她如果还要走,他没办法保证自己会做出来什么事。

    女人笑盈盈地捧着他的脸:“不走了。”

    不是许诺,只是在安抚他而已。

    可是周越还是心定了定,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睫颤了一下:“瘦了。”

    他摸着她的脸,嗓音微低:“在国外不习惯?”

    女人穿着如火如荼的红裙,妖冶又招人:“嗯,饮食差异太大了。”

    她正经不过两三秒,又嗔怪道:“你都不知道,我在国外吃了那么多中餐厅,没找到一家手艺比得上你的。”

    周越想笑,嘴角却只是被牵动一下。

    被她抱着,慢慢地阖眸。

    再睁眼的时候,情绪稳定不少,嗓音低沉:“我给你做。”

    什么都给你。

    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给你。

    男人单手搂着她,慢慢地亲吻了她一会儿,才握着她的手,走出了这间房间。

    两人相逢的事,整个酒吧差不多都知道了,沿途都有人窃窃私语,看过来的眼神惊艳又歆羡。

    早就听说过酒意有一对情侣,三年前女生要出国,就分了,男人天天来这里等她回来,没想到两个人生得都这么好看,还无比般配,手指都交握在一起。

    其他人忍不住心生羡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