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角落里的一桌人忍不住放下手中的酒瓶,顺着酒吧里其他客人视线的焦点看过去。

    男人一袭白衣黑裤,身影颀长,即使是在这么嘈杂的环境里,也掩不住身上的矜贵。

    他牵着的女人却是一袭红裙,打眼得紧,明媚又招人。

    两人并肩行在这背景昏暗,灯光变换的酒吧里,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有人忍不住看角落里的男人,挽着袖子,小臂精壮又有力的男人嘴角微微勾了勾,眼神微暗,看不出是什么心情。

    周越和宋柠已经回到了周越朋友在的包厢。

    正在开酒的人瓶盖起了,看到两人交握的手,就是一怔。

    等金黄色的酒液流出来了,他才似有所觉,有些尴尬地抽着纸巾把酒液给擦干净了,眼神还忍不住偷瞄几眼。

    还,还真是宋柠???

    他们都以为周越是像之前那样,看错了呢。

    顾子言顿了顿,率先开腔,声音温和:“原来是嫂子回来了。”

    这话说得差点意思,宋柠随意瞥了他一眼,弯了弯唇,很坦然的模样。

    一如既往。

    周越牵着她在几人对面的卡座坐下,顾子言把包厢门给关上了,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先看了眼周越,才看向宋柠。

    语气平和:

    “嫂子也不说是几点的飞机。”

    气场也很温和的男人说着给她倒了酒:“我们要不是今天来了,保不准都见不到您,您说是不是?”

    这个敬称明显就是故意的,周越对上顾子言的视线。

    满目深邃的墨色,很暗。

    明显是在警告他,不要挑衅宋柠。

    顾子言脸色不变。

    这个女人不声不响地走了三年,回来之前一条短信害得周越心绪不宁了好几天,真正回来了,在周越心里的地位也只是有增无减。

    这样的女人......

    不是太有手段了,就是太冷血了。

    他真不知道,周越这么冷静理智的人,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

    其他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借着喝酒的动作掩饰尴尬。

    宋柠也想喝酒,身边的人拦着她,修长的手指先端起了高脚杯,喝了一口。

    男人的侧颜在灯光的照射下,轮廓有些模糊,却更加让人心旌摇曳。

    宋柠手指弯起,蹭了蹭男人的掌心。

    周越侧眸看她,眸中的情绪很静,莫名深邃。

    他这个眼神实在让人招架不住,宋柠一时半会竟然都想不出自己之前为什么要离开他了,只能弯着眸子:“不管你来不来,今天我都一定会去找你的。”

    她嗓音微软:“我答应过你的。”

    这招对其他人没用,对周越却相当于致命一击。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那么甘心听她几句,连诺言都算不上的谎,可是心脏已经先一步软下来,连嗓音都不自觉地微哑:

    “我知道。”

    其他人虽然见怪不怪,但还是忍不住放下酒杯,心里叹息。

    周越啊周越,你不是吧?

    她跑了三年,你舍不得说几句,也勉强算了,连冷落她一会儿都不行?

    不怕她再跑了?

    周越却不是不怕,只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对她总是无比心软,连他自己都觉得讶异。

    宋柠嘴角一翘。

    接下来的时间,宋柠就只是姿势优雅地坐在卡座那,吃点心,其他人也没话说,大抵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也就顾子言顶着周越的眼神,问了几句宋柠在国外如何如何。

    最后宋柠把叉子放下,金属餐具落下来时,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妆容精致,没有半分失意的女人眉眼弯弯,声音轻柔:

    “国外再好,也比不上他在这,顾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

    顾子言看向周越。

    周越看着她,眼神忽的暗了暗,明显是没有任何怀疑的样子。

    男人嘴角轻扯一下,靠着椅背,不再说了。

    周越这么相信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却没有把他放在心里,走了这么久,还有脸回来。

    周越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迟早得让这个女人玩死。

    可是他也熟知周越的个性,知道多说无益,所以只是看着两人先行离去,眼睛微微眯了眯。

    其他人见周越和宋柠走了,气氛猛地一松,有人忍不住开口:

    “她怎么还是回来找周越了?”

    “真是......周越居然一点也没问,唉。”

    “他又不是第一天被下降头了,从那个女人走了这么多年,周越都没有其他人就可以看出来,他根本就没忘了她。”

    “那我们怎么办?虽然这个女人除了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好像没做别的......但是一回来就找周越重归就好,我总觉得心里膈应.......”

    “没做别的?周越等她那么多年,她一声不响走了就算了,回来了还想让周越像以前一样宠着她呢?”

    “宋柠我是真喜欢不起来,能不能劝劝周越?还真让他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劝也要他肯听啊。”

    包厢里沉寂下来,坐着的人都暗暗叹气。

    他们是真不看好宋柠和周越,可是架不住周越一如既往地喜欢他,就连顾子言,只是刺了那个女人几句,周越都得护着。

    唉。

    顾子言只是坐在卡座内,面色倒还平静,手里握着高脚杯,酒液香醇,没喝。

    眸色晦暗些。

    **

    周越喝了酒,请了代驾送他们回去。

    侧头问宋柠去哪的时候,顺手给她披上了西装外套。

    他记得她全部的习惯,空调什么温度会觉得冷。

    宋柠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挺娇气,可周越倒像是不想委屈着她似的,从来都是心细如尘,无微不至。

    宋柠看了他一眼,这回是真好奇自己之前为什么非要出国了。

    等对上男人的视线,才道:

    “我刚回来,没地方住。”

    周越停顿几秒,看向代驾司机,缓声:“麻烦去清和园附近的酒店,谢谢。”

    宋柠:“不去你家?”

    周越手指摩挲着她的手背,抬眸,没有沉默很久:“住酒店吧。”

    周越下车送她进了酒店房间,转身想走的时候,宋柠叫住他:

    “手机号码换新了,你记一下。”

    周越突然想起自己在喝醉后给她打的无数个无人接听的电话,敛眸一瞬,声音微哑:

    “柠柠。”

    宋柠:“嗯?”

    好像没有因为这个他许久未喊的称呼,和他生出任何嫌隙。

    可是他们却是的的确确的,整整三年,没有任何联系。

    周越没看她:

    “我可以等。”

    如果你没想好要不要复合,我可以等。

    冲动褪去之后,就只剩下理智下被压抑的,潜藏的情绪。

    他承认他想她,可他不会强迫她,永远不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