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柠没什么意外的模样,眼尾弯起的弧度格外妩媚,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像是静静开着的玫瑰。

    带刺。

    而且,每一根刺都准确地插在了周越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他却就是舍不得放开。

    “我知道了。”

    她的声音格外娇软,像是浸着花蜜。

    周越光是听着,都能想起从前她依偎在自己怀里,弯起嘴角笑得很甜的模样。

    “很晚了,你回去吧。”

    周越缓神,敛眸,侧脸却被什么柔软的芬芳覆上。

    他僵直在原地。

    “晚安。”

    她这么说着,语调上扬,可爱又勾人。

    周越手指无力地蜷缩起来,看着门在自己面前关上了。

    男人拿着西装外套,在酒店套房外驻足良久,半晌,才抬手捂住眼睛,攥紧手指。

    一片暗沉里,突然响起一声极喑哑的:

    “骗子。”

    骗了他那么多次,骗了他那么久,现在回来了,还想骗他。

    最可恶的是,他还是心甘情愿地上当了。

    第二天早上被晨光晒醒的时候,宋柠才想起来自己没拉窗帘,边伸手懒洋洋地打哈欠,边眯着眼睛,光脚踩着瓷砖,伸出手指去扯窗帘。

    拉上一半,眼睛才舒服些,又捏着太阳穴去洗漱。

    收拾好的时候,才拿起手机扫了几眼。

    一个电话也没有。

    他也真舍得,都上午十点了也不打电话叫她起床。

    宋柠指甲按着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边伸手打开了酒店的门,上电梯的时候,电话接通了,男人语气如常:

    “柠柠。”

    宋柠抬眼看了眼楼层,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的钱包好像不见了,续不了费了。”

    她理所当然地提出诉求:“我能去你家住吗?”

    和她同一个电梯的职业女性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男人顿了顿,宋柠已经到了大厅前,准备退房了,职业女性跟在她后面,看到上面续了一年的费,若无其事地转开视线。

    宋柠眨了眨眼:“退了吧。”

    她问电话那边的男人:“你给我续了一年的费?”

    周越想看手边的文件,可是心绪根本静不下来,闻言沉默一瞬:“嗯,这段时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嗓音微哑:“你先住酒店吧。”

    宋柠:“我不。”

    她指尖点着续费单,示意前台全都取消,然后道:

    “我就要去你家住。”

    周越无意识地捏紧手指。

    最后是怎么答应她的?

    周越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在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的时候,似乎不会跳了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每次猛烈地搏动都在提醒他,他根本忘不了她。

    忘不了那个说等他去娶她的柠柠,忘不了那个,要把一辈子都赌在他身上的宋柠。

    可是那么喜欢他的人,走的时候,却那么的决绝。

    周越闭了闭眼。

    宋柠不记得自己把行李放哪了,索性懒得拿了,先去了趟超市,把生活物资采购齐全了,才打电话问周越:“地址没变吧?”

    周越喉头滚动一下:“没有。”

    宋柠坦然:“那就好,省得我走错了,到时候指不定得多麻烦呢。”

    她这么说着,把东西放上出租车:“我挂啦。”

    周越下意识地想开口让她别挂,他想再听听她的声音,等意识到她已经挂了,才回神,却忽而又想起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宋柠总是不肯先挂电话。

    她说不想让他听冰冷的“嘟嘟”声。

    他也不想。

    所以他们会轮流挂电话。

    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周越单方面等她挂电话了。

    周越的时间观念很强,但是他从来不觉得等喜欢的人挂电话是件很浪费时间的事,只觉得让他的柠柠这么急性子的人等他挂电话,才叫难熬。

    后来她出国了,周越才突然意识到,原来等她接电话,才是最难熬的。

    可是那个电话号码,他再也没有打通过。

    **

    宋柠自己一个人把东西抱到了门口,从吊着的花篮底部摸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还没进去,就有人吆喝:“嘿!嗨!这不是你家,你不能随便进去!”

    宋柠转头,看见一挺潮的帅小伙,警觉性还挺高,边按着电话号码要打电话,边拦在门前面,打量了她几眼,又坦然了;

    “你是周越的助手吧?”

    他指了指门:“就算他告诉你钥匙在哪了,你也不能随便开啊。”

    又看了几眼她抱着的零食:“你等着啊,我打电话给周越问问。”

    宋柠来了兴趣:“周越的助手?周越的助手不是男的吗?”

    潮小伙微愣,还没反应过来说些什么,就有几男几女聚集过来,眼神各异:“你是.......”

    宋悦拿着钥匙,大大方方地和他们对视。

    其中有一位大学生模样,头发又长又直,长得挺漂亮的女生抱胸,语气很冷淡:“这是私人住宅,擅闯要付法律责任的。”

    宋柠挑眉,察觉到敌意的人弯唇:“请问,是哪条法律规定,女朋友不能开男朋友家的门?”

    所有人都是一愣。

    另一个长相很可爱,穿着萝莉公主裙的女生鼓起腮帮子:“你胡说,大哥哥根本没有女朋友!”

    宋柠嘴角这么一扯,看了眼小萝莉一眼。

    “他一直都有。”

    宋柠眉梢单挑,美得张扬:“你们有意见?”

    她说着要往里面去,潮小伙却不依不饶地堵在门口。

    宋柠正准备把东西放下,教教这一帮,见义勇为,挺身而出的小朋友,什么叫做“莫管他人瓦上霜”,就听见引擎熄火的声音。

    顾子言走过来了,看见他们,顿了顿,又看向宋柠。

    “周越不是送你去酒店住了吗?”

    他这话语气平缓,眼神却有些不客气:“你怎么跑他家来了?”

    其他人会意,原来是追着他们周哥来的,还知道钥匙在哪,心机女。

    宋柠耐心快被这群人耗尽了,嘴角这么一扯:“顾子言,你怎么那么喜欢多管闲事?”

    “难不成.......”她眼尾这么一斜,“你暗恋我?”

    顾子言脸色微冷:“宋柠!”

    宋柠笑:“顾子言,不管你们呢,再怎么反对,周越他喜欢我,离不开我,这就是事实,你们再怎么反对有什么用呢?什么都别管,让我们恩恩爱爱的不好吗?再这么闹下去,我怕影响你们兄弟感情。”

    顾子言神色间带了些冷笑:“你也配?”

    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

    她把周越当什么?备胎吗?还是只要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

    他绝对不允许周越被这样的女人再蛊惑第二次。

    宋柠摸了摸耳环,好整以暇:“我不配,难道你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