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

    顾子言明显气得不轻。

    这时旁边的人也开口了,潮小伙甩着自己身上的哨子:“顾哥,我看你啊,也不用和他废话,私闯住宅违法,我们直接送她去警局?”

    萝莉打扮的人也不忿:“对!送她去警局!”

    宋柠懒得理他们,把东西提起来了,就这么看了眼潮小伙。

    挡着的人先是一愣,然后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宋柠进去了。

    别人推他才反应过来:“蔡伟!你干嘛呢!你怎么不拦着她啊!”

    蔡伟脸色尴尬,挠头:“我也不知道啊.....”

    她就这么一看,他就下意识地愣住了.......

    顾子言脸色微沉,身后就突然响起周越的声音:“怎么了?”

    穿着公主裙的女生立刻回头,告状道:“周先生,刚刚有个女生直接拿了钥匙开了你家的门,蔡伟和她说,要先打电话给你她还不让,还说她是你女朋友......”

    周越微顿,宋柠已经倚在门边上,懒散地挑眉。

    看着他和女生站在一起的时候,嘴角还这么一扯。

    周越立刻走到她身边。

    宋柠下巴微抬:“你朋友?”

    周越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邻居。”

    她语调拖长,“哦”了一声:“你异性朋友不少。”

    这话说的,周越心脏都像是被她捏了一下似的,下意识地解释道:“我没有......”

    其他人瞠目结舌。

    看周越这个态度,这个女生,还真是他女朋友啊?

    穿着萝莉公主裙的女生手指捏着裙摆,咬了咬唇,看着挺冷淡的女生也顿了顿,看向宋柠。

    “对了,”宋柠态度不冷不热,表情也似笑非笑的,“刚刚他们问我是不是你女朋友,还有这位.....小朋友,说你没女朋友?”

    她这么一挑眉,周越都觉得自己什么都愿意给她了,声音哑了些:

    “你是。”

    宋柠:“嗯哼?”

    周越沉默一瞬,转向那群人,哑声:“我们一直是男女朋友关系,只是这几年......她回来得少。”

    顾子言脸色很冷,看样子一点也不喜欢宋柠。

    聚在周越家门口的几男几女也神色复杂,往后退了几步,宋柠就这么扫了他们一眼,直起身进屋了。

    周越简单颔首,然后跟了进去,把门带上了。

    “顾大哥.......”

    穿萝莉裙的女生不甘心地向顾子言求证。

    顾子言微顿:“他们以前确实是男女朋友。”

    女生自动脑补:“所以,她是来找周哥复合的?”

    这话顾子言没回答,不过他不喜欢宋柠,也不想看见周越再和这个祸害在一起,看着表情就像是默认了一样。

    男男女女的表情瞬间更复杂了些。

    所以,周哥和这个女生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

    房间里。

    宋柠自顾自地进厨房泡柠檬水喝,房子里一切的陈列都和之前没什么差别,她很顺利地找到了杯子,找到了柠檬片,正准备放方糖的时候,男人把糖袋递给了她:

    “柠柠........”

    脑海中突然有个声音响起来:“直接抱不行吗!磨磨唧唧的!”

    宋柠嘴角这么一扯,正准备抬头让系统闭嘴,男人就从身后抱住了她。

    宋柠一顿,周越自己反倒身体一僵,喉头滚动一下,克制地吻了一下她的侧脸。

    宋柠自顾自地继续放糖,搅拌,男人没什么动作,就是呼吸有些重。

    宋柠端起柠檬水,喝了一口,眼睛惬意地眯了眯,映在门上,煞是好看的模样,周越才哑声:

    “你吃醋了?”

    宋柠:“我不能吃醋?”

    她从他怀里出来,正对着他,很漫不经心的慵懒模样,指甲轻轻地弹了弹杯壁,眼帘掀起:“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还有朋友不知道我。”

    周越喉咙艰涩,半晌。

    很嘶哑的声音。

    “是你先走的。”

    三年。

    他认识了其他的人,她也是.......

    宋柠把杯子放下来。

    草率了,她忘了,这波的确是她理亏在先。

    本来想走的人立刻回身,捧着周越的脸。

    男人五脏六腑都在搅着疼,猛然对上她清澈专注的眼神,就是一怔。

    整个人都好像被她这一汪湖水给困住了一样。

    “那都是意外,我以后再也不走了,”宋柠想着,又道,“如果我有什么苦衷要走,你也必须相信我。”

    她说着这么蛮不讲理的话,语气里又带了几分娇横和委屈地再度开口:“我这么喜欢你。”

    你不可以不相信我。

    周越其实问过自己很多次,为什么每次宋柠都能这么理直气壮地逼自己让着她。

    明明就是她不讲理,明明就是她耍无赖,凭什么每次都是他认错?

    可是过会儿又总是晃神。

    她是宋柠啊。

    他怎么可能,不纵着自己的柠柠呢。

    他巴不得宠着她。

    就像现在。

    周越很想说,你不能有苦衷,你已经走了一次了,我不允许你走第二次,可是身体已经快于想法地,紧紧抱住了她,哑声回应:

    “好。”

    周越永远都会相信宋柠。

    宋柠满足地在他怀里蹭了蹭,想起什么,又道:“我们去领证吧?”

    周越没缓过神,宋柠继续:

    “我总觉得要有什么变故,不如这样吧,以后我要是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话呢,我就把你送给我的戒指戴在左手上,你就不许不等我,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周越听到“不要你”三个字的时候,手下意识地收紧,喉头耸动:

    “好。”

    他什么都不知道说了,只想答应他的柠柠说的一切。

    像以前那样,好好地和她在一起。

    宋柠这回是真心满意足了,放开他,又掐掐他的脸:

    “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周越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看你回来了没。”

    宋柠:“我就算记性再查,也不至于回家的路都不记得吧?”

    回家的路......

    周越的心脏被烫了一下,又低声道:“只是想回家看你。”

    宋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本正经道:“周越,你真的很有做昏君的潜质。”

    结果周越这天就真的没再去公司。

    宋柠还没喝几口柠檬水,杯子就被周越放在了吧台上,他低头亲吻她,在厨房,还有客厅。

    最后宋柠硬是懒得动弹了,把周越当人形枕头,睡着了。

    留下男人定定地低头看着她,眸光深邃暗沉。

    明明当初,她刚走的时候,他什么都不习惯,做什么都只有自己一个人,心里空荡荡的,家也不愿意回。

    可是现在,她走了三年,回来才两天,他心里空空荡荡的房间,和这个家,却好像瞬间就被填满了一样。

    似乎她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周越低眸,握住了她的手,很紧。

    好像他们从来都不曾分开过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