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结婚了?!你你,你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结婚?!不是,她才回来多久你们就结婚了?确定不是找你当,咳咳咳咳咳.......”

    “周越,你真的不再想想吗?为什么突然就结婚了?你没问问她?”

    “她回来不会就是为了和你结婚吧?不是周越,你缺心眼啊,要结她早和你结了,你.......”

    “结,结婚?!怎么这么突然啊?”

    “啊?周哥?你们,婚礼呢?”

    “就这样直接结了啊,周哥,有点草率了吧.......”

    ......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震惊诧异,男人都只是缓声:“嗯,补办婚礼的时候,再请你们参加。”

    明显就是认真的。

    周越的邻居,之前堵宋柠的那帮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忍不住谈论起这件事来。

    蔡伟咂舌:“还真别说,周哥真不像是会闪婚的人。”

    瞧着挺冷淡的女生叫卓然,语气淡淡的:“顾医生之前不是说,他们原来就是男女朋友。”

    “也是哈,”另一个人插话,环顾周围的人的表情,挤眉弄眼的,“还没复合,人就住家里去了,复合领证,倒也不奇怪。”

    李冉道:“没复合就说自己是周大哥的女朋友,还直接跑人家家里去了,也就周大哥看在她是女孩子的份上,给她留点面子,要是其他人,说不定都直接把她给赶出去了。”

    话里话外都带着敌意。

    其他人知道李冉喜欢周越,表情多少带些尴尬出来。

    李冉继续:“周大哥那么理智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人?肯定是她用了什么手段,逼周大哥的。”

    “是吗?”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轻佻慵懒的女声:“看来你知道得不少啊。”

    其他人微愣,转了头,才发现,穿着很显身材的露腰上衣,阔腿裤,外搭一件白色外套,显得清冷又迷人的人正在看他们。

    手里握着高脚杯,单挑着眉:

    “不知道,你还知道些什么啊?”

    李冉脸色变了变,但只是片刻,她就恢复了镇定,不要脸地和宋柠打了招呼。

    又扫了眼宋柠的打扮,弯唇:

    “宋小姐,你都结婚了还来这种地方啊。”

    宋柠轻笑一声:“这种地方?什么地方?”

    她手搭在吧台上,身体微微前倾,一双笔直地大长腿,勾着椅子,动作慵懒地旋转着:“你倒是和我说说?”

    李冉正准备开口说话,突然余光瞥见某个熟悉的身影,眼神微暗,手里的酒杯这么一歪,金黄色的酒就泼在自己的身上了。

    因为穿着的是轻薄的衬衫,所以沾了酒液之后,女生身体的曲线立刻就显露出来。

    女生尖叫起来:“啊!”

    宋柠动作一顿,周越已经到了她身边,眼神掠过她,又立刻背过身去。

    宋柠见周越准备脱外套了,眼神泛冷,自己把外套扯下来,扔给啜泣不止的李冉了。

    周越脸色变了几变,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罩在了宋柠身上,搂住了她。

    宋柠:“........”

    宋柠:“?”

    系统:啧啧啧,人家女生都快走光了,你第一反应是背过去,你家的那位也不过是露了个腰,就紧张地直接扯外套了,真不愧是零四号喜欢的男人。

    双标双得够明目张胆。

    李冉还在哭:“宋小姐......你,你.......”

    其他人听到这里的骚乱,也忍不住往这边看,吧台这块区域一下子成了整个酒吧视线的焦点。

    李冉还在边哭边控诉:“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能这么蛮横地,直接拿酒泼我啊......我们都是女孩子,你也知道.......”

    宋柠也假哭:“什么啊,人家什么都不知道。”

    边假哭还边往周越怀里钻。

    男人下意识地收紧了手臂,将女人圈在了自己怀里,这是提供保护和依靠的姿势。

    宋柠停住了假哭,满足地蹭了蹭,对李冉挑了挑眉。

    李冉手指甲掐进了掌心,哭得更厉害了:“周大哥........”

    周越英俊的面庞微冷:“李小姐,恐怕是你误会了。”

    “我妻子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

    李冉捏紧了手指,男人却惦记着怀里的人,收回了视线:

    “如果您坚持认为是我妻子做的,请您联系我们夫妇的律师,明天我们再来取酒吧的监控录像。”

    李冉还忍不住想说什么,周越已经低头,对怀里的人说了句:“我们回家。”

    宋柠满意地弯唇,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男人一个公主抱,颇为般配的两人就这样离开了酒吧,留下李冉一个人,脸色青白交错。

    酒吧外的风有些大,男人收紧了臂弯,宋柠蹭着他的脸,撒娇:

    “周越,我好冷啊。”

    周越脚步一顿,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到了车上,给她系安全带的时候,去把她按在副驾驶座上,亲了很久。

    松开的时候,嗓音都哑了:“谁让你来的。”

    宋柠眨眼睛,委屈:“我之前也来啊。”

    周越生气了,咬了她的下巴一下,才直起身,坐到了驾驶座上,打开空调,准备回家。

    宋柠有恃无恐:“难道不该我问你,怎么还来这种地方吗?”

    她趁着他还没开车,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嗓音甜腻:

    “周先生,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有妇之夫啊。”

    周越顿了顿,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紧,突然,他解开了安全带,再度把她压在了副驾驶座上,对上她清澈的眼神,气势消下去大半,只剩下低哑的嗓音:

    “是你先来的。”

    宋柠心想,周越这三年真是学坏了,以前都是一个劲地认错,现在还知道把错推到她身上了。

    却还是开口道:“你是来找我的?”

    周越眼睫颤了一下,弯起手指,蹭了蹭她下巴上的牙印,才回答道:

    “是,我来找你的,周太太。”

    他看着她:

    “你现在也是有夫之妇,这种地方.......”

    他顿了顿,嗓音哑了些:“少来。”

    宋柠眨了眨眼,勉强答应:“行叭,我尽量。”

    男人却不打算回到自己的驾驶座上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眼神暗些:“疼么?”

    宋柠反应几秒,才意识到他问的是牙印,立刻捂着下巴:“疼疼疼,可疼了。”

    周越下意识地伸手,见到她狡黠的眼神,才反应过来,神色无奈些,看着她闹了一会儿,忍不住想笑,转开了视线。

    等宋柠也眉眼弯弯地亲了他一下,他才转过头:

    “下次不会了。”

    宋柠:“嗯?”

    周越看了她一会儿,揉她的头:“不咬你了。”

    宋柠:“别啊,下次别咬这了呗,出门都不好遮.......”

    周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