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柠却还凑近了些:“下次考虑一下?”

    周越又想笑,又有些无奈,最后只能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对上她的眼神,想说什么又全都忘光了,只记得回答:

    “嗯。”

    想要什么都给你。

    **

    回到家之后,周越就进厨房给她泡姜汤了,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抱着个抱枕,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边睡还边咂嘴。

    周越把姜汤放下了,正准备把她抱回床上去睡,被抱起来的人就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了他身上,而且越缠越紧,就像是小孩抱着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不舍得撒手。

    周越眼睫这么颤动一瞬,怀里的人就蹭起来。

    脸颊蹭着他的,软软的,凉凉的,和果冻一样。

    周越心里异常的柔软,把她抱到床上,看她抱着自己睡得香甜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亮了几分。

    他知道她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解药,一直都知道。

    周越低头吻她,然后和她十指交握,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晨。

    周越脸色惨白地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去摸身边的人,在意识到自己还牵着爱人的手之后,身体才好像结束了漂浮的状态,落到了实处。

    宋柠嘤咛着翻了个身,被男人揽在怀里的人下意识地甩开他的手。

    男人松开了她的手,低眸一瞬,下一秒就被女人抱了个满怀。

    睡的正香的宋柠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瞬间就安抚住了周越,只是满足地砸吧砸吧着嘴。

    周越心里定了,抱着她没再松开。

    直到闹钟响起。

    他们的作息和三年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一起洗漱,等着周越做早餐,看新闻,然后周越去上班,她去上课。

    不过宋柠现在已经毕业三年了,所以也没有课程要上了,周越索性就留在家里陪她。

    起初他还担心,这样整天粘着她,会让她觉得很烦。

    可是一连一个星期,宋柠也没有任何勉强和不满的意思,周越才勉强放下了心,继续守在了宋柠身边。

    世界意识默默地叹气。

    这才是被偏爱的表现啊,什么都不用想,爱你的人就会先帮你想好。

    而且被偏爱的人,从来就不会受任何委屈,因为习惯被偏爱,所以遇到什么,都会直白地说出来,因为知道会得到重视,所以潜意识里从来都不会想到要瞒着不说,委屈自己。

    零四号喜欢的人,也能这么地喜欢她,真是难得啊。

    不过这样平静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很快,就有自称是周越亲人的人找上门,想要认回周越。

    宋柠吃着薯片,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偏厅里正在说话的几人。

    傅家的人神色有点微妙。

    资料里说,他们这个大哥,有一个很喜欢的初恋女友,三年前突然不声不响地走了,前不久才回来,他们大哥也什么都没问,就和她领了证。

    他们还在想,大哥是不是真的那么喜欢那个叫宋柠的女生。

    结果到了才见识到,他们大哥有偏爱这位大嫂。

    别的不说,请他们进偏厅,让那位大嫂在正厅吃薯片看电视......这宠溺程度,可见一斑了。

    周越神色淡淡。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他也尝试过找过自己的家人,可惜年代太过久远,他的记忆也不甚清晰,所以没什么发现。

    没想到,他已经放弃找回家人了,他们却找了上来。

    而且还提供了DNA鉴定的说明书。

    傅家现在有两个儿子,就坐在周越对面,一个傅荣一个傅清,和周越长得都有些相似。

    傅清大一些,性格也更沉稳:“周先生。”

    因为周越还没有表态,所以他还是这么称呼周越:

    “请你原谅我们,因为之前......就出现过DNA鉴定书造假的情况,所以为了保险,也为了避免无用功,我们在来之前,就已经提取过DNA,做了亲子鉴定分析。”

    周越根本不用看都知道结果。

    如果不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他们根本不必找上门来。

    令他在意的是话里的潜台词:“你们.......一直在找我?”

    傅清立刻道:“当然。”

    他顿了顿:“父亲和母亲知道结果之后,本来想亲自来一趟,可是被家里一些琐事给拖住了,所以我和傅荣,才会冒昧前来......”

    说了这么多,傅清还是有些摸不透周越的意思,缓声道:

    “不知道周先生,是什么意思?”

    周越顿了顿,放下了手里的茶杯,道:“我暂时......”

    宋柠突然出声:“他会回去的。”

    周越起身,自然无比地抽了纸巾,给她擦手,低眸:“不是在看电视吗?”

    宋柠:“我没看,在这听了一会儿。”

    傅清顿了顿。

    周越和宋柠作为当事人,可能意识不到,可是他这个之前也只见过照片的局外人,刚刚却看得清清楚楚。

    周越那霎时间就温柔下来的神色,和宋柠一见到他,眉眼间就藏不住,露出来的娇纵和骄矜。

    他大哥一定非常纵容她,才会让她在他们面前表现得这么任性,并且不加掩饰。

    周越看了会宋柠,才转向傅清和傅荣,言简意赅:“我会回去的。”

    傅清下意识地看了眼宋柠。

    没想到这个女人对他们大哥的影响这么大,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大哥改变主意。

    这么想着,还是点头道:“好。”

    离开的时候,一直没开口的傅荣忍不住问道:“二哥,你说,爸妈会同意那个女人进门吗?”

    爸可是很注重门第的啊,妈也是,根本看不了大哥受任何委屈。

    她要是知道那个女人曾经把大哥抛下三年,自己出国快活去了,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傅清顿了顿,脑海中突然闪过那个女人的身影,又道:

    “不是那个女人。”

    他语气平缓:“是大嫂。”

    傅荣愣了愣。

    晚上的时候,周越给宋柠削苹果,宋柠问:

    “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周越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什么?”

    宋柠咬着苹果:“我为什么让你回去啊。”

    周越低眸:“为什么?”

    宋柠想了想,眯起眼睛笑:“当然是因为你一直在找他们啦。”

    她把苹果递到他嘴边,男人就着她咬了的地方,咬了一口,宋柠继续:“而且我听说,那个傅家很有钱,超级有钱.......”

    她笑:“我刚刚说了两个理由,你猜哪个是真话,哪个是假话?”

    周越只是笑,不说话。

    换在以前,宋柠肯定会说:“你这个笨蛋,肯定是哄你的才是假话啦!”

    可是现在,宋柠却是笑眯眯地凑近:“你好笨呐,当然两个都是真话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