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越心里微动,忍不住伸出手,扶住了她的脑袋,对上她的视线。

    宋柠继续道:“我以前都是逗你玩的,我怎么可能不在乎你的感受呢?”

    她捧着他的脸,笑容像是灿阳:

    “好不容易找到家人了,当然要回去啦,我还要见爸妈呢......”

    她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害羞,周越的心脏却跟着这话颤了一下,眼睫也下意识地震动起来。

    他的柠柠回来之后,就好像比以前更知道怎么撩拨他了。

    爸妈......

    家人......

    周越心里发烫,像是有簇火,摇曳着光。

    他知道点亮这些温暖的人是谁,所以才会越来越舍不得放手。

    宋柠趴在他身上,心里默默地数数:

    三,二,一.......

    “我知道。”

    周越握着她的手,感受着从她身上传过来的,温暖的温度,眼睫低垂,眉眼都勾勒出温柔的弧度,像是立身于万家灯火下,一身柔和的光辉。

    仿佛披星揽月,眼中却只有她一个人。

    我从来都知道。

    宋柠弯眸。

    **

    金茶楼。

    周越去意已决,朋友们不好说什么,只是顾子言放下酒杯的时候,还是说了一句:

    “傅家不普通,你小心一点。”

    其他人夹着菜,看着周越淡然的神情,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他们认识周越的年岁长,也帮着找过,可是实在太难找了,周越自己也没抱太大希望,所以没找到的时候,也没有多失望,只是说,算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周越找到家人的心思淡了几分,他们不知道。

    可是那是傅家呀.......

    京城的顶级豪门,几乎垄断了经济命脉的大家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周越会喜欢这样的家?

    相认也就算了,可是直接跟着回去了,压根不是周越能干出来的事儿。

    还能是谁?

    三年前周越还没现在这番事业,那个宋柠就作天作地的,搞得周越大病小病不断,还要照顾她......

    现在知道周越事业有成了,回来就央着他把婚结了......

    周越是傅家人这件事,连他们都知道了,宋柠能不知道?能不在里面撺掇?

    说什么他们也不信。

    顾子言心里也门清,饭吃完的时候,淡淡道:“正好我准备去京城学习,顺路和你们一道。”

    宋柠看了眼顾子言,眼尾扬了扬。

    最后一道走的。

    傅清和傅荣来接的人,见到他们:

    “大哥,大嫂,顾先生。”

    顾子言淡漠回应,心里想着能让京城傅家的两位小公子,现在就把这声大嫂给叫了,宋柠也真算有本事了。

    对宋柠的冷意又多几分。

    他就知道,有宋柠在,周越怎么也甩不开傅家长子这个身份。

    坐的飞机。

    一路上宋柠安安静静地刷剧,周越抬手给她喂零食,递饮料,照顾得无微不至。

    顾子言抬眸看傅荣傅清的反应。

    年龄小点的傅荣只觉得牙疼,转过脸不看了。

    傅清则是眼眸微深之后,又对上顾子言的视线,微顿。

    下飞机的时候,顾子言和他们告别,看了眼傅清,傅清就借口公司有事,先走了。

    回来的时候,握着手机,一言不发。

    他们虽然能查到大哥的经历,可是感情这种事,哪里是几张纸写得明白的?要不是大哥的好友特地跟着来,告诉他这些,他还真不知道,能让他们大哥这么在意的这位宋小姐,原来这么有本事。

    离开三年回来就能和他大哥复合,闪婚。

    也怪不得她要撺掇大哥回来。

    他们傅家毕竟声名显赫,就算再不注重门第,也不可能让他们大哥,娶一个心机这么深的女人进门。

    傅清定了定神,带他们回了傅家。

    傅家的别墅的确富丽堂皇,大门一开,满目的花草打理德比皇家园林还要喜人。

    别墅高耸,金碧辉煌。

    宋柠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撩着头发靠在了周越身上。

    周越低声:“困了?”

    开车的管家看了眼后视镜。

    宋柠打了个哈欠,蹭着他的胳膊:“我睡一会儿。”

    周越伸手理着她的发丝,让她能靠着自己睡,就不动了。

    车停下的时候,宋柠自觉地揉了揉眼睛,周越看着她坐起来,护着她的头:“还是很困?”

    宋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困,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又打了个哈欠:“到了?”

    周越不自觉地声音放柔:“到了。”

    宋柠勉强清醒些,被周越扶着下了车,才打量了眼眼前的别墅。

    不,应该说是庄园。

    比她见过的大部分家族豪多了,倒也不算最壕的。

    宋柠移开视线。

    傅家人倒是不少,他们一踏进大厅,就遭到了各色眼光的洗礼。

    傅家夫妇也很激动,傅夫人拿手帕擦着眼角,问了些周越小时候的事,余光瞥见周越摩挲着宋柠的手指,宋柠又眼睫颤着,似乎有些疲乏的模样,忙道:

    “你看看我这记性。”

    “一路来累了吧?你们先上去休息吧,”她维持着一个母亲的慈爱形象,“晚上再说也是一样的。”

    傅钟也道:“管家,房间收拾好了吗?”

    管家点头,伸手带他们上去了。

    傅夫人看着周越侧眸看宋柠的眼神,顿了顿,又转向神情明显冷静许多的二儿子。

    宋柠一进房间就扒着周越睡着了。

    宋柠睡觉的时候极其不安分,很喜欢乱动,刚在一起的时候,周越守着她睡午觉,根本不敢走开半分钟,只要走开,回来的时候必看到她捂着额头,坐在地上,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周越只能改了午睡的习惯,盯着她睡。

    后来在一起久了,就习惯了,就算睡着了也会下意识地抱着她,防止她因为乱动翻到床下去。

    有时候也会被宋柠弄醒,半夜睁着眼睛,无奈地看着她翻来翻去。

    她真的很娇气,很娇气。

    有一次周越加班,本来就累,晚上还被宋柠闹醒了,他揉着太阳穴,睁着眼睛想,自己明天是不是该去买点安眠药,或者提神的东西,就被她吧唧亲了一口。

    他还以为宋柠醒了,转头一看,他家小宝贝还睡得香香的,在咂嘴。

    周越在黑暗里无声地笑了。

    那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他们大概会在一年后结婚吧。

    结婚,然后不要孩子,他给她守一辈子的夜,看她一辈子的笑。

    周越这么想着,心口的火花烫出的小洞,就呼呼的往里灌风,一点点的,把心都全部灌满了,然后整个心脏都是柔和的,暖和的春风。

    全心全意地吹拂着眼前的人。

    宋柠这一觉睡得很长。

    期间傅家人还上来看过,半掩的门缝里,身影清矜的男子坐在床上,怀里搂着女子。

    他根本没睡。

    傅夫人手里的帕子绞起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