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柠醒的时候不早不晚,正好是晚餐的当头。

    半边身子都被压麻了的人眉头都没动一下,只是低眸,手指熟练地给她揉着太阳穴:

    “很累?”

    宋柠本来觉得满身疲乏,感觉到他在身边,唇角翘了一下,声音甜甜的:“不累。”

    她想和他闹来着,看见他低垂的眉眼,又蓦地心软:“你没睡啊?”

    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压着他睡的,周越能睡着才有鬼了,立刻站起来,就被他拉住。

    稍微有些刺痛感,很麻的手臂没什么知觉。

    但是周越还是拉着她,弯起了手指,笑:

    “我不累。”

    宋柠还想说什么,听到了说话声的人站在门外,嗓音温柔些:

    “周越,你们醒了吧?吃饭了。”

    宋柠只能先下床,给他捏着手臂:“下次别让我压着你睡了。”

    周越顿了顿,看向她,嗓音低哑些:“怎么了?”

    宋柠本来想说什么,又止住话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看上去很累。”

    周越看了眼镜子:“有吗?”

    宋柠伸手扯了扯他的脸,周越纵容地弯腰。

    门外的人扯着手帕。

    傅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家里的规矩不是很多,佣人也少,晚餐的时候准备的是一些家常便饭。

    傅夫人不大喜欢宋柠,可是看着周越连吃饭的时候,都时刻关注着宋柠,顿了顿,还是夹了一筷子肉给宋柠,笑眯眯的:

    “这也太瘦了,多吃点。”

    宋柠眉眼一弯:“谢谢妈。”

    饭桌上的人都是一顿,周越表情如常,给她夹菜。

    傅夫人心里突然一热。

    管儿媳妇多能作,能让儿子心里认了她这个母亲就好啊。

    晚饭后就是惯常的闲聊。

    傅夫人问起周越以后打算怎么办,留在海城还是京城,公司又怎么处理,周越没回答,看了眼宋柠。

    正在吃水果的宋柠眨了眨眼。

    周越看着她,缓声:“都有可能。”

    他的柠柠在哪,他就在哪。

    傅夫人get了,她这大儿子是真的,非这位宋小姐不可了,虽然傅清说了那么多,但是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他们说着是血脉相连,在周越心里的地位,可能还比不上宋柠手里的那块水果来的有价值。

    要留下周越,关键还在宋柠。

    察觉到傅家人眼神的宋柠慢慢地咀嚼着水果,眼神微动。

    她怎么觉得,她好像被盯上了?

    果然没过多久,傅夫人就和蔼地问:“宋柠喜欢哪啊?”

    宋柠想了想:“我觉得都挺好的。”

    可能是在快穿局待久了,所以对安定的生活也没了那么多的期待,反而养成了随遇而安的性子:“反正现在交通也很方便,到时候往来也很快的,对吧?”

    这类似于撒娇的话是对周越说的,周越应了一声,表示赞同。

    傅夫人一看,要糟,立刻使眼色给老头子。

    傅钟咳嗽几声:“你们也都成家了,我们也不操心,就是公司里的事.......”

    傅清顿了顿:“大哥,父亲,年纪也大了,我和傅荣也还在上学,你看......”

    宋柠吃着瓜。

    她知道傅家人说的公司是指哪一家,傅思集团,上市当天市值就达到了逆天的数字,后续发展更是势不可挡。

    很有名。

    话说......周越原来的公司叫什么名字来着?

    宋柠在这走神,周越看了她一眼,缓声:

    “我没有经验,公司的事,可能不方便插手。”

    宋柠吃着水果。

    傅钟觉得这事有点棘手了:“你现在也在经营公司,怎么能说没有经验呢?而且,宋柠现在也没工作吧?你们都在傅思,也好照看一点嘛。”

    周越顿了顿,看向傅钟,眼神里露出几分冷淡。

    他很忌讳他的柠柠被查。

    傅家人还没来得及解释,宋柠就插了块水果喂给周越吃:

    “张嘴。”

    语气还挺自然。

    周越低眸,张嘴把水果吃下去了。

    宋柠指挥着:“我渴了。”

    周越不放心留下她一个人面对傅家人,对上她明亮的眸子,还是顿了一顿,起身去厨房了。

    傅家人都是一顿。

    傅夫人还想着解释一下,没有仔细查宋柠,就是看了些资料的事,宋柠就道:

    “你们一上来就让他接管傅思,生怕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找不上门呢?”

    这话挺不客气,傅家人都坐直了些。

    “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

    傅荣忍不住插话:“他们敢!”

    宋柠拍了拍手:“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地放明枪,还不敢背地里玩阴的吗?”

    傅钟神色谨慎些:“宋小姐的意思是.......”

    宋柠笑眯眯地:“你们也别那么多花花肠子,我和周越在一起这么久了,知道他一个人都是怎么过来的,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你们有良心,一直在找他,你以为他知道了你们在京城的地位,就会来认亲了?”

    她五官冷然些:

    “周越就是想回个家,什么都不想要,我也是。想让他留在你们身边不是只有利益捆绑这一种办法,要想让他回来,就把你们欠的这些年,都给补齐了。也别想让他,和我,掺和你们那些事儿。”

    “还有,”宋柠起身,“想拆散我们就免了,你们要是真想不开,我们明天就走。”

    傅夫人立刻道:“你这傻孩子,我们怎么会拆散你们呢!我感激你陪着周越还来不及呢!”

    周越脚步一顿。

    宋柠挺坦然地伸手,周越就把吸管头转向了她,握着水让她喝。

    傅夫人心里难受了。

    周越是真向着宋柠啊。

    宋柠对自己态度不怎么样,周越就跟着冷淡起来了。

    可是傅夫人心里也知道,他们缺席的这么多年,确实只有宋柠,是踏踏实实地陪在周越身边的,否则周越也不可能这么喜欢她,甚至因为宋柠说了一句他会回去,就改变主意回来了。

    傅钟也是心里微叹。

    事已至此,他们除了顺着宋柠的意思,还能怎么办呢?

    周越毕竟离开家这么多年,对家里还有没有感情还是另说,现在周越还这么喜欢她......

    只是提了句宋柠的情况,周越脸色就变了,要是真强迫他们分开了.......

    他们就算是再想不开,也不能直接犯周越的忌讳啊。

    傅家人妥协了,对宋柠的态度也软化了不少。

    宋柠也就劝着周越不要把他们暗地里查他们的事放在心上了:

    “傅家人不是说之前还有冒认的嘛,查就查了呗,也很正常啊。”

    毕竟傅家这么显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