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遇到的牛鬼蛇神也多些,谨慎些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越敛眸。

    他知道。

    所以傅家先做了亲子鉴定,调查了他的过去,这些他都不介意。

    可是他不希望他的柠柠,因为他的身世,事无巨细都暴露在这家人面前--如果不是因为他,傅家人对于柠柠来说,也只是陌生人。

    他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宋柠却好像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搂着他的脖子,歪了歪头:

    “周越,你在想什么呀?”

    她喜欢伸手扯他的脸:

    “他们是你的亲人,当然也是我的亲人了。”

    她的话像融化的热巧克力,一点一点地浇上去,几乎要把周越的心都给融化了:

    “我们已经结婚了啊。”

    理所当然又顺理成章的语气。

    周越找不到反驳的话,也不想反驳,只能敛眸看着她,最后嗓音低缓地应了一声:

    “嗯。”

    我们结婚了,我们是一家人。

    傅家就这样接受了宋柠的存在。

    而且按照宋柠所说的,没有再用傅家的任何东西捆绑周越。

    傅清和傅荣对宋柠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警惕提防,转为了现在的坦然从容。

    他们大哥理智又淡漠,喜欢大嫂,一定有他的理由,而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让大哥对家里产生归属感。

    否则,找了那么多年的人,如果不愿意认他们了,爸妈和他们,都不会开心的。

    宋柠也把傅家的情况摸清楚了些。

    就和顾子言说的一样,傅家的水的确很深,光是亲戚间那错综复杂的关系,都够演一出两百集的大型家庭伦理电视剧了,更不用说傅家名下产业无数,那个牵制这个,这个阻碍那个的,看着就头疼。

    周越和宋柠都不是很想参与,傅家人也就随他们去了。

    暗中窥伺傅家的人也安了心。

    没有外人插手傅思集团的事务,局势想乱也乱不下去。

    唯一不高兴的,可能就是顾子言了吧。

    他来京城调研学习完,临走的时候,和周越约定好在一起聚一聚,结果就看见宋柠一如既往地娇纵任性,半分被傅家人警告后的收敛样都没有。

    顾子言摩挲着茶杯的杯壁,嘴角这么一扯。

    宋柠能继续作,原因无非就两个。

    要么,就是那位傅家的二少爷,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傅家也顺势接受了宋柠,所以宋柠才会继续我行我素,要么就是傅家警告了,但是因为周越护着,最后妥协了,宋柠仍旧本性不改。

    左说右说,要不是周越纵着,宋柠就算是再作,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傅家毕竟是钟鸣鼎食之家。

    顾子言这么想着,在宋柠有事暂时离开的时候,还是缓声问:

    “傅家,接受你和宋柠的关系了?”

    周越给宋柠剥着虾:“嗯。”

    顾子言把茶杯放下,活动着手指,眼神冷淡些。

    “我一直想问你......到底喜欢她什么?青梅竹马?可是当年喜欢你的人那么多.......”

    宋柠和周越是高中同学,大学的时候才正式在一起,周越选择了跳级,先毕业出来创业,那个时候,宋柠的学费都是周越给的。

    他就像捧着公主似的,捧着宋柠,把她养得娇气又任性。

    别说顾子言了,周越的朋友里就没几个真的喜欢的了宋柠的。

    太作了,又闹腾,爱发脾气不说,还根本不在乎周越的感受。

    周越几次生病,都不见她来,她倒好,自己有个头疼脑热的,从来不看时机场合,就哭着闹着要周越照顾她......

    顾子言都觉得,周越可能是被下了迷魂汤了,才喜欢上这么一个作天作地的作精。

    周越放下虾,语气很淡: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一直不喜欢她。”

    他对上顾子言的视线,直直地看着他。

    明明柠柠很好。

    顾子言微顿,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才道:

    “谈恋爱的又不是我们几个,我们能怎么知道她的为人?可是细节,我们比你看得更清楚.......周越,我们都在一起见过那么多次面了,你看她哪次注意你有胃病了?你不吃辣,你过敏,这些.......”

    周越声音很缓:“这些我都没有告诉过她。”

    顾子言被气笑了:“这些如果还要你告诉她,那特么还叫谈恋爱?周越,单方面的付出是没用的,她要是真的喜欢你,就不会连这些都不知道.......”

    周越继续:“她上次知道了。”

    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擦着手,语气也很平缓:“你们走之后,她就不许我吃了,还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搬出来了,辣椒,酒精饮料........”

    周越没继续说下去,只是看向顾子言:“你说得对,谈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可我从来不觉得我是在单方面地付出.......她喜不喜欢我,我知道。”

    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在准备创业的事。

    那个时候,他的心情不太好,连续几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宋柠也知道,她那个时候钱被偷了,不想让他知道,就和舍友去天桥下面摆摊,为了不让他知道,还特地围上了围巾遮住脸。

    他路过那座天桥好多次,有一次起风了,突然看见她的脸,脚步一顿。

    抓住她,揭开围巾的一瞬间,他看到她满脸的灰尘,满手的泡和虫子咬的包,心脏疼得都要炸开了。

    将近四十度的高温,他的柠柠在天桥下蹲了一个月,回去之后生了一个月的病,只能喝白粥。

    她还安慰他说,就当是体验生活了。

    最后还是她的舍友告诉他,她的学费没了,所以偷偷攒钱在还。

    攒了三个月,天天吃馒头,和他见面的时候笑得还是那么灿烂,好像从来都没有受过什么委屈一样。

    他们只知道柠柠的学费是他给的,可是当初高中的时候,也是她,把午餐分给他的。

    他的柠柠从来都没有不爱他。

    顾子言顿住了。

    临走的时候,顾子言问他:“可是人都是会变的,你就不怕宋柠突然回来,是因为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了华尔街日报上吗?”

    周越看着他:“我努力工作,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她看到我的名字,能找回来。”

    “顾子言,你知道,是我离不开她。”

    不是她离不开我。

    顾子言握紧拳头,最后还是走了。

    宋柠回来的时候,还看了好几眼门口:“他走了?”

    周越神情如常地把剥好的虾推到她面前:“嗯。”

    宋柠“哦”了一声,吃着虾,眼睛都幸福地眯起来了。

    周越把她散落的发丝勾至耳后,眸中漾出一抹温柔来。

    这是他的柠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