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柠和周越回了趟海城。

    宋柠和周越说,想留在京城,周越道:“那我们就留下来。”

    所以就和傅家人说了,准备回海城,处理一些遗留事务。

    SN的总部在这里,但是运作模式已经很成熟了,离开了周越也没什么,所以周越没什么好牵挂的,最主要的,是在和海城的朋友告个别。

    最后聚会的地点还是定在金茶楼。

    周越的朋友对宋柠的态度,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大概也是真的了解了之前的种种,可能真的都只是误会和偏见。

    所以一桌人的气氛还算和谐。

    宋柠兴致不高,一直在埋头吃虾。

    周越给她剥着,看着她散落的发丝落下来,把一次性手套摘了,帮她把碎发勾至耳后。

    顾子言看着他们两个,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宋柠的时候,小姑娘笑眯眯地转头看周越,满眼的璀璨星光。

    所以。

    虽然那个时候,顾子言和周越的其他朋友,就从不知道谁那儿,听了宋柠的不少闲话,像是说她拜金,虚荣,不检点之类的.....

    在那一刻,顾子言和其他人还是想过的。

    如果宋柠能够一直这样的,像个太阳一样,用她的光芒,照亮周越的话,她图什么都不要紧。

    只要周越有就行了,反正他那么喜欢她。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和周越的其他朋友开始真心实意地不喜欢,甚至是厌恶宋柠呢?

    顾子言端着个酒杯,往后靠了靠。

    大概是宋柠一句话也不说,就自己收拾了行李,走的那天开始吧。

    周越急疯了,和他们把整个城市都翻过来了,甚至报了警,才知道宋柠只是一声不响地出了国。

    警察都说,行李都拿走了,大概率是不告而别了。

    可是周越不肯相信宋柠这么直接地,就这么走了。

    甚至没给他留下一个电话,一封信。

    他不敢看她买的票是飞往哪儿,只能打着永远打不通的电话,问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可是没有。

    整整三年,宋柠没有一点音讯。

    如果不是周越残存的理智,在警告他不要冲动,那样的周越可能早就把她抓回来,或者疯了吧。

    ........那个时候,他们本来是打算结婚的。

    顾子言放下了酒杯。

    宋柠却拿起了酒瓶,周越伸手阻止,就见宋柠似乎是怔愣了一下。

    世界意识还在嚷嚷:“真的真的!没骗你!你真的怀孕了!不能喝酒!”

    宋柠心里五味杂陈,忍不住看了眼周越。

    周越被宋柠这个眼神看得心脏都疼了,立刻把酒瓶放下:“怎么了柠柠?柠柠?”

    宋柠眼眶一红,抱着他不吭声。

    可是心里却突然像是涌上了万般委屈似的,很快眼泪就沾湿了周越的衬衫。

    周越慌了。

    最后手足无措地哄了她一晚上,宋柠才抽噎着,掐着他的脸:

    “混蛋!”

    王八蛋!

    她搜刮着能骂他的话,骂了他一个钟头,周越每一声都应了,嗓音微哑:

    “我是混蛋,我错了。”

    全都是他的错。

    宋柠压抑的心情得到缓解了。

    本来很抗拒走剧情的人,心绪也平稳了些。

    上辈子,她快死的时候,其实周越已经决定原谅她了,他们通了电话,她准备回家,和他坦白,只是遇上了车祸。

    留下了他一个人。

    这辈子,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结局再重演。

    既然这个世界的世界规则,想看她走剧情,那她就走。

    她走完了,还是要赖在他身边,赖在周越身边一辈子。

    两人打点好一切之后,就回了京城。

    傅钟知道周越创办了SN,所以傅思集团有什么项目,也会回家问问他的意见。

    傅清虽然还在读书,但是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们三个人就会在餐桌上讨论一些有关公司的事。

    傅夫人都忍不住开玩笑道:“我看你们三个人不用吃饭了,直接去傅思上班好了。”

    宋柠咬着筷子,看了眼周越。

    周越看她:“怎么了?”

    宋柠弯眸:“只是突然觉得,我要是想上班了,就和爸妈说的,去傅思,给你当秘书也挺好的。”

    周越想了想:“柠柠想上班?”

    宋柠:“对呀。”

    傅夫人道:“那确实可以,反正傅思现在周越也熟悉得很。”

    傅荣有些搞不懂大嫂的态度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眼神询问起坐在身边的二哥来。

    傅清微顿。

    之前宋柠说,让他们不要用利益捆绑周越,可是现在却主动提出,想去傅思给周越当秘书,实际目的,也只是想让周越去傅思而已。

    原因.....倒也没那么难猜。

    宋柠也走失过,对亲情应该也很向往,宋家最近正好有个大项目,京城没几个家族吃得下,要是求到傅思来,掌权的是他们大哥,就会方便很多。

    只是宋氏一向谨慎,突然提出这么个大项目......

    傅清眸光微深。

    傅家夫妇其实心里也清楚,宋柠如果真的想帮宋家一把,根本不需要掩饰,所以也没有在意,而是直接表示了赞同。

    他们也希望周越对家里的归属感深一些。

    晚上的时候,周越把翻了个身的宋柠抱在怀里,低头亲吻:

    “怎么突然想上班了?”

    宋柠眼角这么一扬:“就是突然想了,不行啊?”

    周越轻笑一声,指节蹭着她的脸,惹得她咬他,才嗓音微哑道:“好。”

    柠柠想让他做的事,他都会去做。

    宋柠亲了他一下,以示奖励。

    周越忍不住笑了好几次,最后把她按在床上,勒令她不许乱亲了,才弯唇,抱紧了她。

    宋柠掐他:“有什么好笑的?”

    亲一下也那么害羞。

    周越闭上眼睛:“就是觉得.....很开心。”

    很幸福。

    能和他的拧拧像这样,安安稳稳地在一起,是他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

    宋柠顿了顿,等周越睡着了,才轻声道:

    “以后,会更好的。”

    只是现在,她必须要做违心的事,才能换来以后。

    没过多久,周越就上任了。

    他并不打算长期接管傅思,所以只是暂时任职,处理傅思的事务。

    宋柠去当了周越的助理。

    说是助理,但是上班第一天,周越就毫不避讳地牵起了她的手,而且戴上了和她的婚戒。

    员工们眼观鼻,鼻观心,等两人进了办公室,才敢放开来感叹。

    因为有着老板娘这一身份的加持,宋柠在傅思的工作很轻松,每天就是给周越泡泡咖啡,送送文件。

    后来因为宋柠不小心被烫伤了,连泡咖啡这样的工作都被免了,直接等在周越的办公室里,等他自己泡咖啡进来。

    今天也是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