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越只是把门带上,就自己去泡咖啡了。

    宋柠起身,走到了保险柜前,把自己的生日输进去之后,就打开了保险柜。

    周越所有的密码都是这个。

    她把文件拿出来。

    没过多久,身后的门开了。

    周越端着咖啡,把门关上了,看了眼打开的保险柜门,又看向宋柠:“柠柠?”

    他把咖啡放下,走到她身边:“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了?”

    宋柠刚刚翻了几页,已经把数字记下来了,闻言只是懒懒挑眉:“好奇,不行吗?”

    周越捏她的脸:“你真是.......”

    宋柠把文件放回保险柜,把保险柜重新锁上,才坦然地看着他:“我真是怎么样?”

    周越也说不上来,只能无奈又宠溺地轻叹一声:“你啊。”

    他又道:“现在是在公司,不可以这样随便打开保险柜。”

    宋柠:“你的东西,我不能翻吗?”

    周越低眸:“我的东西可以,但是公司的东西,不可以。”

    他声音低缓,隐含温柔:“柠柠,我不希望你被卷入任何纷争里......其他人如果知道你打开过保险柜,会怀疑你的,知不知道?”

    他握着她的手,继续道:“别人不会因为你的理由而相信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这些纷争,所以以后,就算是知道密码,你也不可以开,知道吗?”

    他是真的担心他的柠柠被诬陷。

    宋柠“哦”了一声。

    坐到位置上的时候,宋柠本来想和世界意识,和系统,开玩笑道,周越真的被她带成恋爱脑了,都亲眼看到她开保险柜了,居然还不怀疑她。

    可是眼尾却先红了。

    他不是恋爱脑,他只是单纯喜欢她而已。

    就连看到她拿着资料,他第一反应都是教育她不要把公司当成家,翻东西,因为其他人可能会冤枉她。

    他连,一丝一毫让她受委屈的可能,都不想给。

    又怎么会自己把罪名安在她头上?

    可是宋柠,注定要让周越失望了。

    傅思集团的竞标方案泄露了。

    也许是为了故意恶心他们,竞标的对手故意将金额压在了他们下面一点点,成功竞标。

    宋氏选择了另一家集团进行合作。

    周越按着太阳穴,见宋柠端咖啡进来的时候,立刻起身把咖啡端过去。

    他怕她像上次一样泼到自己身上,嗓音也带了无奈:“不是让你休息吗?”

    他拉着她的手:“不许再泡了。”

    上次她烫到手,他心疼了好久。

    宋柠把手背到身后,乖乖地“哦”了一声,就这样盯着他看。

    周越看着她,眼睫颤了一下。

    宋柠知道他明白过来了,是她泄露的,又低头扯着他的衣服准备认错。

    周越嗓音微低:“为什么?”

    宋柠摇了摇头。

    她现在还不能说。

    周越沉默片刻:“我会和爸妈说,下个月,我就卸任。”

    他微微低了头,嗓音微哑:“好不好?”

    他只是继续说:“柠柠,你不能再继续这样做了,不管有什么理由......”

    他喉头滚动一下,又直视着她的眼睛:“我们回海城,SN给你。”

    他能想到只有这些:“柠柠,你不可以再做这样的事了。”

    这属于商业犯罪,他不想让柠柠接触这些。

    宋柠一言不发。

    周越说卸任,就真的开始准备交接工作的事,宋柠待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周越揉着太阳穴,处理着那一大堆事务,手指蜷缩又伸直。

    午休的时候,还是再度进入了他的办公室。

    之前的竞标方案只是试探,在发现宋柠真的能顺利拿到竞标方案之后,宋寅的野心膨胀了,没有过多犹豫,就让宋柠把傅思集团和政府合作的那个项目方案给拿出来,交给他。

    宋氏准备竞标。

    这个方案对傅思集团很重要,宋柠听傅清和傅钟提起过很多次。

    周越也说过一两次,如果这次傅思竞标成功,傅思集团在全球的影响力都会大幅度提升。

    宋柠看着自己手上的方案,眉眼低垂一瞬。

    最后竞标会上,宋氏以力压傅思集团的最佳方案,拿下了政府的这个竞标项目。

    傅思上上下下都震惊了。

    周越按着额头,脸色冷沉。

    傅清看了眼一旁的空座位,没敲门,直接就进去了,在周越面前站定的时候,眼睛还扫了眼电脑屏幕:

    “听说,她在前几天走了?”

    周越手指攥紧,用力得泛了白。

    柠柠说,国外朋友结婚,她要去参加婚礼,所以前几天就走了。

    今天,电话突然就打不通了。

    傅清知道电脑上监控画面的进度条还没拖到该到的地方,把电脑转过来,往后拖。

    周越却闭上了眼睛。

    手上突然爆出青筋。

    他知道是她。

    他知道。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

    ......

    周越想不通。

    但是想不通也没有用了,傅思集团大半年的努力成果化为泡影,被宋氏狠狠地压了一头,宋柠也不知去向,周越想找她,但是却必须先处理好傅思的事。

    只能一遍一遍地吞安眠药,冷着脸处理公司的事务。

    最后傅思集团硬是在没有拿下政府合作项目的情况下,拿到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重新把合作机会抢了回来。

    周越立刻就卸任去找宋柠了。

    最后在巴黎的一家画廊找到了她。

    穿着素色的长裙,长发散落,眉眼清冷。

    光着脚。

    画廊里并没有别人。

    周越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气得生疼,大步迈过去,想狠狠地把她嵌入怀里,最后的动作,却是脸色冷沉地,把她抱起,强迫她穿上了鞋。

    宋柠一声不吭。

    周越狠狠地咬她的嘴唇,心里酸酸涨涨地疼。

    又怕咬疼了,又怕咬不疼,最后把她抵在角落里,亲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都跟自虐似的,撑着地面,磨着自己的手指,不敢抱她,也不敢掐她,就怕弄疼她。

    想打她,也舍不得,最后哑着嗓子:“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宋柠,你就是故意折磨我。”

    “你就是故意折磨我。”

    他喉头这么耸动一下,抵着她:“你说话,为什么不说?到底为什么?宋柠......我把我的心都掏出来给你了......为什么走,为什么要这么做......告诉我!”

    他似乎很生气,声音却也没有拔高,整个人不像是被背叛欺骗在发火,倒像是被抛弃了,嗓音哑得很。

    宋柠舔了下下唇,嗓音干涩:“我怀孕了。”

    她看着他的眼睛,重复:“我怀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