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越僵硬了。

    良久,男人喉头才耸动一下,哑声道:“你骗我。”

    他的声带像是被烈日灼烧,砂砾揉搓过一样,泛着的嘶哑和无力让人心脏抽搐:“你骗我。”

    宋柠盯着他看,声音也跟着哑了:

    “我没有。”

    诊断结果就放在她的口袋里,她想拿,却被男人禁锢住了。

    他拿手臂锁着她,坚固的牢笼围绕在宋柠四周,她有些鼻酸。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怀孕了.......”

    她把头靠在他脖子上,委屈又难过地哽咽道:

    “我真的没有骗你.......周越,它有三个月大了........”

    她抬头,望着他。

    周越几乎不敢看她的眼神,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心软。

    可是就算不看,他的心脏还是不受控制地,因为她说的每一个字,震颤着。

    她说她怀孕了。

    可是她刚刚才骗了他,她说要去参加同学的婚礼,就消失了。

    他疯了一样地找她,怕她像三年前那样直接消失。

    可是即使是这样,周越也没有恨过她。

    他必须承认,最让他生气的,不是宋柠的欺骗,也不是她帮着宋家对付傅家的行为,而是她又一次的消失。

    这几天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他满脑子都是她。

    他的柠柠在外面该吃多少苦......又准备什么时候再回来.......

    他根本睡不着。

    可是找到了她,让光着脚站在冰凉瓷砖上的人穿好鞋之后,她居然又告诉自己,她怀孕了。

    .......她根本就是,仗着他喜欢她。

    所以什么都不怕。

    周越气得心脏疼,却只是抱紧她不说话。

    最后抱着她去了医院。

    看到检查结果的那一瞬间,周越捂着眼睛,靠在了墙壁上。

    垂下的手紧紧捏着的,是那张宋柠才拿出来的诊断结果。

    他反身对着墙来了一拳,才到了宋柠病床前。

    他单膝跪着,吻她的手背,声音很低哑:“柠柠,我们回家。”

    他吻她的额头,轻声:“我们回家。”

    他懊恼之前为什么要压着她亲,如果害得她不舒服怎么办,回去的路上,就几乎没有再有那样的动作了,只是握着她的手,守着她睡觉。

    傅家人,和周越的朋友,对这个结果都不是很能接受。

    傅清反而最冷静:“就算她没有怀孕,你们觉得大哥会舍得离开她吗?”

    他大哥根本就不在乎傅思是不是有损失,他甚至动了用SN的收益,给傅思填补空缺的心思,就是为了保下泄露商业机密的宋柠。

    如果说周越的心里只有一颗小星球的话。

    宋柠就是这颗小行星的能源核心,没有宋柠,其他的一切对于周越来说,都没有意义。

    顾子言也沉默以对。

    他还能说什么?

    周越都被欺骗到这个份上了,也没有任何要放手的意思,更何况他们还有了孩子。

    周越那么理智的人,竟然也有,为了一个人,这么不顾一切的一天。

    周越陪宋柠住进了医院。

    宋柠的身体有些弱,需要好好休养,周越就天天给她煲汤喝。

    他们是单人加护病房,空间很大很宽敞,宋柠总是央着周越买花来摆在窗台上。

    给她喂汤的人表情很冷,似乎还惦记着之前她欺骗他的事,一点也不想照顾眼前的人。

    偏偏却动作轻柔至极地给她擦了嘴,还要冷漠一句:

    “知道了。”

    系统都有些无言以对,边啃着瓜,边感叹道:难道现在是流行口嫌体正直的男友了吗?

    下午再来的时候,周越果然买了花。

    宋柠立刻坐直伸手要抱花,男人冷着脸把花递过去,在宋柠抱着花,弯眸笑的时候,弯腰,冷淡地抵着她亲吻。

    手还要垫在她脑后,护着她撞不到床头,才辗转吻着她的唇。

    表情看着很冷漠,一点也不含情脉脉,动作却一点也不粗鲁。

    宋柠被他亲得有些痒,挣脱开之后,坐直了,双手合十放在眼前表示求饶。

    她这个动作实在可爱,男人冷冷道:

    “这么不喜欢我?那为什么要嫁给我?”

    往往没冷几句,就自己哑了嗓子,喉头滚动着移开视线。

    根本说不下去。

    每到这个时候,宋柠就要哄他,搂着脖子哄,抱着腰哄,还有卖萌哄......

    宋柠每种办法都试过,不出十分钟,男人就会自己握着她的手,单方面表示不生气了。

    虽然他的表情还是一副“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样子。

    宋柠也没想到,按照剧情走了之后,周越会这么别扭,就差把“我现在很生气,就算我很爱你,但是我的气还没消,所以我不会就这么原谅你”这几行字写脸上了。

    他偶尔也会真的咬她,但是都是磨着,根本不舍得真的让她破皮。

    宋柠每次被咬,都觉得自己是被周越叼回窝里的幼崽,那股想要蹂躏又怕伤着的劲儿啊,总在周越脑海里横冲直撞的,导致宋柠每每见到周越低头咬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觉得周越是在自讨苦吃。

    然后成功讨来更久的咬。

    怀孕月份大了之后,周越就很少闹她了。

    他坐在她身边,让她枕在自己身上,眉眼低垂,一直盯着她。

    像是不生气了。

    宋柠反而闹起他来了。

    伸手掐他,扯他的脸都是家常便饭,宋柠最喜欢的是,拿手摸他的脸。

    闭着眼睛。

    摸眼睛,嘴巴,鼻子。

    周越觉得痒,但是每次都不动,任她摸。

    有一次,戒指摩挲过男人的眉毛,他下意识睁开眼,就看到她左手的那枚戒指,心脏狠狠一抽。

    他记得,她说过......

    周越突然浑身僵硬,宋柠睁开眼,正准备问他怎么了,就感觉到腹部剧痛,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

    她要生了。

    宋柠进产房的时候,周越拉着她的手,那枚戒指就这么被宋柠塞进了他的掌心。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周越大脑一片空白。

    他突然想到。

    如果出意外了怎么办.......

    他的柠柠甚至还没有告诉他,她有什么苦衷.......

    他为什么没有想起来......

    他的柠柠怎么会骗他......

    如果柠柠出事......

    周越浑身如坠冰窖,掌心的戒指刻下的印记深得可怕。

    其他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周越靠在手术室外的墙壁上。

    捂着眼睛,指缝潮湿,手上青筋爆出。

    他是那么喜欢她。

    **

    宋柠没能挺过去。

    医生奇怪那么健康,之前没有任何异常的人怎么会突然血崩,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没能遏制孕妇生机的流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