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越在周陵小时候就喜欢的湖滨公园找到了他。

    “回去。”

    周陵嘴角微扯,坐在草地上,倔着:“我不回去。”

    他不会回去一个没有人爱他的家里。

    周越没开口。

    他站在周陵身边,守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周陵先撑不住了,红着眼睛看他:“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他哽咽着低下头,又倔着脾气道:“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爷爷奶奶,二叔三叔都会喜欢我的,还有顾叔叔.......”

    周越沉默很久,才哑声开口:

    “还有她。”

    一直维持着严父形象的人声音嘶哑:

    “她一定也会很喜欢你。”

    “那你呢......”周陵知道“她”是谁,擦着眼泪,一抽一抽的,“你就不能喜欢我一点吗?”

    周越低头看着周陵。

    他已经很大了,个头都很高了,性子也很直率,更像她。

    周越有时候都会恍神。

    可是现在已经不会了。

    他已经能接受她已经离开他的事实。

    “我很喜欢你。”

    他蹲下来,第一次像个温柔的父亲一样,抱着他,摸着他的头,声音很低:“爸爸怎么会不喜欢你?”

    .......他是她的宝贝,是她十月怀胎......

    周越心脏剧痛起来,喉咙也好像被玻璃划开了一样,艰涩地发不出声音,却还是把话说完了:

    “爸爸,只是,希望你成为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她用生命才换来的宝贝,他想让他过得好,过得比谁都好......

    所以才会对他要求严厉,想让他变得更优秀,更快乐......

    可是他好像搞砸了,他不知道怎么样做一个父亲,尤其是在知道周陵其实一直都不喜欢他让他学的那些东西之后,他才意识到。

    作为一个父亲,他真的很不合格。

    周陵的头埋在他怀里:“可是我不喜欢那些.......我也,也不想被逼着去学那些东西......”

    他想说得其实,也不是这些。

    他想说,爸爸为什么从来都不对他笑,为什么不表扬他,为什么不可以带他去游乐场玩,为什么不可以给他买玩具.......

    他也想知道,被爸爸妈妈宠着是什么样的感觉.......

    可是他知道爸爸一直都不快乐。

    爸爸比他还要不快乐。

    周陵哭了一会儿,就不哭了,他别扭地把眼泪擦掉,扭过头去不看周越。

    周越牵起他还小小的手:“跟爸爸回家吧。”

    周陵看着他。

    “爸爸。”

    快到家的时候,小小人突然扯了他一下,道:

    “妈妈真的会喜欢我吗?”

    周陵其实很懂事:“我之前很不乖,还惹你们生气.......”

    他执拗地擦着眼眶,很快眼睛又红了。

    周越蹲下来抱着他,嗓音嘶哑:“会的。”

    周陵没看到这个男人通红的眼眶:“妈妈会很喜欢我们宝贝的。”

    周陵是第一次听到周越喊他宝贝,抱着他不肯撒手。

    从那之后,周陵和周越的关系就缓和了许多,也很听周越的话,上他报的课。

    可是周陵偶尔也会任性几回,不想去上课,周越就会帮他请假,和他在玩具房里给他拼积木。

    周陵才发现爸爸其实给他买了很多玩具,只是他忘了。

    家里很大,但是有很多个房间都摆着他的玩具,有顾叔叔和其他叔叔给他买的,有爷爷奶奶买的,有二叔和三叔买的。

    但是爸爸给他买的是最多的。

    爸爸也很少出差上班,很多时间都和他待在一起。

    周陵觉得自己真是太坏了。

    和班里其他,都是由保姆照顾着长大的同学比起来,他算是过得很幸福了,他居然还说爸爸根本不爱他。

    周陵越来越少顶撞父亲,只是有一次,清明节,他想起什么,问周越:

    “爸爸......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带我去看妈妈?”

    其他人都要祭扫亲人,可是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去过。

    也没在家里看见过妈妈的一张照片。

    其他人都顿住。

    “妈妈”这样的字眼,在周越这里就是禁忌。

    傅夫人给周陵夹菜,想让他别问了,周越却缓声开口:

    “因为妈妈没墓。”

    周陵眼睛泛红:“为什么妈妈没墓?”

    他想妈妈,好想好想。

    其他人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妈妈不准我立。”

    周越低眸,喉咙艰涩一瞬:“妈妈不想让我给她立墓。”

    这是宋柠和遗体捐赠的志愿书放在一起的遗嘱。

    就这么一句。

    周越,别给我立墓。

    其他人都不知道原因,最后也真的没立。

    周越接近半生都在想,宋柠大概是怪他的。

    怪他没有相信她,没有看到她的言外之意,也没能在她最需要温暖的时候,像从前那样,温柔地守在她身边,他那个时候,还冷着脸对待她。

    那些过去,全都成了周越的枷锁。

    一层一层地,把他压在深不可见的海底,永远都无法挣脱。

    **

    周陵上小学的时候,周越开始频繁地生病。

    他的身体像是走到了极限一样,开始反弹,各种病痛缠身,咳嗽不断。

    明明才是三十多岁的人,却体弱得连头疼脑热都躲不过去。

    私人医生也很忧心,不断地叮嘱家里人和病人自己,周陵站在一旁,什么声都不吭。

    送医生出去的时候,抬头问:“叔叔,爸爸会很疼吗?”

    私人医生也算是周越的好友,闻言脚步一顿,沉默良久。

    周陵轻声:“爸爸一直都很疼,我知道。”

    私人医生愣住,看着周陵那张,和周越,宋柠都有些相似的稚嫩的脸,心口霎时间漫过心酸和无力。

    周越一直很疼。

    他们都知道。

    宋柠的死,他从来都没走出来过。

    直到某一天,翻版的宋柠出现在傅家门口。

    像,实在太像了,让人不禁怀疑,宋柠如果没走,是不是也会是现在这样。

    脸上没有半分岁月留下的痕迹,宛若当年人。

    可是她终究不是宋柠。

    傅家人不知道见过多少借着宋柠的名头来攀附的人,即使眼前的人和当年的宋柠如此相像,也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把她往外赶了,谁知道,下车的周陵却大叫道:

    “妈妈!”

    宋柠转身,眼眶就红了。

    她抱住了他。

    手捧着他的脸,一阵阵心酸往喉咙里漫。

    她的小陵都长这么大了。

    周陵也抱着她不肯放手,不停地喊“妈妈妈妈”。

    听得路过的人都觉得心酸。

    傅家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后只能把她和周陵请进去。

    谁也不知道顾子言心底的震惊。

    太像了......不止是长相,还有那份骨子里的神韵.......

    他心里第一个想到的是周越,忙迈开腿追进去,宋柠还在低头看着周陵,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男人沉重的咳嗽声响了起来:“小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