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越翻身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宋柠还没醒,眼角带着泪痕,雪白的脖颈上满是青紫的痕迹,扎眼得周越都忍不住指节泛白,瞳孔收缩。

    他想起了昨晚的事。

    他喝醉了,然后,闯进了宋柠的房间......

    虽然他们早有夫妻之名,可......

    周越攥紧了手指,心脏的异样让他下意识地把手伸向宋柠身上的痕迹,心脏微缩。

    都紫了,肯定很疼......

    周越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的时候,宋柠已经醒了。

    房间里的光线不算刺眼,她的眼尾却还是带了些生理泪水,嘴唇也苍白,整个人羸弱得不行。

    周越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问她还疼不疼的冲动了,眼神恢复清明的人微怔,对上他的视线,却是眼睫震颤,下意识地伸手推开了他。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又低头看自己的衣服,才看向周越。

    后来周越一直在想,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对方。

    宋柠眼尾泛红,抱着被子,靠在了床头。

    周越闭了闭眼:“我喝醉了。”

    他拿着外套,嗓音沙哑:“我会负责的。”

    出门之前却还鬼使神差地带上一句:“前提是,你安分一点。”

    说完就后悔了。

    虽然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早就已经降到了冰点--

    宋家和傅家联姻,最后嫁过来的是宋柠,这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可是宋柠是怎么欺骗他,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消失在他面前的,他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却又成了傅家的少夫人,他的妻子。

    他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对待她。

    可是只有他知道,每次见到宋柠的时候,他心底传来的,撕裂般的痛楚,到底有多深刻。

    宋柠在傅家的存在感不高,几乎等同于透明人。

    他们的交流也少得可怜。

    可是周越每次经过宋柠的房门,还是会下意识地脚步一顿。

    习惯真的很可怕,他习惯了叫她起床,习惯了无奈地哄着她不许吃太多甜的,冰的东西,习惯了直接抱着她给她穿鞋......

    以至于后来再次面对宋柠的时候,周越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可是事实上却是周越低估了自己的伪装能力。

    他和宋柠的关系不好,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宋柠这样,出身不好,又不得傅家这样的人家待见的儿媳妇,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不知道受了多少刁难。

    可是原来被他捧在手掌心的人,跟他在一起,连句重话都没听过,对他能说出成千上万条要求的人,在面对那些人的时候,只是喝着自己的酒,一言不发。

    周越在傅荣的生日宴会上,救下了被推进游泳池的人。

    她脸色煞白,冻得浑身发抖,却还是下意识地把他的外套给脱下去了。

    就是那一刻,周越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了。

    他以为他是在气她骗他,气她什么都不说,就抛下他一个人远走高飞,但是从始至终,他最在意的,不过是宋柠在遇到她解决不了的事情的时候,永远不会找他。

    他永远是被放弃的选项,是可以被抛弃的人。

    即使是现在--她被那么多人刁难羞辱,她也没有看他一眼--

    她明明那么怕冷怕疼,明明知道,只要她一个眼神,他就会服软。

    宋柠明明知道,自己就是他的软肋。

    可是她从来都不肯看他。

    那么倔。

    宋柠因为被推下了游泳池,而发起了高烧。

    周越想走,可是又不舍得走,好不容易狠下心,把她的手指掰开,烧得迷迷糊糊的人却再度抓紧了他的袖子,嗓音沙哑地,带着几丝哭腔地,委屈地念:

    “周越......”

    周越浑身一僵。

    他有多久没听到宋柠这么叫他了?

    --明明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周越还说,宋柠可以给他起一个专属的称呼,但是宋柠懒得想,就直接叫他周越了,有时候撒娇,还会软软的喊他,哥哥。

    可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称呼,他却隔了这么多年才听见。

    周越舍不得走,守着宋柠退了烧。

    期间,她一直反反复复地清醒昏迷,昏迷清醒,眼神也昏昏沉沉的。

    可是揪着他袖子的手指,却一直都没松开过。

    她彻底清醒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宋柠看着他,伸手揉了揉他眼底的青黑,张了张嘴,眼眶却先红了。

    她想离周越远远的。

    她不想再害他了。

    可是就是忍不住.......

    她忍着眼泪,委屈地咬着下唇,最后还是松了手,才扶着墙,自己出院了。

    周越回家找到她的时候,她涂着口红,穿着露背设计的礼服,正准备出门。

    周越把门关上了,宋柠把口红放下,手腕就被他抓住了。

    “周越,你干什么?!”

    她像之前冷着脸,那样发着脾气。

    周越却把她拉进怀里:

    “柠柠。”

    宋柠一怔。

    他扶着她的腰,嗓音喑哑,很低:

    “我们和好,好不好?”

    他忍不了了。

    他也不想再对她生气,再对她这么凶了。

    从前的一切都让它过去,他们好好地在一起,好不好?

    宋柠没有答应。

    她嘲讽他,把他往外推,然后自己一个人关上门,捂着嘴哭。

    宋家拿妈妈的安危要挟她,她根本没有退路,也不想把周越逼得没有退路......

    他们的关系就在这样反反复复的牵扯中,变得僵硬冰冷。

    直到宋柠拿到那张化验单。

    她怀孕了。

    日期很好推算,就是周越喝醉酒的那一天。

    她也,不可能不要这个孩子,这是她和他的孩子......

    她怎么舍得......

    恰巧就在这个时候,宋家出事了。

    宋柠才知道,原来他们所谓的,知道她母亲在哪,根本就是个谎言,他们骗了她,还害了傅家.......

    腹部剧痛的人忍着疼,打了电话给周越。

    她不想掉眼泪,可是说着说着,眼眶却红了。

    周越让她等他过去。

    她没挂电话,手机掉到路面,摔得四分五裂。

    本来身体就虚弱的人被一辆失去控制的货车撞倒。

    一尸两命。

    周越没听完宋柠的话,他不知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宋柠逼不得已,可是接到医院电话的那一刻,还是浑身如坠冰窖。

    他的柠柠,和他们的孩子,一起,走了。

    他后来也查出了当年她的那些逼不得已,和言不由衷。

    可是,有什么用呢。

    他最爱的两个人,早就化为了一抔尘土,不在这世间。

    再也没有人笑眯眯地捂住他的眼睛,也没人喊他“周越”了。

    他的一切,早就死在了那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