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热闹过去之后便是如水般平淡的日子,弘历到底是胤祯最喜爱的儿子,而康熙多多少少觉得弘历被完颜氏当了靶子,只让胤祯将弘历因不孝而被圈禁府内,私底下在细查完颜氏是否和天地会有联系,虽然发现了一些交易证据,可仔细调查后却证实是伪造的,真正与天地会有交流的就是最初查出的那几个人。

    康熙看到这个消息后沉默了一瞬,后院的争斗他不关心,只是没想到弘历的心思做派是如此让人心惊。事情已水落石出,康熙也将旨意给颁了下去,除了弘历被除名,留下了一条性命外,新月克善十数人被赐死,消息出来后,投靠胤祯一系的官员走的走散的散,胤祯本人也萎靡了很多。

    没有了人闹事,胤禛的登基典礼倒是安安稳稳的筹备了,因着康熙尚在,储君地位早定,便也没了上一世那篡改遗诏的流言。十四仍不死心的想要德妃用生母的身份恶心胤禛一把,等他进宫求见德妃的时候,方才知道德妃已过世的消息,想着那小太监诧异的神情,十四心里深恨完颜氏,母妃逝世的消息她都没给报信,这下不仅没给胤禛扣顶不孝的帽子,还把自己给作进去了。

    十四和完颜氏结果如何,瑾薇倒是不在意,她快被雍亲王府的琐事给烦死了。胤禛已经进宫准备登基大典,后院里的女人们也坐不住了,虽然过了这么久无宠的日子,她们也认命了,但是不代表她们不想给自己谋一个好的地位。没有宠爱,有权势也是好的啊,总比这待在后院静悄悄的等死要强吧。

    因着这些个理由,后院里的女人三天两头的往瑾薇那跑,美名曰请安,实际上是想探听这封后宫是个什么流程,顺便讨好未来的皇后娘娘。

    “额娘可是有了章程?”富察氏含笑看着瑾薇怀里的大阿哥,轻声问道。

    瑾薇闻言摇了摇头道:“虽有些想法,但最后还需同王爷商定。”就像要不要封贵妃,东南方向小院子里的那些人该如何处理,这些她也只能给个建议,至于胤禛如何决定不是她能左右的。

    富察氏闻言笑着说道:“只怕是额娘这阵子是不得空暇了。”

    “弘曜最近可好?”瑾薇低头逗弄着大阿哥,看似无意的问了富察氏一句。

    富察氏神色未变,轻声答道:“回额娘的话,爷最近都随着阿玛办事,虽有些疲惫,但精神尚可。”

    富察氏带着大阿哥结束了在瑾薇那的请安,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脸色立刻难看了下来。因着她是嫡长媳,即使是雍亲王对着她也是有几分看重的,这回又生下了嫡长孙,她更是多了些许底气,这不想着雍亲王登基后,自己这个隐性太子妃能掌宫中事物,对着后宫的封选,她也想插把手了。

    还好瑾薇一巴掌把她给拍醒了,或许是最近过得太顺心,自己不知天高地厚了?富察氏心里琢磨着怎么和弘曜服个软,额娘那也要去道个歉,她可没有侥幸弘曜会对此事不知情。

    “主子,今儿您怎么对福晋说起这些话?”奶大富察氏的嬷嬷姓王,在她面前颇有几分颜面,要不然这话她也不敢说出口。

    “嬷嬷,我知道了。”富察氏有些不耐,“我也不知怎么的,就鬼迷心窍,脱口而出了,其实我也不是这么个意思。”她当然不能说是自己贪心恋权导致的,富察家族对她的看重完全是基于她是雍亲王的嫡长媳,若说是她自己给作的,她阿玛额娘还不知道会怎么说她呢。

    这头瑾薇压根就没把这当回事,在她看来,富察氏不蠢,毕竟是康熙给看上的孙媳妇,哪有不妥贴的,也是年轻,一下子相差了不碍事,稍微提点下就成了。她的心思更多的是放在了胤禛登基后,这后宫分位该怎么封的事情上。

    耿氏名下一个阿哥一个格格,人又知情识趣,老实安分,一个妃子的分位是跑不掉的,塔娜是蒙古的格格,本身也是个侧福晋,近年来低调沉稳很多,蒙古那边的叛乱被伊勒图平复了,胤禛也好考虑到蒙古的感受,如无意外,塔娜的妃位也跑不了。最后一个侧福晋李氏因犯错被关在小院儿里,她趁着胤禛登基这股风出来问题不大,但是好的分位可就没她的事了。

    剩下的都是些格格,连个庶福晋都没有,瑾薇准备按进府年份,贵人常在的给封下去,除非胤禛特别看中谁要给封个嫔,否则也就这样了。解决了这些事以后,瑾薇又开始操心自家几个孩子的婚姻大事了,弘晟已经十三,这亲事也该相看起来了,二格格蔓儿也十一了,女孩子家家也该准备了,好在胤禛登基做了皇帝,这亲王庶女和和硕公主能嫁的人可不是差了一点半点的事儿,先有伊勒图平叛伊犁,后瑶儿出嫁蒙古,宫中还有个蒙古妃子,蔓儿倒是沾光不用嫁到远方了。

    对这事儿瑾薇没什么不平或有意见的,她不是那种自己过得不好也见不得别人好的人,瑶儿嫁去了蒙古,一定也要蔓儿做同样的事,蔓儿害羞内向,要是真让她嫁去蒙古,有个万一,她自个儿心里也过不去。更何况,有多大的荣耀就要担多大的责任,瑶儿是嫡长女,又是救了瑾薇一命的龙凤胎,出生开始就是万千宠爱集一身,就是弘曜也没她这么受到胤禛和瑾薇的疼宠,宫中赐下了物件,胤禛和瑾薇也是先紧着她先挑选,比起蔓儿的小透明生活,瑶儿简直是移动发光体,谁都让着她,谁都宠着她,也亏是有了萌萌这个万能养成仪,才没有被宠坏。

    瑶儿是自愿去蒙古的,这事瑾薇也知道,所以对着蔓儿,瑾薇就一心想让她留在京城了,这真小白兔一般的人物,还是放在眼皮子地下看着吧。

    瑾薇想着想着就让绿袖去把耿氏给清了过来,好歹她是蔓儿的亲娘,什么样的人比较合蔓儿的心意和性子,她应该是最了解不过了。

    耿氏被绿袖请来,才刚坐下,就听见瑾薇和她说起了蔓儿的亲事。她心中有些忐忑,皇家公主都是要去蒙古和亲的,耿氏对蔓儿可谓是恨铁不成钢,她教也教了,骂也骂了,蔓儿还是一副怯懦的模样,耿氏也是没有办法了。听见瑾薇说起蔓儿的亲事,她并不担心蔓儿会受到亏待,只是做母亲的,总想为女儿多打探打探。

    “蔓儿……留京?!”耿氏惊讶得碰掉了手边的杯子,瓷器碎裂的声音将她有些茫然的思绪拉了回来,她不禁咽了咽唾沫说道:“福晋,蔓儿虽性子有些懦弱,但身体并无大碍,若是留京,怕是不合规矩。”

    瑾薇知晓她是谨慎惯了的,便直接说道:“蔓儿不似瑶儿,性子天真单纯,不谙世事,若是嫁去了蒙古,被欺负了我们可不知道。咱府中就两个格格,总不能都便宜蒙古吧?”

    耿氏听到瑾薇这么说后,脸上立刻就带上了笑意,她柔声道:“大格格天生尊贵,待人有礼有节,遇事进退有度,蔓儿若是能得大格格十分之一,妾也该偷笑了。”

    瑾薇和耿氏在和乐融融的说着话,另一边弘曜的院子里,富察氏带着不安和弘曜坦白今天的事情,并表示自己已经受到了教训,以后绝不再犯。

    弘曜在事情发生不久后就知道了,瑾薇还特别让流芳给弘曜带了话,让他不要太过苛责富察氏。弘曜也答应了,不过他心里想着,若是富察氏如实的说出事情真相,他就不再追究。若是那种明着道歉,暗地里却在推卸的态度,他也应该考虑他的嫡长子是否要交给富察氏教养了。还好,富察氏并没有让他失望。

    看着弘曜温和的神情,一直提着心的富察氏也终于松了口气,她额娘说得对,她现在只需稳坐钓鱼台,抚养好永珵,其他的事情自然不用她动手解决。想起刚才弘曜处置的那两个人,富察氏暗暗的握了握拳。

    登基大典有着胤禩的操持,按时举行了,整个仪式恢宏壮阔,这也是唯一能看到两个皇帝同在的场景了,可惜瑾薇作为女眷是没资格出席的,也只能在府中听着身边的小丫头叽叽喳喳转述听来的话语,至于其中有那些真假,也就只能自己辨别一二了。

    胤禛登基后不久,就下旨将瑾薇一群人接入了宫中,因胤禛登基了,康熙自然要让出乾清宫的住所,即使是胤禛决定修葺改建养心殿作为居所,康熙也不能占着乾清宫,所以他将宁寿宫,养性殿那块给占了,带着自己的小老婆们住了进去。

    瑾薇被胤禛安排在离养心殿最近的永寿宫,除了瑾薇,其他的妃子贵人都被安排在了东六宫,除非她们特地绕着圈去偶遇,否则是没办法在胤禛的三点一线生活中碰到的。弘曜理所当然的住进了毓庆宫,其他的阿哥们则统一住进了南三所,当然里面还有康熙年幼的儿子,比如说康熙五十五年出生的二十四阿哥允秘,倒让这些小鬼头为多了几个玩伴而高兴了好几天。

    封后的旨意是在胤禛登基后就下了的,这也是胤禛做皇帝发下的第一道旨意,这让别人感慨瑾薇深受帝宠的同时也引起了一部分有着青云之志的名门闺秀的警惕,不过这不足以打消她们的念头。虽说瑾薇现在地位稳固,弘曜也深受胤禛的看重,但是别忘了,在康熙年间,废太子可谓是如日中天,可谁也没想到最后登上帝位的会是不声不吭的四阿哥,所以心中打着小九九的满清人家可是不少。

    可是,这也需要胤禛这个当事人愿意配合才是,他借由礼部事情繁杂,登基后例行的大选就取消了。康熙当然不乐意胤禛这样做,不过胤禛却将废太子给放了出来,并封了个理亲王,借由亲王府修葺之名,将他扔给宁寿宫的康熙,让他们相亲相爱去了。

    康熙对胤礽是又气有愧,看着儿子花白的头发,最后一点儿的气愤也烟消云散了,满是心疼的将自个儿的贴身御医给请来,让他给胤礽瞧身子,至于大选的那点儿小事,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瑾薇也是在弘曜说起时才知道了这件事,为此,她才彻底的对胤禛软了心肠,这个男人总是在默默的完成她的祈愿,慢慢的用爱将她包围,让她沉溺其中,她也愿相信,他们真的可以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