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9章 困兽犹斗
    其余的官兵没想到那蒙面人如此勇武,一时间不敢继续上前,只是在一旁虚张声势。

    “好功夫,可惜你却不干正事!”杜飞扬却毫不畏惧,他抄起一把钢刀就扑向了那蒙面人。

    “杜公子,你可千万要小心啊!”谢县尉大声惊呼,正是杜飞扬献计,让这些官兵埋伏在草堆的四周,才有了人赃并获抓捕贼人的机会,他自然心怀感恩,一旦杜飞扬有个闪失,他难免于心不忍,看样子,这个盗贼的武功非同一般呢。

    杜飞扬在后世里练过源于武当派的夜行刀法,这种刀法轻灵狠厉,正适合在这样的夜战时发挥作用。随着几声兵刃相击之声响起,杜飞扬与那蒙面人激战起来。甫一交手,杜飞扬便感觉到这蒙面人的枪法很娴熟,他的膂力也在自己之上。

    杜飞扬不敢怠慢,当即使出了十成的力气,做好了苦战一番的准备,狗急尚且跳墙,这蒙面人困兽犹斗,必定会狠下杀手。杜飞扬暗恨自己有些轻敌,没有把杨再兴找来助阵。

    这一交手,杜飞扬更是意识到,冷兵器时代的习武之人当真是不简单,尤其在这兵荒马乱的五代十国时期,他们大多好勇斗狠,远胜过后世里那些只会耍些花架子便收学生骗钱的所谓“大师”。

    那蒙面人临危不乱,手中的长枪上下翻飞,他不仅要对付杜飞扬手中的钢刀,还要小心围在他身边那些官兵的偷袭,饶是如此,时间久了,他的体力也在迅速消耗,不觉间,那蒙面人已经退到了客栈院子的院墙附近,杜飞扬趁那蒙面人分神之际,迅速欺身而进,一刀砍向他的手臂,另一手趁机伸出,试图撕下他脸上的蒙面巾。

    那蒙面人下意识的快速闪避,他虽然躲开了杜飞扬砍来的那一刀,但他的蒙面巾却被撕开了,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他果然就是宋四!

    “果真是你!现在,本官就要抓捕你归案,哼……弟兄们听好了,谁要是能生擒宋四,本官重重有赏!”谢县尉对宋四恨得咬牙切齿,不惜当众给出悬赏。

    宋四的狡诈,谢县尉已经领教了,他却没想到宋四的武功居然这般高强,这么多官兵也一时间奈何他不得,好在有足智多谋的杜飞扬相助,更让他大吃一惊的是,杜飞扬年纪轻轻却文武双全,着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年轻才俊。

    听了谢县尉的话,杜飞扬顿时心中一振,便有了生擒宋四的想法,自己的判断果然没有错,宋四果真是个盗贼,要是能够生擒宋四,自己以后就可以出人头地了。

    杜飞扬扔掉宋四的蒙面巾,大喊一声,挥舞起钢刀就向宋四扑了过去,更有几个也想立功的官兵鼓起勇气冲向了宋四,但他们一心想生擒宋四,难免会投鼠忌器,就没有狠下杀手的决心。宋四则依然冷静迎战,且战且退,渐渐地靠近了客栈院子里的一处墙根。

    就在众人士气正盛穷追不舍之际,宋四忽然虚晃一招,逼退身边的几个官兵,一手撑着枪杆,借力腾空而起,另一手则攀上了高高的院墙,转眼间就翻墙而出,居然逃出了重围。宋四的身手干净利索,敏捷之极,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叹为观止。

    原本感觉胜利在望的谢县尉一时间瞠目结舌,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好歹也是栾城的县尉,居然让一个孤身一人的盗贼在重重围困的情况下从眼皮子底下逃跑了,他岂不是要从此贻笑大方?

    “赶快追啊,别让那贼人跑了!”杜飞扬连忙出言大声提醒,话音未落,他已经率先追了出去,这可是立功受奖的好机会啊,万万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院子里的官兵发一声喊,连忙跟着杜飞扬追了出去,谢县尉则留在客栈里坐镇,以他的年龄,实在是跑不动了,他急得就像热锅里的蚂蚁,在客栈里团团转。

    杜飞扬与一众官兵以客栈为中心,分头寻找宋四,一直搜寻到东方泛出鱼肚白,最终仍然是一无所获,虽然武遂城的城门早已关闭,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宋四究竟躲到了什么地方。

    杜飞扬实在没想到,宋四居然能从这么高的院墙翻了出去,他简直是传说中那种可以飞檐走壁的飞贼。无奈之下,杜飞扬和那些官兵只好悻悻地返回了客栈。

    对于谢县尉来说,这是一个不眠之夜,看着那些垂头丧气回来复命的官兵,谢县尉怒不可遏,他只好把心中的怒火全都发泄到了叶掌柜的身上,他对叶掌柜一顿臭骂,甚至毫不讲理地质问叶掌柜,为什么不把客栈的围墙砌得更高一些?

    叶掌柜非常理解谢县尉此刻的心情,但他敢怒不敢言,始终点头哈腰地赔着笑脸,他的心中忐忑不安,因为他心知肚明,既然宋四已经逃出了客栈,无论如何,他都脱不了干系,一旦谢县尉失去理智要拿他开刀,他这条小命都可能保不住。

    这个案子终于真相大白,既然宋四已经被证明是盗贼,客栈里的其余人等终于获得了自由,谢县尉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好再为难他们,当然,他自己还要继续努力抓捕宋四,他是个执拗的人,丢失钱财事小,丢了面子事大,即使宋四已经逃出武遂城,他也要继续抓捕宋四。

    王丹玉终于放了心,她宣布,商队里的所有人可以在客栈里睡到自然醒,然后再去城里做生意,所以,昨晚辛劳到天明的杜飞扬一直睡到当天下午才醒来。

    当杜飞扬刚刚醒来的时候,早已醒来多时的杨再兴就急不可待地问道:“主公……啊,不,飞扬,谢县尉丢失财物的事情,你是怎么看出来是那个宋四干的?你可真够神的,谢县尉居然还在众人面前还称呼你为公子,他可是朝廷命官啊,那是多大的面子!可惜,你们昨晚是秘密行事,要是我也参与其中,那小子绝对跑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